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特大喜訊《奇門遁甲》《芳華》APP明日13點8.8元搶到手軟

                    樓主:成都福泉太平洋影業有限公司 時間:2018-12-25 20:21:46


                    1、《芳華》川渝區,APP搶票,銷售價8.8元(會員含手續費、非會員不含手續費)

                    2、《奇門遁甲》全國,APP搶票,銷售價8.8元(會員含手續費、非會員不含手續費)。

                    3《奇門遁甲》提檔至2017年12月14日,當日18:00首映,預售已經開啟,昨天中獎的小伙伴可以領取14日的場次



                    《奇門遁甲》


                    要看這部電影的話,跟徐克、倪妮、大鵬、李治廷、周冬雨、柳巖和伍佰都沒有很大關系,主要原因還是沖著奇門遁甲這個題材去的。

                    中國的奇門遁甲總是和《周易》、《十翼》掛鉤。在武俠小說里面,奇門遁甲總是和護島陣法、盜墓、道術、魯班扯上關系,影視劇作品中主要表現在斗法中。比如《倩女幽魂》里面燕赤霞揮舞的各種黃色道符;《畫皮》中藏于深山,被王安旭請出來收了梅三娘的道長;《癡心靈雀》中柴少安的乳娘為了幫干兒子抱得美人歸,用法術控制了趙阿寶,最后遭到反噬;《驅魔警察》中英叔和九菊一派的人展開的正邪法術大戰……

                    當然,不只是用來打斗,還能有實際用途,比如《小謝和秋容》中能讓身為鬼魂的秋容和小謝在晴天出門,見識美好世界的貼了黃色道符的油紙傘;《射雕英雄傳》中黃蓉爸比不想被打擾,就在桃花島的外面設了高深的陣法,委婉地拒絕外來人。而且非常唯美——他是用桃花設的陣,粉紅色的花瓣翩翩飛舞,美呆了!對于陣法這種中國特有的稀罕東西,我真的是!炒雞想學!

                    這次徐克和袁和平隔了24年再次一起合作,肯定又是一部很精彩的電影。題材又是那么有特色的,拍好了真的又是像《臥虎藏龍》這樣的國際影片吧(話說,它和《臥虎藏龍》形式上還是挺像的,一個是中國的道家法術,一個是中國的功夫。而且《臥虎藏龍》中虎指的是男主角小虎,龍指的是女主角小龍,即玉嬌龍。而《奇門遁甲》里面取名字也很江湖。比如,柳巖的角色,取自李白的《清平調》“云想衣裳花想容”;倪妮的角色叫鐵蜻蜓,還有個角色叫刀宜長,挺有陸小鳳啊銀梟啊這樣的調調;大鵬演的角色叫諸葛青云,一聽就知道是個勢力盤根錯節的世家,很有氛圍。名字起得如此用心,電影也不會差到哪去)。

                    畢竟,奇門遁甲不同于歐洲的魔法和吸血鬼,也不同于韓國的怨靈和日本的動物成精,聽起來可信度更高,還有一定科學依據的東西。劇方表示這次既然引用了“奇門遁甲”這個玄學題材,就會借這個機會,帶領觀眾去開啟新類型電影,打開另一道門,同時也讓對中國特色文化漸漸麻木的西方觀眾耳目一新,重新激起他們的探索欲。這次的這部《奇門遁甲》完全不同于1982年的那一部。這是一場對武俠題材的創新、延展與顛覆。

                    題材好,演員好,袁和平和徐克兩個大佬同時出來加持,還猶豫個啥子?約!


                    《芳華》

                    《芳華》劇照
                    經歷撤檔風波,重新準備上映的《芳華》比之前“低調”了許多,許多觀眾一開始關心的是否會有刪減的問題,馮小剛在微博與網友的互動中表示“確定沒剪”。
                    《芳華》12月15日上映的檔期屬于傳統的賀歲檔,這也是20年前“馮氏喜劇”一手締造的檔期。如今重回自己開創的“陣地”,《芳華》的氣質卻與曾經的馮氏賀歲片截然不同。馮小剛說自己“和大部分導演走了一條相反的路”,“他們拍文藝片的時候我拍賀歲片的,在我商業片達成品牌的時候,我就開始從里面抽身出來,拍了很多并不迎合市場的電影。”
                    《芳華》講述了在充滿理想和激情的部隊文工團,一群正值芳華的青春少年,經歷著成長中的愛情萌發與充斥變數的人生命運。部隊文工團的經歷讓馮小剛一直對這個題材念念不忘,《芳華》對他而言意義非凡:“我謳歌他們的青春,用這個電影再愛他們一次。”

                    馮小剛
                    沒有包袱,純粹的拍留在記憶深處的美好
                    馮小剛曾無數次說,文工團記錄著他青春的最美好時光。馮小剛19歲去的宣傳隊,20歲到的文工團, 2002年的時候,他寫《我把青春獻給你》時記錄了不少關于文工團的回憶,當時就萌生了想把這樣的記憶拍成電影的愿望。“這么多年過去了,在我馬上60歲的時候,開始要拍這樣的一部電影。非常非常的向往,向往走進這樣的一個記憶的院子。”
                    馮小剛以一種“任性”的方式打開了“記憶的院子”。劇組花了3500萬搭建文工團的實景,力求所有細節的真實還原。“當看到文工團的牌子掛起來,走進排練廳,聽到樂隊的演奏,看到演員們排練的場景,就像回到了記憶中的文工團。太滿足了,當導演真好。”
                    19歲到27歲這段時間,馮小剛是在文工團度過的。“它滿足了我那個時候的所有愿望,我喜歡畫畫,我愿意成為一名專業的美術工作者,同時,我也愿意成為部隊的一員,兩個愿望都實現了。所以當1984年我要離開文工團的時候,我是非常非常不舍的,那里記錄了我青春的最好時光。”
                    在那個年代,能當兵穿軍裝是很值得驕傲的事情,在文工團里優越感更強。在馮小剛的回憶里,文工團不用出操,不用集合,就像一個歌舞團,一個文藝單位,就是演出,排練,而他的工作是畫布景。“相對來說別人不太管我們,我們比較自由,部隊是晚上10點以后熄燈號,但是文工團是沒有的,文工團我畫畫可以畫到早上也沒人管,在部隊里頭是特別特殊的一個群體,挺自由的。”

                    《芳華》劇照
                    文工團另一部分美好記憶來自女兵。“我特別喜歡回憶文工團的那些女孩,是從一個特別性感的角度出發。”馮小剛說,自己那時候和她們沒有太多機會接觸,“為了見她們,我會準時拿著飯盆去食堂。有時候沒看見,不甘心,又返回來,甚至來來回回三趟。文工團舞蹈隊每天中午洗澡,她們身上有著洗發水的香氣,每人拿著一個臉盆,嘻嘻哈哈地從我的身邊走過。我見她們端著臉盆,洗完澡,從澡堂,一幫舞蹈隊的女孩撲面而來,你會特別想和她們走一照面,但是其實你是不敢看的。不過,你能感覺到那種,有一種香氣彌漫過來,是心理上對青春美少女的本能感覺。”
                    為了印象里最美好的女兵,馮小剛也花了大力氣選演員。他不希望他的電影里,還是當下電影工業里翻來覆去的幾張明星臉,必須符合“能歌善舞,會表演,沒整過容”三個條件。劇組用了半年多時間,從五百多個女演員里選出苗苗、鐘楚曦、楊采鈺、李曉峰、王可如、隋源六個女孩。“非整容臉”一度成為電影宣傳的話題。“那個年代是天然的美,她們非常符合那個年代的美和純真,有一些瑕疵反而顯得真切、生動、自然、自信。這是《芳華》鏡頭里需要的面孔。”馮小剛說。

                    《芳華》劇照
                    《芳華》是屬于馮小剛“心愿清單”里的電影,馮小剛說自己對電影的訴求格外純粹。“我沒有想去影響現在的人,我就是想拍我們那時候挺熱血的一幫人,挺榮耀的一些人,特別美好的生活。把這個拍完了,我的心結也就解開了。”
                    也是因為如此,馮小剛說,這部電影是最沒有包袱的一次創作。“內心沒有背負著某種巨大的期待,比如我拍《我不是潘金蓮》和《1942》的時候,我有一種強烈的,覺得要拍一個在這個作品履歷表上特別重要的作品。不管是《1942》、《唐山大地震》,還是《我不是潘金蓮》也罷,其實我始終并不覺得那是我的電影,那是劉震云的東西在里面占了很大的一部分。《芳華》雖然有嚴歌苓的東西,但更接近我的本性。劉震云的東西,骨子里是冷的,像《芳華》這個東西,骨子里是熱的、暖的。”
                    與自己有關的青春,是許多電影人創作初期會選擇的主題,比如姜文《陽光燦爛的日子》,馮小剛是年過花甲才回過頭來“致青春”。“我是拍了幾十年電影才開始拍的。因為存著這樣一個念想,會放大對文工團的好感,包括文工團的面目,拍近了不好看,拉開距離后更美。略去了很多不重要的,留在記憶深處的才是最重要的。經過時間沉淀再回頭看,內心感動更多。”
                    不愿重復自己,不能成為賺錢機器
                    年輕的時候,馮小剛說自己有過“特別想上前線”的心愿。但是他擅長的舞臺美術在戰場上用不到,馮小剛只能偷偷羨慕那些被選上的參加慰問隊的戰友。“那個時候還是非常有熱血,其實不太知道戰爭的可怕。對戰爭的可怕的認識,還是成為成年人之后,才知道這個是可怕的。”
                    《芳華》不只有美好的青春,還有殘酷的戰爭。馮小剛說,“不管在拍攝戰爭上下了多大的力氣,但是有一條,我要傳達給觀眾的,絕對不是宣揚戰爭的力量。我不是在歌頌戰爭,我是想讓觀眾看到戰爭的殘酷。現在有些影視作品中‘手撕鬼子’是對觀眾的嚴重誤導,其實戰爭是很殘酷的。我拍攝所有戰爭的部分,不是因為喜歡戰爭,我要讓觀眾知道戰爭的殘酷與和平的珍貴。”
                    《芳華》的戰爭戲,馮小剛也是下了大工夫的。6分鐘主觀長鏡戲,難度大、危險系數高,炸點、演員表演、走位、攝影機運動都要極其精確,每個環節不能出任何問題,從戰爭第一槍到結束只用了一個鏡頭,“應該是全世界我們看過的所有戰爭片中的首例。非常難,拍攝過程非常危險,甚至可能造成傷亡,所以需要反復排練,演員的跑位要非常準,一步跑差,滿盤皆輸。但是,最后我們還是把它拿下來了,大家也很興奮。”

                    已經闊別賀歲檔4年的馮小剛說,“我和大部分導演走了一條相反的路。”別人拍文藝片的時候他拍賀歲片,別人等市場好起來的時候開始拍商業片了,他開始從商業中抽身出來。 馮小剛說,這倒不是刻意的掉頭,自己一開始對電影的認知確實比較粗淺,是在一部電影的積累中發現電影的真諦。“我剛拍完《永失我愛》《甲方乙方》的時候,好多人說你拍的是電視劇不是電影。我的轉折點就是《一聲嘆息》和《手機》。而在籌備《夜宴》的團隊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電影的魅力太大了。過去我有一種喜劇是特別簡單的,就是抖機靈,后來我發現,電影還是得拍和人有關系的,和人精神有勾連的。”
                    如今馮小剛覺得,“人不能完全變成一個盈利的機器,我得自己也高興,要在這個過程中有創作的快感和樂趣。首先你不能重復,你要拍一些有感而發的這個東西。其次電影還是得有誠意。現在讓我還拍過去的那些,腦子就停了。我還是希望在我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拍一些不同的東西,創作人員不要老把自己放在一個特別安全的位置,拍特別安全的,自己得心應手的,有好多經驗可以用的,那的確很沒勁的,我覺得拍一些有挑戰的,會讓你特別有激情。”



                    客服熱線:028-84896788

                    QQ影迷群:544094424

                    地址:成都龍泉驛區鯨龍路福泉中心5層501號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