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浮生若梦﹒卷一﹒寒枝雀静(9)

                    楼主:曾?#23395;?#25720;鱼中 时间:2018-12-03 23:39:28



                    Chapter9 沈家老宅


                    春日里的酉时,已至黄昏,登上数级台阶来到位于城北高地的海神大街上时,太阳正斜斜地悬挂在这条笔直道路的尽头。宽阔的街道两侧种植着成排的树木,这些树木此刻抽出了新芽,显出茂盛生长的态势来,不难想见,到了夏季,两树树冠相接,会形成怎样壮观的绿荫长廊。顾乡长陪在一旁尽心尽力地介绍着青州城的风物,“这海神大街便是青州城内的显贵们聚集之处,只要不是荥国的贵族,即便是再有钱的富商大贾,也是没有权利在此地购买房契的。”

                    段昭仰头看着一处处从森严围?#34903;?#20882;出的亭台楼阁,感慨道,“原来这才是青州城最好的地方,昨天?#19968;挂?#20026;我住的那地方就是青州城最好的地段了呢。”一会她又懊恼道,“那你们呢,神道宗也不能想想办法在这里买房吗?”

                    搓了搓手,顾乡长为难道,“莫不说我们神道宗?#24418;?#21487;能在此地购买房契,单说这些百年贵族之家,哪一个不是封荫极甚,和先君丰城大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即便是那青城大君怕是也不能?#30431;?#20204;搬离此地罢。”

                    “这样长的一条海神大街,总不会一间空房子都没有吧。”段昭不死心地四处张望,只见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不时有四乘驾的马车?#36824;?#25110;是一些太太小姐赶在太阳落山前归家,或是一些华服打扮的公子哥坐上马车正要出门,家?#19968;?#25143;的小厮奴仆们也忙着出门挂上灯笼,预示着夜幕的降临,正在这时,她注意到有一间别院的门口没有挂上灯笼,便遥遥指着道,“那儿,那家院子好像没有人住。”

                    ?#24515;?#33831;明臣和顾乡长顺着她?#31181;?#30340;方向望去,确有一间别院在此刻挂满灯笼的海神大街上显得格外冷清,顾乡长眯着眼睛细一看,连忙道,“这……这可是青城大君亲自赏赐给大术士温如海的别?#28023;?#27573;长老,这可不敢想,不敢想啊。”

                    “这大术士温如海究?#25925;?#20160;么人,我这些天听闻……”段昭话?#27492;?#23436;,不远处一个提着灯笼穿着灰绿色镶白领?#23478;?#30340;小厮小步跑来,略弯着腰小心翼翼问道,“小姐莫不就是神道宗的……段长老?”

                    “是我。”段昭侧过身来点了点头。

                    “大少爷怕您认不得路,特意让小的来寻上一?#21834;!?#35828;罢这小厮便侧过身,将灯笼提至前方示意他们四人跟上。

                    “哎呀,只顾着说话,都忘了时间,怕是让沈长柠等着急了。”段昭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立刻快步跟上那小厮

                    ?

                    沈家老宅在街的后段,占地极大很是气派,最好认的是,别家的后院多是楼阁水榭,沈家的后院是一小片竹林,郁郁葱葱越墙而出。

                    正门上方悬着一块?#36965;?#19978;书“沈郡公府”四个大字,大门左右两侧的石墙上雕刻有两幅相似的海浪图,上有船只几?#36965;?#24453;大门打开,管家将他们一行人引进门内,正对着的是一方高大影壁,段昭抬头看了看,上面雕着竹子与祥云,未及细看,管家便请他们跟着他速去大厅。

                    穿过回廊与两个会客厅堂,只见那沈宅往来丫鬟小厮甚多,护卫?#33267;ⅲ?#19968;看便是那森严大户之家,最后管家领着四人来到一个有着奇异弯月形拱门的小?#28023;?#25329;门上刻着“?#26174;?#36713;”三个字,穿过那拱门,便是一半圆形的庭?#28023;?#38752;近围墙处种植着紫金色的竹子,内里的小厅摆有数个案几,一侧背对着他们站着三位青年男子,居中的那个正是沈长柠,听到声响,他立刻便转身出门相迎,“段副宗主,未曾在海神大街上迷路吧?”

                    ?#25034;?#36335;……?#25925;?#27809;有迷路,只是被这海神大街上的好风光给吸引住了,城北的高地原来这样好,我看这风?#23478;?#27604;别处更舒爽一些。”

                    听到两人的对话,厅内另一人边往外走边高声问道,“你就是那迦南国神道宗的副宗主?”段昭扭头看去,一个穿着黑金两色奢华丝质长衫的年轻男子,细长的眉眼将她上下打量一番,“怎么?#25925;?#20010;女……”

                    沈长柠微微侧过脸看了他一眼,他立刻便止住脚步噤了声,没敢再说话,沈长柠?#20174;?#30475;向段昭,“这是我三弟沈长柏,素来没什么规矩。”

                    另一人也从里间走出,“见过段副宗主,前些日子就听我大哥提起,有神道宗的人要来家中做客。”这人看着?#25925;?#21644;气了许多。

                    “你也是沈长柠的弟弟吗?”段昭问道。

                    “这是我的二弟,沈长松。”

                    “沈长柠,原来你兄弟这样多,那你家可有姊妹?”段昭有些羡慕道。

                    “我沈家没有女娃娃,只有这不晓事的兄弟三人。”一个浑厚的男声在段昭背后响起,将没有防备的她吓了一跳,

                    一个穿着银灰绣暗纹宽袍的中年男子走进弯月形拱门,身后跟着数?#40644;?#20174;,只见他保养得当的脸上留着短而坚硬的胡须,面容不怒自威,段昭不禁疑惑起来,莫非这当惯了大家长的人,都是这样一张脸?

                    “您是沈郡公?”虽然是疑?#31034;洌?#20294;对方的身份已昭然若揭。

                    “正是,听我儿长柠说,今日有迦南国神道宗的贵客来访,?#25925;?#26032;上任的副宗主?”沈郡公说话时,中气十足,微微眯着眼,似笑非笑,不知他心里是在怀疑几人的来历?#25925;?#19981;屑与神道宗的人打交道。

                    “哦,正是在下。”段昭学着他似笑非笑的样子回答道。

                    “自古英雄出少年,多年前我也曾见过现任宗主元真一面,没想到副宗主你却如此年轻,不知是真的年龄尚小,?#25925;?#20462;道有术,容颜常驻?”

                    “咦,你们也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段昭惊奇道,“那你们说不说大器晚成?”正当在场的沈?#32454;?#23376;几人皆面面相觑、莫名其妙时,她又自言自语道,”即便是地理环境相差很大的平行世界,?#24149;?#20063;有很多相通之处,确实,连字也是相似的,没错了……。”

                    一早熟悉她这古怪举止的沈长柠此时?#25925;?#35265;?#26893;还至耍案?#20146;,不要都站在这庭院里了罢,不如请段副宗主落座用餐。”

                    ?

                    待到宾?#22270;?#20154;都各自在小几后坐下,丫鬟便一人一份将那东海红鱼的鱼脍端上,鱼肉?#40644;?#24471;薄薄的,半透明的肉中透着红丝,像脂膏又像水晶,闻着全无鱼?#20219;叮?#21453;而还有一?#21830;?#39321;,很是新鲜,一侧的小碟子中照例摆有辛香料,见段昭目不转睛地盯着,萧明臣立刻轻轻?#20154;?#20960;声,段昭这才抬起头来,沈郡公见状,摆摆手道,“想必段副宗主是饿了,大家且用餐吧。”

                    连吃几片,只觉得那鱼脍好吃极了,一种奇异的香甜口感在口腔?#26032;?#24310;开来,段昭兴奋道,“这可比那天我们吃的?#19968;?#26149;鱼好?#36828;?#20102;。”

                    “哼,”沈长柏冷哼一声,“那是自然,重洵不过是个乡野小镇,那溪涧中养着的鱼怎比得过这深海中捕来的海鱼,也就是那绿鱼家才当个宝……”

                    “三弟。”沈长柠垂着眼喊了一声,沈长柏也就不再说话了。

                    ?#25925;?#27573;昭起了兴致,“绿鱼?就是那青色鱼纹标志的常录家?”

                    沈长松连忙道,“是了,我三弟指的便是那常录家,只因这次常录家的子弟有意为难我大哥,三弟才这样不忿,若不是段副宗主帮忙,我大哥真不知要受他们多少戏弄。”

                    “这常录家,自视一等一的清流贵族,也不知我们沈家何时?#33125;?#21040;了他们……”沈郡公右手握拳不轻不重地砸在小几上,一时之间无人敢说话,沉默了一会,他?#20174;?#25171;起精神来,“那日你告诉小儿长柠的诗真是可谓妙极,老夫?#36214;?#29730;磨了几日,怎么也想不出以?#19968;?#20026;题还?#24515;氖资?#33021;比之更好。”

                    一想?#38454;?#24049;剽窃了刘希夷的知识版权,还将《代悲白头翁》这首长诗里的两句胡乱组合了一番,段昭心头便立刻涌起一?#34923;?#30106;之情,人也不禁心虚了起来,随即又安慰自?#28023;?#33258;己做的孽怎么也不会比他的舅舅宋之问的更大,这样一来感觉就好多了,刚进行完这番激烈的心理活动,不想沈郡公又说,“不如请段副宗主就今日这月色,这庭院也赋诗一首吧。”

                    “我……我不会作诗啊!”段昭紧张道,“怎么回事,在这儿吃饭都得吟诗作对吗?”

                    “何必如此谦虚,那日你在桃林所做之诗真是精妙极了。”沈长松边说边满含期待和兴趣地看着她。

                    “怎么,绿鱼家听得,我沈家就听不得。”沈长柏放下筷子,双手摆开搁在腿上,一副?#24613;?#22909;要听诗的样子,

                    眼看就要赶鸭子上架,不吟诗不行了,然而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24418;?#33258;己博得喝彩这样的事情,在段?#33469;?#26469;未免太过卑劣,正当她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时,沈长柠解救了她,“?#20011;?#25110;天成或偶得,你们这样盯着段副宗主?#30431;?#20316;诗,岂不是为难她,如若这般,我们沈家和常录家又有什么?#30452;穡俊?/span>

                    “也是,”沈郡公也无心再为难她,“段副宗主初来青州城,对青州的风物还不甚熟悉,待到熟悉了再作诗不迟。”

                    ?

                    吃过鱼脍,丫鬟收拾好餐盘,?#20174;指?#27599;人端来一碗仙露饴和一小碟蒸熟的蔬菜,上面撒有几颗粗盐粒,段昭吃了一口,只觉得这菜甘中带苦,不是很好吃,“这是什么菜?”

                    ?#23433;?#33258;周边县镇的白菘。”沈长柠回答她道。

                    “白菘……”她低头思考了一会,“那也就是大白?#19997;?#19981;好吃是正常的,建国后蔬菜才变得好?#20113;?#26469;,因为这之前蔬菜没有经过基因培育。”

                    也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大?#31181;?#26195;?#30431;?#35273;得那菜不好吃,“不好吃便不要吃了,珍珠,”沈长柠将一旁站着的丫鬟喊来,“拿一张海神饼给段副宗主。”珍珠便应声去了。

                    “这可是上等的白菘。”沈长柏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段昭。

                    “再上等,那它也不好吃呀。”段昭也不解地看着沈长柏。

                    见她竟嫌那上贡来的白菘不好吃,沈郡公不竟有些不悦起来,“不知段副宗主家乡何处,那里的白菘又是如何的。”

                    “我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的白菘是脆甜的。”谈到家这个话题,段昭有着?#25110;?#20102;一下的感觉,只想尽快略过。

                    “哦?”沈长松惊奇道,“这世上竟还有脆甜的白菘,那岂不是和鲜果蜜桃一般?”

                    这时珍珠从厨房拿了一张海神饼过来,段昭接过饼子,也就不再搭理沈长松的问题了。

                    ?

                    见她顷刻间便吃了大半张比脸还大的海神饼,沈郡公又道,“看来段副宗主?#25925;?#24456;喜爱这东海郡的特产海神饼,一会走时,我便让那下人多备一些,你们只管带走便是。”

                    “这海神饼青州城内哪儿都?#26032;簦?#30495;要送我东西,就送我冠云笔吧,升云阁里的伙计怎么都不愿意卖给我。”听到要送她东西,段昭便想起了下午的事情。

                    “冠云笔?”沈长柠微微蹙着眉,看向她,“怎会想到要买那冠云笔?”

                    “我看你家铺子外都挂着冠云笔的招牌,可那店里的小厮偏偏怎么也不?#19979;?#32473;我,?#39038;?#25105;胡闹,又是说我有辱斯文,又要把我赶出去的,这冠云笔到底有什么稀奇的?”

                    ?#26263;故?#20063;没什么稀奇的,冠云笔用云竹的上端制成,便称冠云笔,冠即是第一的意思,云又可指代云英考,因此逐渐形成传?#24120;?#32771;学的学子都会买上一支讨个彩头,慢慢就成了学子专用的笔,寻常人是不会买的。”沈长柠又问道,“不知段副宗主买笔是所为何事?”

                    “练字啊,我不是不会写这儿的?#32622;矗?#29616;在正在学写字呢。”

                    “堂堂神道宗的副宗主竟不会写字?”沈长柏惊得简直要扔掉筷子。

                    “这有什么奇怪的,”段?#33469;?#30528;沈长柏,“你们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是文盲啊。”

                    “可你……”他话?#27492;?#23436;,“三弟。”沈长柠便低声喊了他一句,他只?#20204;咳?#30528;把话吞回去。

                    一时之间,沈郡公也不知说什?#26149;茫?#21482;得嘱咐沈长柠,“长柠,?#28909;?#27573;副宗主想要那冠云笔,一会便拿几支给她罢。”

                    如此这般晚宴便匆匆结束了,沈郡公大概是觉?#30431;?#21476;怪得很,表面上客客气气实则催着沈长柠赶紧送客,沈长柠答应了下来,沈郡公便和他另外两个儿子离开了?#26174;?#36713;。

                    ?

                    先和管家交待了些什么,管家离开后,沈长柠又问道,“?#28909;?#26159;在学?#33267;?#23383;,不知段副宗主可有称心的字帖?”

                    “没有。”段昭老实地摇摇头,“我只是按照从神道宗里带出来的书仿着写字而已,边写便看教里的历史。”

                    “也就是说,你能看得懂上面写了些什么?”沈长柠不露声色地探究着她,“你?#31995;?#23383;却不会写?”

                    “嗯,”段昭点点头,“我家乡的字和这里的字很是相似,看时勉?#21683;系茫?#20889;却不会写。”

                    “如若方便的话,可否告知在下,你的家乡究竟在哪里?”

                    “很远很远的地方,比那归宁海的尽头?#25346;?#36828;。”

                    她本以为沈长柠起了疑心定要探究到底,沈长柠却没有再问,只是点了点头,“不如随我去书房,拿一些字帖,我这里有几张珍贵的字帖,?#25925;?#25105;少年时练字用的,倘若段副宗主不嫌弃,便拿去?#20882;傘!?/span>

                    ?

                    刚到沈长柠的书房院门口,沈家的护卫便将跟在身后的萧明臣和?#24515;?#25318;住了,“沈家的书房,不是你们可以进去的。”

                    萧明臣道,“我们是段长老的贴身护卫,不会离开她一步。”说完他看着沈长柠,沈长柠却没有说?#21834;?/span>

                    ?#25925;?#27573;?#33469;?#21475;了,“好了,你们留在外边吧,从来就没有人说过,你们一步都不可以离开我。”

                    “万一在沈宅出事了怎么办?”萧明臣愣了一下,但依旧坚持。

                    “那就是我的命,和你们无关。”说完她大踏步地跨进院门,沈长柠随即跟了上去。

                    进了书房,沈长柠将门合上后,段?#33469;?#30528;他,没来由来了句,“对?#40644;稹!?/span>

                    沈长柠?#25346;?#27809;?#26032;?#20986;奇怪的神情来,仍然是那张没有什么情绪的脸,“怎?#26149;?#22909;的,突然要道?#28014;!?/span>

                    “你是沈家的大公子,地位尊贵,只因一些小事便对我如此亲切,我知道的,在这个时代,你能这样对我,是很不容易的,你原本也不欠我什么,?#36141;?#24515;请我来沈家吃饭,我却表现得这样古怪,一定吓到了你父亲和两个弟弟。”

                    “他们只是不理解你罢了。”沈长柠认真看着她,“迦南国人纷?#29366;?#35328;你是真神,凡人不能理解真神也是自然,再说了,你也没有说错过什么,白菘确实不好吃,大部分人也确实不识字。”

                    “你打听过我?”她仰头看着沈长柠,“你信这些吗?#31354;?#31070;重临之类的。”

                    “我不知道。”他说这话时面无表情让段昭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两人沉默了一会,沈长柠径直来到书桌旁,从抽屉出取过两卷字帖递给她,“这些都是荥国的书法名家所写,很是难得。”

                    段昭摇了摇头没有去接,“我知道名家字帖有多珍贵,我想你父亲一定不准我们再有所往来,今日一别,也许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这样珍贵的东西我不能拿。”她低头看着书桌上的几张宣纸,“不如就把你写过的字拿去给我临吧,也是一样的。”

                    沈长柠?#25346;?#27809;再坚持什么,将书桌上的纸给了她,段昭细心将纸收起,见到摆在一旁的笔墨,突然道,?#30333;?#20043;前,送你两句诗吧,但你也不要问诗从哪里来,是风吹来的。”

                    她握着笔,拿过一张纸写下“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25105;?#26080;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36176;?#22905;舒了一口气,将笔放下,”幸亏这几个字,我已经会写了。”

                    “月光洒在?#26174;?#36713;中,紫金竹?#26029;?#20498;影,我总在想那种感觉究?#25925;?#20160;么,原来是行于水底的感觉。”

                    ?

                    送至沈宅门口,段昭和他告辞,“就送到这里吧,顾乡长?#31995;?#36335;的。”沈长柠点了点头,使了个眼色,管家便将?#24613;?#22909;的笔墨送上,“按照大公子的意思,从库房中拿了冠云笔十支,?#26174;?#31508;、金光笔各?#34903;В?#19978;好的镇海墨两块,云纹宣纸一?#22330;!?/span>

                    段昭结果沉甸甸的包裹转手交给?#24515;?#35874;谢你,那么……”她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踯躅了一会,最终?#25925;?#27809;有说,“那么再见了。”

                    “再见了。”沈长柠和她道别,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海神大街的尽头。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26376;?#35268;则,不?#26790;?#21453;国家法律法规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