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黄河灵异档案》326-330

                    楼主:小狄真好电子影视 时间:2018-11-22 04:26:15

                    第0326章 余锐失踪

                    ? ? 对于岐黄之术我是十窍通了九窍,所以我在现场也没有任?#25105;?#20041;,于是我就转身出去并替余锐轻轻关上了房门,?#30431;?#38745;心施术就好。

                    ? ? ? ? 不过我并没有回到大餐厅继续喝酒。而是一边慢慢踱步一边琢磨着今天在药仙崖遇到的问题。

                    ? ? 从魂魄之光的炽亮程度上来看,那个差不多与南宫妙晴修为相仿的胖和尚在落败以后居然毫不犹豫地自杀身亡,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 ? 这说明他知道他若如实招供的话,他的下场肯定更惨。死得肯定更痛苦更难看!

                    ? ? 能够让一个一流高手吓得宁愿自杀也不敢背叛的幕后主人,究竟是人还是什么妖仙精怪?

                    ? ? 另外就是,那个胖和尚虽然口口声声说是要替其师傅报仇雪恨、要踏平神门宫等等,但是从?#23548;?#19978;来看。好像也并非如此。

                    ? ? 因为他与神门宫的人完全没有那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迹相。

                    ? ? 那么他冒险挑衅神门宫到底是用意何在呢?

                    ? ? 琢磨了一会儿,我仍旧毫无头绪。

                    ? ? 但是有一点儿应该是毫无疑问的,那就是胖和尚说什么想要为师报仇绝对只是一个托辞借口而已,否则的话在我明确表示我知道杨楠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他肯定应该追问杨楠的下落才是。

                    ? ? “看来这事儿明天得抽空问问杨楠才行,问问她是不是曾经杀过一个很是厉害的大和?#23567;!?#25105;自言自语了一声正准备去餐厅再喝两杯,无意间竟然发现有两个黑点儿从东北方向进入了大寨。

                    ? ? ?#40644;?#20043;下我马上是心中大惊,迅速朝着黑儿变大坠落的方位冲了过去。

                    ? ? 因为要是往常的话我可能根本看不到那两个黑点儿,或者看到了也会误以为是夜鸟?#35835;?#32780;已。

                    ? ? 但是现在我的目力可以?#26723;?#19978;是极佳,那两个凌?#31456;?#36807;的黑点儿在我的眼中变成了慢镜头以后,我非常敏锐地识辨出那?#32622;?#26159;两个人影。

                    ? ? 我双臂凝力暗自戒备地迅速冲到后花园以后,却发现八嫂杨楠正在和珠儿玉儿她们两个小声说着什么。

                    ? ? “嫂子还没休息啊?#20426;本?#31649;我心里面很是惊疑迷茫,不知道杨楠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在后花园里,但毕竟是长幼有序,故而我立即恭敬客气地近前打了个招呼。

                    ? ? “没呢,胡门主应该是看到珠儿玉儿她们两个进来才赶到这儿来的吧?#20426;?#26472;楠很是平静地主动说了出来,?#26696;?#25165;我偶然发现有人在暗中窥探大寨,所以才让珠儿玉儿她们两个前去追赶捉?#33579;?#32467;果她们两个竟然没有追上。”

                    ? ? “珠儿玉儿她们两个都没有追赶得上?她们两个是及时追赶过去的吗?#20426;?/p>

                    ? ? 听杨楠如此一说,我心里面更是十分惊愕--珠儿玉儿她们两个“九点儿”姑娘如果是及时追赶却不能追赶得上的话,那还得了!

                    ? ? “是的,虽然一向还算谨慎,但我这次还是有些大意了,没有料到对方会有那么好的身手,”杨楠轻轻点了点头,?#26263;?#26102;我偶然发现暗中有人窥探大寨,以为对方不过小蟊贼而已;

                    ? ? 为了避免万一有所闪失,我还特意让珠儿玉儿她们两个及时前去追赶捉?#33579;?#27809;有想到珠儿玉儿她们那等身手竟然都是追赶不上,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

                    ? ? “嘘--我正打算明天向嫂子请教件事儿呢!”

                    ? ?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知道事情不妙,于是干脆提前说了出来,“是这样的,嫂子,今天我和采宁在药仙崖碰到一个胖和尚,那个胖和尚说是要为他师傅报仇雪恨,扬言要踏平神门宫,我想请问一下嫂子,你以前曾经杀过什么高僧和尚吗?#20426;?/p>

                    ? ? “绝对没有!”杨楠毫不犹豫地立即回答说:“一个方面是神门宫与释门佛教素无交恶、并无纠纷;

                    ? ? 另一个方面是,我自从执掌神门宫以来从不参与江湖恩怨是非,这也是神门宫不为世人所知的原因之一;

                    ? ? 神门宫只是尽力阻止任何试图打开黄河鬼门的人而已,我虽然也曾让很多?#27515;?#29384;不堪一败涂地但我并不?#19981;?#36214;尽杀绝,对方一旦落败,我都会给他们逃命的机会;

                    ? ? 虽然我以前确实是很偏激也做了很多错事,但我并不是那种嗜杀之人,更没有杀过什么佛门高僧......”

                    ? ? “我相信嫂子!”结合遁影山人以前所?#26723;那?#20917;,我点了点头表示相?#21467;?#26976;。

                    ? ? 杨楠的话同时也佐证了我白天对那个胖和尚的猜测--那个老秃驴所谓的为师报仇只不过是个托辞借口而已。

                    ? ? 如此一来,我心里面除了更?#29992;?#24785;不解以外也就更加紧张不了--白天在药仙崖进行挑衅的那个胖和尚身手修为已属一流,而今天晚上那个暗中窥?#28966;?#24043;大寨的人又能让两个“九点儿”姑娘都追赶不上,那么对方到底有何来历、有何打算?

                    ? ? ?#28909;?#26377;这等修为身手,还有必要在黑灯?#22815;?#30340;夜里窥探我古巫大寨么?

                    ? ? 再结合白天在药仙崖的情况仔细一琢磨,我突然心里面凛然一动:这会不会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啊?因为这两件事儿明显好像在吸引神门宫前宫主杨楠的注意力一样!

                    ? ? 一念至此我立即向杨楠说出了我的疑虑并?#24050;?#36895;转身就跑,先冲到大寨上首看了看我的奶奶和老爸?#19979;瑁?#28982;后又去瞧了瞧燕采宁,见他们都是安然无恙,我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 ? 人在遇到紧急意外的时候首?#28982;?#24819;到自己最为关心关切的人。

                    ? ? 我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老爸?#19979;琛?#22902;奶?#33073;?#37319;宁,而对杨楠来说,她最为关切的则是余锐。

                    ? ? 就在我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杨楠却是匆匆找到了我并且说是小锐不见了。

                    ? ? “嫂子别紧张,八哥在老六房间呢。”我赶快开口?#21442;?#26472;楠不要着急。

                    ? ? “我们三个刚才已经去看过了,只有鬼影昏迷在床,小锐并不在那儿......”杨楠很是急切地?#26723;饋?/p>

                    ? ? 珠儿姑娘更是语速很快地告诉我说,她们三个去了大餐厅寻找余锐,天禽地蜃他们说是我和余锐送醉酒的鬼影回去休息了,所以她们立?#20174;?#36214;到了鬼影的房间,却发现只有鬼影昏迷不醒,而根本没有见到余锐。

                    ? ? “这......其他地方呢?八哥他会不会是去了卫生间还是,我去?#39748;?.....”

                    ? ? 听珠儿姑娘如此一说我立马就紧张了起来--杨楠之所以毅然放弃宫主之位而离开神门宫、之所以一反其志地表示愿意帮助我们前去打开黄河鬼门,仅仅只是为了余锐一人而已!

                    ? ? 如果八哥余锐万一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无可匹敌的杨楠别说不再愿意帮助我们前去打开黄河鬼门,甚至急怒之下入了魔道都有可能!

                    ? ? 我说了一声然后迅速朝老六鬼影的房间里跑了过去......

                    ? ? 鬼影仍旧昏昏沉?#20102;?#24471;正香,套房卫生间空空如也,但是室内也丝毫没有打斗的痕迹。

                    ? ? 杨楠她们三个也是再次赶了过来。

                    ? ? 明亮的灯光下,我发现杨楠那双水灵灵的眸子里面再也没有了往常的那种淡然自若--除了焦急急切以外已经隐隐有杀气流露。

                    ? ? “咦?八哥的医药箱子你们拿走了吗?#20426;?#25105;?#21335;?#25171;量了番立即问杨楠说,“还有,嫂子你刚才有没有回你们住处去看一下啊?#20426;?/p>

                    ? ? “小锐不在那儿。”杨楠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她已经回他们住处瞧过了。

                    ? ? “这个?来人呐!”我怔了一下立即迈步出门大声叫了起来--?#28909;?#26472;楠说余锐也不在他们所住的房间里,我心里面明白这下子麻烦大了。

                    ? ? 我的高声叫喊在静寂的夜晚显得很是?#22238;#?#38889;幼虎迅速带人冲了过来,正在附近喝酒的曹晓波、程爽和冯星杰他们也是紧跟着凌空急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 ? “八哥不见了,大家分头去找!幼虎带人负责寨内,几位兄长没有醉酒的话请直接沿路到寨外追赶寻找!”我很是冷静地吩吩了一通,心里面隐隐觉得余锐极有可能已经不在大寨之内了。

                    ? ? 而杨楠则是沉吟了一会儿轻声对我说:“没用的,小锐他已经被带至百里开外,追是追不上的了......”

                    ? ? “八哥他要不要紧?#20426;?#25105;自然是不会怀疑这个法力通玄、无可匹敌的杨楠的话,于是我急忙问询余锐的安全问题。

                    ? ? “目前暂无性命之忧,至于以后尚未可知,”杨楠的声音已经是慢慢变得冰冷了起来,“看来,这是非要逼我大开杀戒了!”

                    ? ? “嫂子知道是谁干的吗?#20426;?#25105;赶快追问道。

                    ? ? 杨楠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问我说:“小锐确实是带着医药箱来这儿的?#20426;?/p>

                    ? ? “是的,我保证!”我立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作出肯定的回答。

                    ? ? “这倒真是奇怪了......”见我如此一说,杨楠那双原本杀气凛凛的眸子里面继而又变得迷茫了起来。

                    ? ? 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珠儿玉儿她们两个却是明显眸子一亮......


                    第0327章 绝色妖姬

                    ? ? “怎么回事儿?你们两个发现什么了吗?#20426;?#25105;怔了一下急忙看向了她们。

                    ? ? 11;

                    ? ? “?#28909;?#22992;夫的医药箱也一块不见了,再加上姐姐刚才?#32622;?#30830;?#21040;?#22827;已经在百里之外并且没有性命之忧,这说明是有人用‘特殊’手段请姐夫给人治病去了呗......”

                    ? ? 珠儿一边回答我的话一边?#21442;?#30528;杨楠不要着急。

                    ? ? 杨楠却是面带忧色地表示,如果只是简单的求医。对方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地上门来请,而不是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24739;热?#23545;方决定用这种手段来请小锐,小锐一旦帮他治完病后实在是吉凶难料呀。

                    ? ? 我皱了皱眉头思忖了一会儿,深感杨楠的担心不无道理。

                    ? ? 过了一会儿工夫。韩幼虎他们前来报告说,寨内没有余神医的身影,寨外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 ? 到了这个时候,我心里面很是怀疑白天在药仙崖遇到的那个胖和?#23567;?#20182;的目的极有可能是想要吸引杨楠过去,从而调虎离山、然后“请”走余锐。

                    ? ? 毕竟神门宫前宫主杨楠的道行高深莫测,对方肯定也是非常忌惮这一点儿的。

                    ? ? 好巧不巧的是,我?#33073;?#37319;宁正好在场,不但没有让那个胖和尚的诡计得逞反而逼?#30431;?#20026;了保守秘密挥掌自尽。

                    ? ? 在这个情况下,对方这才斗胆冒险试图以窥探的方式引得杨楠她们的注意与追踪,然后另外有人?#20040;?#26426;会剑走偏锋、火中取栗一般“请”走了余锐。

                    ? ? 想到这里,我?#20102;?#20102;一会儿对杨楠?#26723;?“嫂子不必忧虑,虽然对方用这种特殊的手段‘请’走八哥极有可能会过河拆桥、杀人灭口,但是我认为八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 ? “嗯?胡门主的意思是?#20426;?#35265;我明明说出了“过河拆桥、杀人灭口”八个字却转而很是自信地又说什么余锐一定不会有事,聪明如杨楠者也是颇为惊讶地看向了我。

                    ? ? “很简单,他们之所以煞费心思地偷?#24471;?#25720;,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对方是非常了解并且非常忌惮嫂子的修为道行,否则的话完全不必如此,”

                    ? ? 我一本正经地接着?#26723;潰凹热?#23545;方找我八哥过去是为了治病?#28909;恕?#32780;且又非常忌惮嫂子的身手修为,所以他们肯定不会在得逞之后再为难八哥的,因为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 ? “这个倒也在理,”杨楠点了点头,“但愿小锐他别太固执,只要配合对方用药治病,应?#27809;?#20687;胡门主所?#26723;?#37027;样。”

                    ? ? “嫂子放心好了,八哥最是灵活,肯定不会钻牛角尖儿的,再说有嫂子在这儿,八哥盼不得赶快回来,完全没有必要不配合对方!”

                    ? ? 我再次?#21442;?#26472;楠不必过于忧虑以后,转而问道,“其实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如果可以说出来的话,还请嫂子能够告诉我一下神门宫的背后势力,或者说是,除了神门宫以外还有什么势力在暗中虎视眈眈守护着那道黄河鬼门。”

                    ? ? 杨楠迟疑了一下很是真诚地看向了我:“这个,请容许我好好考虑考虑再作决定,可以吗?#20426;?/p>

                    ? ? “我理解,谢谢嫂子!”

                    ? ? 我明白能够执掌神门宫数百年且从无败绩的前宫主杨楠肯定知晓许许多多不为当世之人所知道的秘密,更明白有些秘密确实是根?#38745;?#33021;轻易说出来的,所以杨楠她要深?#38469;?#34385;一番才能决定是否要告诉于我,这是完全正常的。

                    ? ? 而且我心里面已经基本认定,对余锐一往情深的杨楠,在对方胆敢用这种方式“请”走余锐的情况下她极有可能会破釜?#26519;?#22320;说出当年的真相......

                    ? ? 第二天早上,老六鬼影果然很是敏锐地怀疑昨天的酒有问题,否则的话以他的酒量不应该醉成那个样子。

                    ? ? 由于昨天晚上余锐出了意外,所以我也没有心思继续隐瞒,我干脆直接说出了真相--我和余锐给他用了麻药,因为我们两个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 ? 鬼影摇了摇?#25151;?#31505;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 ? 从鬼影的眼神表情来看,我明白老六他根?#38745;?#30456;信断掉的左胳?#19981;?#26377;再生长出的可能......

                    ? ? 下午两点多,正当我?#33073;?#37319;宁讨论着要尽快前往九曲之地打开黄河鬼门的时候,杨楠独自一人走了过来。

                    ? ? 见杨楠竟然连珠儿和玉儿都没有带在身边,我明白她经过一夜的权衡考虑以后,极有可能是想要说出些什么秘密。

                    ? ? ?#28909;?#22914;此,我赶快委婉地想要支开燕采宁--杨楠连珠儿玉儿都不带在身边,我担心她应该想要尽可能地不让更多的人知道。

                    ? ? “采宁不?#27809;?#36991;的,其实也没什么,”杨楠主动挽留燕采宁留下,然后略略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继而轻声?#26723;潰白?#22825;夜里我考虑良?#33579;?#35273;得?#28909;?#35201;一块前去努力打开黄河鬼门,有些情况我还是提前说一下的好。”

                    ? ? 我?#33073;?#37319;宁相互瞧了瞧,自然是非常惊喜,继而问杨楠要不要找个更加私密的地方。

                    ? ? ?#26696;?#22681;难免有耳,越是这种地方越是安全,”杨楠微微笑了笑接着?#26723;潰?#33267;少在这种地方,百丈以内有人?#29384;?#25105;都能察觉得到。”

                    ? ?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我点了点头,很是期待地看了看杨楠。

                    ? ? “胡门主想要知道你的前世是死在什么人手里的吗?#20426;?#26472;楠一边说一边颇有歉意地看了一下燕采宁,“采宁不要误会也不要吃醋呀,其实在六道轮回之中,多少人的心上人曾经也是别人的娇客或夫君。”

                    ? ? “采宁明白。”燕采宁嫣然一笑表示理解。

                    ? ? “胡门主的前世虽然杀人无数、血债累累,但他并没有枉杀一个无辜之人,否则的话也不会有此福气再得人身而?#19968;?#33021;遇到采宁这种水灵俊俏的小美人儿,”

                    ? ? 杨楠话锋一转正色?#26723;潰?#32993;门主的前世是惨死在了一个绝色妖姬的手里。”

                    ? ? “绝色妖姬?#20426;?#25105;一下子感到不好意思了起来,“我听说我前世是因为李娉婷而死的,怎么可能跟那个啥妖姬有牵扯。”

                    ? ? “前世的你确实也是情种一个,确实是为了李娉婷而惨死,”杨楠很是郑重地接着?#26723;潰?#20294;那只是表面,别人只是为了置你于死地而利用了李娉?#33579;?#36825;个秘密,当世除了我与法锐、归元知道以外,相信就连你胡家先祖胡镜若都不一定知道。”

                    ? ? “惨死?#20426;?#29141;采宁不由自主地插嘴问了一声。

                    ? ? “没错!死得很惨很惨,”杨楠颇为同情地点了点头转而?#26723;潰?#20197;你们两个的阅历来看,我现在的修为道行如何?#20426;?/p>

                    ? ? 我?#33073;?#37319;宁心有灵犀一般不约而同地回答说:?#26696;?#28145;莫测、无可匹敌!”

                    ? ? “谢谢两位的夸?#20445;?#26472;楠顿住了脚步丝毫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样子慢慢?#26723;潰?#32993;门主的前世姓苏名临风,其修为道行远比现在的杨楠要厉害十倍而不止!

                    ? ? 我并没有信口雌黄,以我现在的修为道行来讲,就算有十个杨楠也绝对不是当年苏临风?#23637;?#23376;的对手!

                    ? ? 当时杨楠还正年幼尚未接任神门宫宫主,不过,也正是因为见识过?#23637;?#23376;大开杀戒的场面,所以杨楠心里面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达到?#23637;?#23376;的修为道行,杨楠也就此生无憾了;

                    ? ? ?#19978;?#30340;是直到今天,我仍旧不?#26263;?#24180;苏临风?#23637;?#23376;的十分之一!”

                    ? ? ?#20843;?#20020;风?#23637;?#23376;?嘻嘻,名字倒是不错呀!”燕采宁笑了起来。

                    ? ? “何止是名字不错呀,当年的?#23637;?#23376;人如其名、玉树临风,虽然桀骜不驯却是欺强而不凌弱,真可谓是‘不以雄名疏贱?#21834;?#20294;将直气折王侯’!”

                    ? ? 杨楠一脸崇敬地慢慢?#26723;潰爸?#33267;后来他学贯儒释道以后落发却不出?#25671;?#36523;穿道袍?#20174;?#21916;读百家经典,真可谓是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一狂生!”

                    ? ? 杨楠的话让我?#33073;?#37319;宁面面相觑、深以为然。

                    ? ? 因为?#32972;?#25105;们两个在九曲黄河之下的暗洞里看到的那尊颇为似我的雕像,确实是头上光光、身穿道袍,长案之上偏偏放的又是?#27934;?#31179;公羊?#21834;罰?/p>

                    ? ? “?#28909;?#24403;年的苏临风?#23637;?#23376;那么厉害,可是后来为什么?#20174;?#24808;死了呢?#20426;?#29141;采宁率?#20219;?#36947;,“是不是害死他的那个妖姬更为厉害呀?#20426;?/p>

                    ? ? “我并不清楚苏临风?#23637;?#23376;与那个绝色妖姬他们两个之间孰高孰低、哪个更为厉害,但我却是十分清楚地知道,那个妖姬正是利?#30431;展?#23376;痴情于李娉婷这一点,暗中设下诡计害了李娉?#33579;?#24182;借机?#30431;展?#23376;惨死于九曲黄河之中!”

                    ? ? 杨楠很是有些凝重地补充说,“而这一切,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苏临风后来试图打开黄河鬼门!”

                    ? ? 我搓了搓手心里面很是有些不快,于是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问杨楠说:“请教一下嫂子,那个什么妖姬究竟住在哪里、是个什么东西啊她?

                    ? ? 从嫂子刚才的话来说,我上辈子也并没有得罪于她,仅仅是因为立场观念的不同她就要害死我和李娉?#33579;?#30495;特么实在是太残忍了......”


                    第0328章 鬼门四柱

                    ? ? 燕采宁也开口表示那个妖姬真是太凶?#23567;?#22826;嗜杀了,问那个妖姬是不是也住在这哀牢山某处。

                    ? ? ? ? 杨楠慢慢抬起头来细语轻声?#20174;?#19968;字一顿地说出了八个字:“洞庭之南、神堂之湾!”

                    ? ? “洞庭之南、神堂之湾?#20426;?#29141;采宁蹙了下?#35813;?#32487;而美眸一亮,“嫂子指的可是位于湖南省的神堂湾吗?#20426;?/p>

                    ? ? 听燕采宁如此一说,我这才算是恍然大悟:?#23049;?#20043;地就是因为大部份位于洞庭湖以南。故而得名湖南省;至于湖南省的神堂湾,则更是华夏大地上鼎鼎有名的一大诡异禁区--那个据说时而霞光万道、瑞气千条,时而阴风阵阵、雾气腾腾的神秘之处。

                    ? ? 我心里面凛然一动,募地想到了高中时代曾经看过有关神堂湾的杂记和报道。

                    ? ? 具体情况由于时间的关?#29380;?#32463;记不太清了。但是有几个神秘历史事件直到现在我还有印象--

                    ? ? 第一个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一支解放军探险队荷?#25925;档?#36824;带着军犬试图下到神堂湾底部,结果才下没几个台阶突然看到有白色怪物飞窜出来;

                    ? ? 其中一个战士本能地开了枪而?#19968;?#27491;?#27809;?#20013;了那个白东西,原来是一只二十多斤的白色老鼠。再加上一向训练有素的军犬不停地惊慌怪叫,后来那些?#21271;?#30340;也就只好?#25191;?#25764;退了。

                    ? ? 第二个就是一些上海的游客在神堂湾附近看到神堂湾的绝壁上有群古?#21543;?#22899;在欢快起舞,几十?#31181;?#20197;后就倏地一下全?#32943;?#22833;不见。

                    ? ? 第三个就是在清朝末年,有几个身手极好的猎人持刀带剑想要去神堂湾猎取珍禽异兽,他们用绳子吊着想要坠到下面去,结果却是匆匆逃回家以后被吓得痴呆了......

                    ? ? 就这三件事儿我记得比较清楚,至于什么解放后被吓得暴病身亡的猎手、被吓?#27809;?#19981;?#25945;?#33853;荒而逃的各路探险者等等,更是很多很多,只是我现在记不太清楚了。

                    ? ? 一念至此,我赶快问杨楠说:“嫂子你?#30340;?#20010;曾经害过我的绝色妖姬就住在神堂湾的下面?#20426;?/p>

                    ? ? 杨楠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没错,正是如此!我本来不想揭她的老底儿,但我昨天夜里算了一下,这次不打招呼、颇为失礼地‘请’走小锐的应该就是她的属下;

                    ? ? ?#28909;?#25105;决定帮助你们努力打开黄河鬼门,那么我干脆把鬼门四柱的情况告诉你们好了。”

                    ? ? “鬼门四柱?#20426;?#25105;?#33073;?#37319;宁想互瞧了瞧,再次不约而同地问杨楠那是什么意思。

                    ? ? “数千年以来,无数术道高人之所以没有一个能够成功打开黄河鬼门,就是因为有鬼门四柱的存在,”杨楠一本正经地回答说,“而我以前曾经效力过的神门宫,只是其中的一柱,而且有可能也是实力最弱的一柱。”

                    ? ? 见杨楠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36857;?#25105;皱了皱眉头有些凝重地接着问道:“那个居住在神堂湾底下的绝色妖姬应该就是支撑黄河鬼门不被任何人打开的第二根支柱,是这样吗,嫂子?#20426;?/p>

                    ? ? “是的,”杨楠似乎豁出去了一样继续?#26723;潰?#31532;三根支柱就是潜藏于九曲黄河里面的那些精怪妖物,其中就包括胡门主你所?#26723;?#37027;个曾经让禹王文命大惊失色、吞人入口刷去血肉吐出血尸的东西;

                    ? ? 而第四根支柱,才是藏于九曲之下、通往那道黄河鬼门路途之上的东西,包括怪蚁巨鼠、上古异兽等等......”

                    ? ? 杨楠将话顿了一顿继而告诉我?#33073;?#37319;宁说,包括你胡家先祖胡镜若以及遁影山人刘川等等,他们之所以隐忍百年而并没有急于求成地冒然再去试图打开黄河鬼门,就是因为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其中的一些秘密;

                    ? ? 他们应该是知道就算收回镇河宗、就算拿下了神门宫,一样不伤鬼门的根本,否则的话他们早就迫不及待地亲自前去或者鼓励胡门主你们前去打开黄河鬼门了。

                    ? ? “怪不得无论是法锐道长还是我胡家先祖,都劝我不要急于求成呢,原来有四支力量在暗中支撑着黄河鬼门!”听杨楠讲出了鬼门四柱的大致情况以后我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 ? “这也正是为什么你胡家?#28909;?#32993;镜若、遁影山人刘川以及法锐道长、归元道?#30431;?#20204;其实并没有把镇河宗甚至并没有把神门宫?#32972;?#20027;要对手的真正原因,”

                    ? ? 杨楠略有歉意地接着?#26723;潰暗?#28982;,上次法锐道长、归元道姑和遁影山人他们三个之所以围攻于我,只是为了救下胡门主而已;况且他们三个当时也并没有尽全力痛下杀手的意?#36857;?/p>

                    ? ? 甚至我怀疑他们很多人一直在暗中帮助你,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早就已经窥得天机、预知神门宫终将助力于你们;

                    ? ? 哎,说起来杨楠也算是神门宫的罪人呀!看来还是神门宫的开山初祖法眼如炬、远见万?#20800;?#22905;老人?#20197;?#23601;料到大厦若倾独木难支,故而为黄河鬼门立下了四根支?#32982;?#23376;、四道藩篱屏障!”

                    ? ? “嫂子别这样说,说不定将来打开黄河鬼门以后,嫂子虽然有负神门宫却极有可能是造福天下亿万苍生的大功臣呢......”我?#33073;?#37319;宁赶快劝慰杨楠不要悲观自责。

                    ? ? “但愿如此吧,为了一道黄河鬼门,几千年来确实是死了太多太多的人。”杨楠仰起脸来轻轻叹息了一声。

                    ? ? 接下来,我?#33073;?#37319;宁又问了杨楠一些有关其它三根鬼门支柱的情况,杨楠也是坦言不讳地说了出来。

                    ? ? “这样吧,你们不妨在此先等几天,我这就去神堂湾?#39748;魄?#20917;。如果小锐安然无恙的话,等我们回来再从长计议;如果她们不识好歹敢动小锐一根?#22993;?#25105;也就不再回来了。”

                    ? ? 杨楠?#26723;?#36825;里居然还冲我们两个笑了笑,?#30333;?#22312;这里这么长时间,真有有劳胡门主和采宁你们费心招待,嫂子我衷心祝愿你们两个早结伉?#22330;?#29233;河永沐!”

                    ? ? “谢谢嫂子,要不,我们和嫂子一块去吧!”我从杨楠眸子里面看出了浓浓的决绝与杀气,明白她那句“我也就不再回来了”的意思--如果小锐若是受到了任何伤害,杨楠肯定要与那个绝色妖姬以死相拼的!

                    ? ? 燕采宁与我一样也表示愿意与杨楠一块前往神堂湾,但杨楠却是婉言谢绝了。

                    ? ? 杨楠说她和珠儿玉儿她们三个先去神堂湾?#39748;魄?#20917;,如果小锐安无无恙的话,她们?#22815;?#20877;回此寨从长计议的。

                    ? ? ?#28909;?#26472;楠执意如此,我?#33073;?#37319;宁也就不好继续多说,只能赶快让人支些钱来以供她们三个路上食宿所需。

                    ? ? 当天下午,杨楠就带着珠儿玉儿一块离开了大寨前往位于湖南省的神堂湾去了。

                    ? ? 我?#33073;?#37319;宁带领众人将她们三个送出寨外挥手作别,心里面默默祝愿她们顺利找到八哥余锐,然后尽早安然归来......

                    ? ? 杨楠她们三个前往神堂湾的第二天早上,燕采宁突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是她姥姥明天六十大寿,想要几家亲戚一块聚聚。

                    ? ? 听燕采宁如此一说,我立即征求燕采宁的意?#36857;?#35201;不要我陪她一块回去。

                    ? ? 燕采宁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们两个虽然感情不错但现在一没有订婚二没有领证的,在几家亲戚面前不宜太过?#21467;錚?#25152;以我就不用去了。

                    ? ? “那行,我开车送你到你家附近我再回来,不让你爸妈和你姨她们看到就好。”我知道燕采宁一向淡然低调而且容易害羞,所以我立即如此回答说。

                    ? ? 燕采宁这才嫣然一笑很是开心地点了点头......

                    ? ? 带上礼物开?#21040;?#29141;采宁送到距离她家大?#21450;?#21313;米左右的距离时,燕采宁说是在这儿下车就好。

                    ? ? 恭敬不如从命、呵护不如顺从,我自然是立即刹?#20302;?#19979;。

                    ? ? “谢谢你呀,回到寨里千万别乱去,等杨楠她们几个回来再说,我也可能要在家里住上几天。”

                    ? ? 接过礼品以后见?#21335;?#24182;无他人,燕采宁主动轻轻吻了我一下这才轻轻一扭小蛮腰翩然而去。

                    ? ? 看着燕采宁那曼妙窈窕的倩影渐渐远去,我这才很是有些不舍地掉转车头打道回府......

                    ? ? 在距离大寨不过十多里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右眼皮儿再?#20301;?#38669;地跳了起来,心里面也多少有些惶惶不安。

                    ? ? “不好!要是按八嫂杨楠的说法,前天被我逼?#27809;?#25484;自尽的那个胖和尚应该就是神堂湾的人;虽然那个老秃驴是被我胡彥青逼死的但他却是死在了药仙崖,神堂湾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 ? 灵机一动想到这里,我只怕南宫妙晴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于是我急忙驱?#26723;?#20102;那片原?#24524;?#26519;的边?#25285;?#28982;后下车凌空而起迅速朝药仙崖赶了过去。

                    ? ? 果然正像我所推测的那样,在离药仙崖老远我就听到了南宫妙晴那个清脆冰冷的娇叱声以及她那种独门月?#21171;?#20992;破空的啾啾声。

                    ? ? 我明白那个性子极为倔犟的南宫妙晴一旦动手除非对方败逃认输否则她肯定会以命相拼的,所以我心中一紧忙提气再次加快了速度......


                    第0329章 妙晴别误会

                    ? ? 到了原?#24524;?#26519;的边?#25285;?#25105;果然发现薄带轻纱、冷面仙子的南宫妙晴与一个红衣女子厮杀得正为激?#25671;?/p>

                    ? ? 11;

                    ? ? 如果不是我服了那枚千年内丹以后目力极佳的话,我只能看到一红一?#29730;?#36947;影子上下翻飞、时分时合,以及兵刃相接迸出的火星子?#21335;?#25955;射。

                    ? ? 但是现在的我完全可以看得清白?#29575;?#38634;的南宫妙晴与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正在以命相拼。

                    ? ? 南宫妙晴一边手持长剑与对方拼杀一边不时祭出数枚冷月弯刀挟风带电一般旋转着袭向那个红衣女子。

                    ? ? 看了看那两道神出鬼没的寒芒光点儿。别?#30340;?#23467;妙晴麾下的那两个侍卫小?#23601;分?#26159;?#23545;?#35266;战不敢近前,就连我胡彥青也是不敢冒然过去出手相助。

                    ? ? 因为如果我万一被那两道寒芒光点所伤到的话,势必会让南宫妙晴分心落败。

                    ? ? 好在看上去南宫妙晴目?#20843;?#27627;没有落败的迹相,我觉得目前最为紧急、最为重要是?#30431;?#20204;两个先住手分开才为好。

                    ? ? 毕竟那个红衣女子的身后可是实力尚未可知的绝色妖姬。就算妙晴能够胜得过她也会留有隐患的。

                    ? ? 我非常理智地意识到要想真正地帮助南宫妙晴,最好的办法是我胡彥青把那个老秃驴惨死的责任完全给扛起来,而不是我现在上前助拳打?#26494;?#33267;打死那个红衣女子--如果那样的话反而是在替南宫妙晴招灾惹祸。

                    ? ? 毕竟那个胖和尚老秃驴确确实实是被我打败、最后自裁而死的。

                    ? ? 可是我若是开口叫停住手,万一南宫妙晴听到是我胡彥青的声音率先停手则是会有危险的--两人激烈相斗的时候哪个先分心、哪个先要撤的话。极有可能会被对方?#27809;?#32622;于险?#22330;?/p>

                    ? ? “必须?#24515;?#20010;红?#36335;?#36156;先停手退下对妙晴来说才是最好的!”刀剑无眼、情况紧急,根本来不及多作考虑,我略一思忖立即冲着她们两个信口雌黄地大喝一声,“神堂湾绝色妖姬她亲老公在此,还不速速住手退下!”

                    ? ?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这信口开河地大叫一声,那个红衣女子竟然真的倏地倒飞了出去不再与南宫妙晴进行缠斗厮杀--怪不得那个胖和?#24515;?#24895;自尽也不敢招供呢,看来绝色妖姬一向驭下甚严。

                    ? ? 而南宫妙晴应该是听出来是我胡彥青的声音吧,所以她也并没有去进行追赶。

                    ? ? 见她们两个刹那间停手分开,我立即凌空而起从树?#31181;?#25504;飞到了位于她们两个中间的空地上。

                    ? ? 绾起三千青丝、清丽出尘的南宫妙晴见我现身到此,竟?#40644;?#26377;羞意地掩口一笑,两只黑?#36861;置?#30340;大眼睛瞬间就变成了一对儿可爱迷人的小月牙儿。

                    ? ? “这个?#20426;?#35265;南宫妙晴以及她麾下的那两个小?#23601;?#37117;是瞧着我露出了笑意,我这才恍然大悟--刚?#32982;还?#24613;着要那个红衣女子率先住手呢,我急切之下好像?#26723;?#26159;什么“绝色妖姬的亲老公在此?#20445;?/p>

                    ? ? 那个妖姬长得到底如何我并不知道,但是刚才我信口雌黄地说是人家的老公并?#19968;?#26159;“亲老公?#20445;?#21487;能确实有些欠?#20303;?/p>

                    ? ? 因为老公哪里还有什么亲的、不亲的之分?隐隐好像在?#30340;?#20010;妖姬还有一手老公、二手老公的话外之?#21360;?/p>

                    ? ? 与此同时,那个红衣女子已经悄然落地,就站在距我大约五六丈远的地方死死地盯着我。

                    ? ? 我自然也是赶快瞧向了对方。

                    ? ? 不过在我凝神仔细一瞧之下,我心里面立马就紧张了起来--那个红衣女子的身上竟然连一个魂魄的光点儿也没有!

                    ? ? 灵机一动我便明白了过来:上次那个身有九个光点儿的胖和尚老秃驴都惨死在了神门宫的外面,那个妖姬?#28909;?#27809;有亲自前来肯定会派出修为道行更为深厚的高手过来!

                    ? ? 只是我万万没有料到对方居然会派出道行高深到可以隐去魂魄之光、让人看不出她修为道行究竟如何的高手出来。

                    ? ?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可以与杨楠一样隐去魂魄之光的红衣女子究竟是不是杨楠的对手,但是有一点儿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至少不是珠儿玉儿她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 ? “可是为什么妙晴她与这等高手厮杀了许久竟然没有露出败迹呢?#20426;?#38378;念至此,我急忙迅速回?#25151;?#20102;一下旁边的南宫妙晴。

                    ? ? 仅仅是?#40644;?#32780;已,我心里面刹那间是又惊又喜--妙晴竟然也达到了那个红衣女子的修为道行!

                    ? ? 怪不?#30431;?#20204;两个人尽力拼杀那么久却是难分高下呢!

                    ? ? 心里面十分惊喜欣慰的同时我也深感好奇不解:妙晴的修为道行此番突飞猛进,肯定是因为她服下了?#27627;?#30340;那枚内丹;但是我胡彥青服用的内丹可是癞头鼋大王负山的,虽然我也有一鸣惊人却也并没有达到这种程度啊!

                    ? ? 不过我转念一想瞬间也就明白了--?#27627;?#19982;负山它们两个的内丹虽?#40644;?#26377;差异,但我与南宫妙晴原本的基础更是天壤之别......

                    ? ? 就在这时,那个红衣女子盯着我打量了一会儿终于开了口:“信口雌黄的大胆狂?#21073;?#20320;是什么人?#20426;?/p>

                    ? ? “什么人?#20426;?#25105;当然不能再说自己是那个什么妖姬的亲老公,于是我只好如实回答说,“我是男人!”

                    ? ? “?#31455;?#23064;问的是竖子狂徒你姓甚名谁、是何门派!”红衣女子皱了皱眉头?#20219;?#36947;。

                    ? ? “噢,原来你想要知道我的姓名和门派啊,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儿?#30340;兀 ?#25105;这才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本人姓胡名彥青,祖籍豫西三门峡!”

                    ? ? “胡彥青?#20426;?#32418;衣女子明显应该是听说过我的名字,于是稍稍一怔立即斥责道,“守好你的古巫门就是了,胆?#20197;?#36825;儿信口雌黄莫非是活腻了不成?#20426;?/p>

                    ? ? “你这?#26723;?#26159;什么话嘛,嗯?#32943;备?#36824;没娶呢我怎么可能会活腻!”我不以为然地正色澄清说,?#26696;?#25165;我只是想要让你们两个住手罢了,并不代表实质含义!这个,相信你是知道的!”

                    ? ? “姓胡的你确定要插手?#31455;?#23064;的事么?#20426;?#32418;衣女子扬了扬眉毛威胁我说。

                    ? ? “什么叫插手啊,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本?#20174;?#35813;就是找我胡彥青的,”

                    ? ? 我立即将所有的责任全部给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你这次前来是不是因为那个胖和尚老秃驴的事儿啊?实不相瞒,那个老秃驴败在了我的手下后来是他自己挥掌自尽的;这与神门宫没有任何?#19978;担?#20320;是找错......”

                    ? ? 不等我把话说完,南宫妙晴立即插嘴?#26723;?“神门宫的事不用你胡彥青背黑锅,那个和尚来我神门宫挑衅两次,本宫主岂能容他!”

                    ? ? 见南宫妙晴为了帮我脱责居然用上了“黑锅”两个字,我立即一本正经地对那个红衣女子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胡彥青是个男人,是男人自然是一人做事一?#35828;?#30340;;

                    ? ? 你不妨仔细想想,如果不是我胡彥青动手打败了那个胖和尚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说出这个事儿?还有就是,那个和尚光头肥硕、巨口厚?#21073;?#20004;只眼睛虽然很大却是白多黑少......”

                    ? ? 见我非常准确地说出了那个光头和尚的体貌特征,红衣女子不由得有些愕然?#21018;?/p>

                    ? ? 而我则是?#30431;?#29359;愣的机会急忙以类似心电感应的方式告诉南宫妙晴:“妙晴你听我说切切不可坏了我的大计!杨楠已经去了湖?#20185;?#22530;湾,是杨楠要我用这种方式跟她一块汇合的,你千万别再?#30340;?#20010;和尚与你神门宫有关了!我与杨楠要?#39184;?#23545;付那个妖姬呢......”

                    ? ? 见我这样说,南宫妙晴也是不由得有些迷惑地瞧向了我。

                    ? ? “妙晴你别误会你仔细想想啊,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个绝色妖姬怎么可能会知道她们就住在神堂湾的下面,这个红衣女子怎么可能会听到我胡?#21307;?#21898;一声就会立即住手退下......”

                    ? ? 我只怕南宫妙晴不肯相信我的话,于是我将杨楠跟我所?#26723;?#26377;关神堂湾的情况一古脑地用类似心电感应的方式告诉了南宫妙晴。

                    ? ? 这一下,南宫妙晴虽然仍旧有些将信将疑,却也没有再继续开口替我揽下责任了。

                    ? ? 就在这个时候,红衣女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再次开了口:“你是说,鲁小释当真是你胡彥青逼杀的?#20426;?/p>

                    ? ? “是,也不是!”我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回答说,“说是,是因为那个老秃驴确确实实是我胡彥青打败了他、他才挥掌自杀的;

                    ? ? 说不是,是因为我胡彥青在这?#40644;?#20799;正打?#26434;?#29609;呢,那个老秃驴率先出言不逊,不但不像出家人那样自称‘贫僧’或者是‘?#20687;摹?#21453;而一口一个‘佛爷’,而?#19968;?#35828;是要一巴掌拍死我......”

                    ? ? 我理直气?#22330;?#26377;真有假地质问红衣姑娘,说是如果你碰到那种佛门败类而且他还要一巴掌拍死你,你?#22871;?#24525;不住?

                    ? ? 正当我以为我说出了那个胖和尚的口头禅不由得红衣姑娘不相信的时候,那个红衣姑娘接下来一句话反而?#26723;?#25105;立马是火冒三丈......


                    第0330章 一只绣花鞋(为电表厂家龙浩兄台冠名加更)

                    ? ? 红衣女子很是轻蔑地瞄了我一眼揶揄道:“凭着一张嘴?#31171;?#21700;骗骗的小子可能会抵得住鲁小释的一根手指?#20223;穡?#20320;最多不过是当时在现场看到了而已!”

                    ? ? “这个?什么?#34885;?#30528;一张嘴?#31171;?#21700;骗骗啊!”

                    ? ? 红衣女子的话?#26723;?#25105;心里面立马就火冒三丈,我很想立即问问她,你胡爷我是哄你上过?#19981;?#26159;骗你色了?讽刺胡爷哄哄骗骗总得拿出证来据吧你!

                    ? ? 不过考虑到对方瞧上去好像一个未婚姑娘的模样。

                    ? ? ? ?而且我与她只不过是立场不同、观念不同,换句话说相当于各为其主而已,作为男子汉大丈夫的,我胡彥青还真犯不着与一个女人一般见识、一个胸量。

                    ? ? 于是我干脆顺着她的话?#26723;饋!?#20854;实凭着一张嘴?#31361;?#27743;湖、闯天下也是不错滴嘛,当年苏秦道友凭着一张嘴巴还能手执六国相印呢!这说明姑娘你头发很长、见识很短呐!”

                    ? ? 听我这样一说,红衣女子就更加不相信那个胖和尚曾经败在我的手下了。

                    ? ? 不过,红衣女子转而开始吓唬我说。姓胡的你这小子真是不知深浅利害,须知道有时候吹牛撒谎是会要你小命的--如果你再敢说鲁小释是你逼杀的话,?#31455;?#23064;可就要带你回去交由我家郡主发落了!

                    ? ? “郡主?不是妖姬吗?#20426;?#25105;怔了一下感到很是迷惑不解。

                    ? ? “放肆!”红衣姑娘大声斥责道。

                    ? ? “哦,我明白了,内外称呼有别而已,”我点了点头继而一本正经地?#26723;潰?#37027;个老秃驴确确实实是败在了我的手下最后他挥掌自尽的,这个是事实;

                    ? ? 但是错不在我,凭什么要我去见你家什么郡主啊?为什么不让你家郡主过来见我,让我问她一个驭下不严、教之无方的罪责?#20426;?/p>

                    ? ? “你?#20426;?#32418;衣姑娘抬手指了指我、估计是想要出手教训于我吧,于是转而?#26723;潰?#22909;一个伶牙利齿的大胆狂?#21073;?#20320;若能在?#31455;?#23064;手下走上几个回合,我就相信鲁小释是被你逼杀的,与神门宫没有任何?#19978;担?#20320;可敢么?#20426;?/p>

                    ? ? 不等我开口回答,南宫妙晴立即向前几步,再次将责任从我身上尽数卸去。

                    ? ? 我明白妙晴担心我不是这个红衣姑娘的对手会吃大亏甚至会丢性命,但是我更明白那个曾经害我前世的什么绝色妖姬更不好?#29301;?#25105;胡彥青绝对不能让刚刚接任神门宫宫主的南宫妙晴这么早就要对阵那个妖姬。

                    ? ? 所以我一边再?#25105;?#24515;电感应的方式告诉南宫妙晴,说这一切全是杨楠之计让妙晴切切不可打?#29275;?#32780;且我胡彥青应该不会败于这个红衣姑娘,一边摸了摸下巴对那个红衣姑娘?#26723;?“看来姑娘你应该是三九天出生的,?#19981;?#21160;手动脚啊,那行,胡爷我就陪你走几招试试!”

                    ? ? “好!你还算有些胆气!”红衣姑娘立即点了点头然后作了个“请赐教”的动作。

                    ? ? “妙晴你们在旁边看着我是如何教育她的就好!”我冲着南宫妙晴?#21442;?#20102;一下,转而对红衣姑娘说,“那个啥,我这人不?#19981;?#21160;刀动枪的,而且也没有带着兵器,你是想要以剑对我空手吗?#20426;?/p>

                    ? ? “?#31455;?#23064;不会欺你没有兵器的!”红衣姑娘咬了下嘴唇当真将手里面的长剑放到了地上。

                    ? ? “那就好!”见对方放下了手里面的长剑,我心里面这才算是彻底踏实了--因为我相信那个能够弄出龙卷风的癞头鼋大王的修为道行绝对不会低于这个红衣女子,我胡彥青就算不是她的对手也应该不会差到那里去。

                    ? ? 不过,服用那枚千年内丹以后我胡彥青曾加的只是目力、体力和速度而已,对于刀剑兵器基本还是老样子--十窍通了九窍。

                    ? ? 所以我当然有些忌惮红衣女子手里的长剑。

                    ? ? 如今看到她主动放下了长剑,我立马是心中大定、信心?#23545;觶?#30456;信就算我胜不了她也不会败得太惨,更不会因为不懂刀剑而万一丢了小命。

                    ? ? “我是男人,让你先出招儿吧。”

                    ? ? 我表面上把姿态放得很高,但?#23548;?#19978;却是极为小心谨慎,已经暗?#21040;?#20025;田之内的混元真气散于全身,而且集中注意力盯着对方的手脚--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对阵修为道行高深到可以让我看不出魂魄之光的高人。

                    ? ? “承让!”红衣姑娘倒是并不客气,朝我略一拱手立即凌空而?#20174;藝魄?#25512;。

                    ? ? 我运足气力斗胆挥掌相迎的同时极为小心地提防着她的左掌与两脚。

                    ? ? 或许是红衣女子想要先试探一下我的功力究竟如何吧,她并没有虚?#25105;?#25307;也并没有?#23665;?#36386;踹,而是当真右掌一直平推而来。

                    ? ? 两掌刚一相接,我与红衣女子都是瞬间向后飞了出去。

                    ? ? 我感到一股大力激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有些波动,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36175;?#20102;近两丈左?#20063;?#31639;勉?#31354;?#31283;了脚步。

                    ? ? 而红衣女子显然要比我实战经验丰富得多,她向后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就轻轻盈盈地站在了地上。

                    ? ? 不过,我发现对方向后也退有大约两丈的距离。

                    ? ? 这个发现让我心里面更?#29369;?#23454;--看来我在速度力量方面并不怎么逊色于这个红衣女子!抛开刀剑不用以后,仅靠拳脚功夫我并不惧她!

                    ? ? 而红衣女子似乎相当意外,我发现她的眸子里面明显流露出惊愕之色。

                    ? ? “有来有往是为礼,接招!”信心再次得到增强以后,我大喝一声率先凌空扑了过去。

                    ? ? 这一次,红衣姑娘显然放弃了试探与大意,并?#20197;?#27425;加快了拳脚的速度与力道。

                    ? ? 遇到空前之强的对手,我也是激出了最大的潜力,两人拳脚相接之后基本是棋?#21335;?#24403;、难分高下。

                    ? ? 红衣姑娘的攻防招势比我强得太多太多,实战经验更是让我望尘莫?#21834;?/p>

                    ? ? 但是我极佳的目力却正好弥补了我的短处,红衣姑娘的诱?#34892;?#25307;基本瞒不过我的眼睛、我根?#38745;?#20250;中其诡计。

                    ? ? 不但如此,十多个回合以后,红衣姑娘的招式略略一动我就能发现她的拳脚轨迹与真正意?#36857;?#20174;而提前闪避化解甚至是以攻为守逼她收手相拦。

                    ? ? 我们两个的速度都是极快极快,故而眨眼前就已经交手了几十个回合。

                    ? ? 估计红衣姑娘见战我不下故而很是恼火吧,只听她娇叱一声速度与力道再次提升,而且?#28783;?#20987;向了我的咽喉等要害之处。

                    ? ? “握草,这能行啊!居然想要胡爷的命......”我心里面一惊深?#34885;?#34382;难下不敢冒然而退,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也赶快再次加大了力道与速度。

                    ? ? ?#19978;?#30340;我实战经验与攻防技巧与她相比实在是差得太多太多了,又斗了一会儿我渐渐落了下风。

                    ? ? 或许是见我?#23830;?#36133;相随时都有可能丢命吧,南宫妙晴突然凌空而起袭向了红衣姑娘。

                    ? ? “妙晴你快退下不干你的事儿你别管!”我急忙厉声叫阻道。

                    ? ? 听到我声色俱厉的叫喊以后,南宫妙晴陡然拔高了身体错开了我们两个,然后再次落到了附近只是观战。

                    ? ? 为了避免南宫妙晴再次想要出手帮助,我急切之下只好再次逼出了丹田之处的丝丝真气。

                    ? ?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了红衣姑娘的一个软肋,那就是只要我攻向她的胸部,无论如何她都会收手格?#19981;?#32773;是闪身回避的。

                    ? ? 虽然这很流氓但是为了保命,我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加快速度朝红衣女子的胸部攻去--当然,攻其胸部只是佯攻而已,实招则是想要逼退她?#30431;?#35748;输或者逃遁。

                    ? ? 红衣姑娘羞怒之下很快就破了我的这个伎俩,她转而利用巧妙的?#30830;?#24178;脆让我近身不得。

                    ? ? 这个红衣姑娘的身高与燕采宁差不多,一双长腿更是快而凌厉,?#38382;?#20877;次急转而下。

                    ? ? 对方一不肯停二不认输,我胡彥青作为男人自然也不愿意低头。

                    ? ? 况且我并没有她与南宫妙晴的那种丰富的经验,我根?#38745;?#25954;主动撤退。

                    ? ? 好在万事万物都是有利有弊的,红衣女子那双长腿逼得我?#28783;?#21518;退的同时我只好?#22995;?#25105;那超凡的视力,冒险伸手去抓,想要抓住她的脚脖子把她扔飞出去。

                    ? ? 瞧准时机迅速出手,我果然手中一软就抓了个正着。

                    ? ? ?#19978;?#30340;是由于对方收腿太快,我抓到手里的居然是一只小脚儿。

                    ? ? 红衣姑娘大惊之下另一只?#21467;?#36895;踢来试图解围的同时向后一仰一个后空翻就顺利脱身然后坠地。

                    ? ? 而我手里面则是握着一只软软的鞋子--迅速低头一看,是一只黑底红缎面儿、绣有绿?#26007;?#33457;、很是小巧好看的绣花鞋!

                    ? ? “无耻之?#21073; ?#33853;地后的红衣女子冲着我骂了一声连附近她那把长剑也不要了,很是羞怒地扭身凌空就跑。

                    ? ? 冰冰她们两个小?#23601;?#31435;即拍着巴?#24179;?#22909;喝彩,南宫妙晴也是美眸明亮、一脸的喜悦之色。

                    ? ? “不好!”我却是大叫一声心知不妙--据说古代那些女子人家要是抢她个发簪?#36164;问?#20040;的都有可能赖上对方,至于小脚鞋子什么的更是碰不得。

                    ? ? 看了下手里面的那只黑底红缎面儿、绣有绿?#26007;?#33457;、很是小巧好看的绣花鞋,我条件反射一般迅速捡起红衣姑娘丢下的那把长剑,然以最快的速度凌空追去......



                    没看够?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小狄给你好看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