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黃河靈異檔案》326-330

                    樓主:小狄真好電子影視 時間:2018-11-22 04:26:15

                    第0326章 余銳失蹤

                    ? ? 對于岐黃之術我是十竅通了九竅,所以我在現場也沒有任何意義,于是我就轉身出去并替余銳輕輕關上了房門,讓他靜心施術就好。

                    ? ? ? ? 不過我并沒有回到大餐廳繼續喝酒。而是一邊慢慢踱步一邊琢磨著今天在藥仙崖遇到的問題。

                    ? ? 從魂魄之光的熾亮程度上來看,那個差不多與南宮妙晴修為相仿的胖和尚在落敗以后居然毫不猶豫地自殺身亡,這說明了什么問題?

                    ? ? 這說明他知道他若如實招供的話,他的下場肯定更慘。死得肯定更痛苦更難看!

                    ? ? 能夠讓一個一流高手嚇得寧愿自殺也不敢背叛的幕后主人,究竟是人還是什么妖仙精怪?

                    ? ? 另外就是,那個胖和尚雖然口口聲聲說是要替其師傅報仇雪恨、要踏平神門宮等等,但是從實際上來看。好像也并非如此。

                    ? ? 因為他與神門宮的人完全沒有那種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跡相。

                    ? ? 那么他冒險挑釁神門宮到底是用意何在呢?

                    ? ? 琢磨了一會兒,我仍舊毫無頭緒。

                    ? ? 但是有一點兒應該是毫無疑問的,那就是胖和尚說什么想要為師報仇絕對只是一個托辭借口而已,否則的話在我明確表示我知道楊楠在什么地方的時候,他肯定應該追問楊楠的下落才是。

                    ? ? “看來這事兒明天得抽空問問楊楠才行,問問她是不是曾經殺過一個很是厲害的大和尚。”我自言自語了一聲正準備去餐廳再喝兩杯,無意間竟然發現有兩個黑點兒從東北方向進入了大寨。

                    ? ? 一瞥之下我馬上是心中大驚,迅速朝著黑兒變大墜落的方位沖了過去。

                    ? ? 因為要是往常的話我可能根本看不到那兩個黑點兒,或者看到了也會誤以為是夜鳥投林而已。

                    ? ? 但是現在我的目力可以說得上是極佳,那兩個凌空掠過的黑點兒在我的眼中變成了慢鏡頭以后,我非常敏銳地識辨出那分明是兩個人影。

                    ? ? 我雙臂凝力暗自戒備地迅速沖到后花園以后,卻發現八嫂楊楠正在和珠兒玉兒她們兩個小聲說著什么。

                    ? ? “嫂子還沒休息啊?”盡管我心里面很是驚疑迷茫,不知道楊楠這個時候為什么會在后花園里,但畢竟是長幼有序,故而我立即恭敬客氣地近前打了個招呼。

                    ? ? “沒呢,胡門主應該是看到珠兒玉兒她們兩個進來才趕到這兒來的吧?”楊楠很是平靜地主動說了出來,“剛才我偶然發現有人在暗中窺探大寨,所以才讓珠兒玉兒她們兩個前去追趕捉拿,結果她們兩個竟然沒有追上。”

                    ? ? “珠兒玉兒她們兩個都沒有追趕得上?她們兩個是及時追趕過去的嗎?”

                    ? ? 聽楊楠如此一說,我心里面更是十分驚愕--珠兒玉兒她們兩個“九點兒”姑娘如果是及時追趕卻不能追趕得上的話,那還得了!

                    ? ? “是的,雖然一向還算謹慎,但我這次還是有些大意了,沒有料到對方會有那么好的身手,”楊楠輕輕點了點頭,“當時我偶然發現暗中有人窺探大寨,以為對方不過小蟊賊而已;

                    ? ? 為了避免萬一有所閃失,我還特意讓珠兒玉兒她們兩個及時前去追趕捉拿,沒有想到珠兒玉兒她們那等身手竟然都是追趕不上,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

                    ? ? “噓--我正打算明天向嫂子請教件事兒呢!”

                    ? ?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知道事情不妙,于是干脆提前說了出來,“是這樣的,嫂子,今天我和采寧在藥仙崖碰到一個胖和尚,那個胖和尚說是要為他師傅報仇雪恨,揚言要踏平神門宮,我想請問一下嫂子,你以前曾經殺過什么高僧和尚嗎?”

                    ? ? “絕對沒有!”楊楠毫不猶豫地立即回答說:“一個方面是神門宮與釋門佛教素無交惡、并無糾紛;

                    ? ? 另一個方面是,我自從執掌神門宮以來從不參與江湖恩怨是非,這也是神門宮不為世人所知的原因之一;

                    ? ? 神門宮只是盡力阻止任何試圖打開黃河鬼門的人而已,我雖然也曾讓很多人狼狽不堪一敗涂地但我并不喜歡趕盡殺絕,對方一旦落敗,我都會給他們逃命的機會;

                    ? ? 雖然我以前確實是很偏激也做了很多錯事,但我并不是那種嗜殺之人,更沒有殺過什么佛門高僧......”

                    ? ? “我相信嫂子!”結合遁影山人以前所說的情況,我點了點頭表示相信楊楠。

                    ? ? 楊楠的話同時也佐證了我白天對那個胖和尚的猜測--那個老禿驢所謂的為師報仇只不過是個托辭借口而已。

                    ? ? 如此一來,我心里面除了更加迷惑不解以外也就更加緊張不了--白天在藥仙崖進行挑釁的那個胖和尚身手修為已屬一流,而今天晚上那個暗中窺探古巫大寨的人又能讓兩個“九點兒”姑娘都追趕不上,那么對方到底有何來歷、有何打算?

                    ? ? 既然有這等修為身手,還有必要在黑燈瞎火的夜里窺探我古巫大寨么?

                    ? ? 再結合白天在藥仙崖的情況仔細一琢磨,我突然心里面凜然一動:這會不會是聲東擊西、調虎離山啊?因為這兩件事兒明顯好像在吸引神門宮前宮主楊楠的注意力一樣!

                    ? ? 一念至此我立即向楊楠說出了我的疑慮并且迅速轉身就跑,先沖到大寨上首看了看我的奶奶和老爸老媽,然后又去瞧了瞧燕采寧,見他們都是安然無恙,我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 ? 人在遇到緊急意外的時候首先會想到自己最為關心關切的人。

                    ? ? 我在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老爸老媽、奶奶和燕采寧,而對楊楠來說,她最為關切的則是余銳。

                    ? ? 就在我剛剛松了一口氣的時候,楊楠卻是匆匆找到了我并且說是小銳不見了。

                    ? ? “嫂子別緊張,八哥在老六房間呢。”我趕快開口安慰楊楠不要著急。

                    ? ? “我們三個剛才已經去看過了,只有鬼影昏迷在床,小銳并不在那兒......”楊楠很是急切地說道。

                    ? ? 珠兒姑娘更是語速很快地告訴我說,她們三個去了大餐廳尋找余銳,天禽地蜃他們說是我和余銳送醉酒的鬼影回去休息了,所以她們立即又趕到了鬼影的房間,卻發現只有鬼影昏迷不醒,而根本沒有見到余銳。

                    ? ? “這......其他地方呢?八哥他會不會是去了衛生間還是,我去瞧瞧......”

                    ? ? 聽珠兒姑娘如此一說我立馬就緊張了起來--楊楠之所以毅然放棄宮主之位而離開神門宮、之所以一反其志地表示愿意幫助我們前去打開黃河鬼門,僅僅只是為了余銳一人而已!

                    ? ? 如果八哥余銳萬一出了什么問題的話,無可匹敵的楊楠別說不再愿意幫助我們前去打開黃河鬼門,甚至急怒之下入了魔道都有可能!

                    ? ? 我說了一聲然后迅速朝老六鬼影的房間里跑了過去......

                    ? ? 鬼影仍舊昏昏沉沉睡得正香,套房衛生間空空如也,但是室內也絲毫沒有打斗的痕跡。

                    ? ? 楊楠她們三個也是再次趕了過來。

                    ? ? 明亮的燈光下,我發現楊楠那雙水靈靈的眸子里面再也沒有了往常的那種淡然自若--除了焦急急切以外已經隱隱有殺氣流露。

                    ? ? “咦?八哥的醫藥箱子你們拿走了嗎?”我四下打量了番立即問楊楠說,“還有,嫂子你剛才有沒有回你們住處去看一下啊?”

                    ? ? “小銳不在那兒。”楊楠輕輕搖了搖頭表示她已經回他們住處瞧過了。

                    ? ? “這個?來人吶!”我怔了一下立即邁步出門大聲叫了起來--既然楊楠說余銳也不在他們所住的房間里,我心里面明白這下子麻煩大了。

                    ? ? 我的高聲叫喊在靜寂的夜晚顯得很是突兀,韓幼虎迅速帶人沖了過來,正在附近喝酒的曹曉波、程爽和馮星杰他們也是緊跟著凌空急至,問我發生了什么事。

                    ? ? “八哥不見了,大家分頭去找!幼虎帶人負責寨內,幾位兄長沒有醉酒的話請直接沿路到寨外追趕尋找!”我很是冷靜地吩吩了一通,心里面隱隱覺得余銳極有可能已經不在大寨之內了。

                    ? ? 而楊楠則是沉吟了一會兒輕聲對我說:“沒用的,小銳他已經被帶至百里開外,追是追不上的了......”

                    ? ? “八哥他要不要緊?”我自然是不會懷疑這個法力通玄、無可匹敵的楊楠的話,于是我急忙問詢余銳的安全問題。

                    ? ? “目前暫無性命之憂,至于以后尚未可知,”楊楠的聲音已經是慢慢變得冰冷了起來,“看來,這是非要逼我大開殺戒了!”

                    ? ? “嫂子知道是誰干的嗎?”我趕快追問道。

                    ? ? 楊楠并沒有回答我的話,反而問我說:“小銳確實是帶著醫藥箱來這兒的?”

                    ? ? “是的,我保證!”我立即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作出肯定的回答。

                    ? ? “這倒真是奇怪了......”見我如此一說,楊楠那雙原本殺氣凜凜的眸子里面繼而又變得迷茫了起來。

                    ? ? 這個時候,站在旁邊的珠兒玉兒她們兩個卻是明顯眸子一亮......


                    第0327章 絕色妖姬

                    ? ? “怎么回事兒?你們兩個發現什么了嗎?”我怔了一下急忙看向了她們。

                    ? ? 11;

                    ? ? “既然姐夫的醫藥箱也一塊不見了,再加上姐姐剛才又明確說姐夫已經在百里之外并且沒有性命之憂,這說明是有人用‘特殊’手段請姐夫給人治病去了唄......”

                    ? ? 珠兒一邊回答我的話一邊安慰著楊楠不要著急。

                    ? ? 楊楠卻是面帶憂色地表示,如果只是簡單的求醫。對方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地上門來請,而不是用這種見不得光的手段;既然對方決定用這種手段來請小銳,小銳一旦幫他治完病后實在是吉兇難料呀。

                    ? ? 我皺了皺眉頭思忖了一會兒,深感楊楠的擔心不無道理。

                    ? ? 過了一會兒工夫。韓幼虎他們前來報告說,寨內沒有余神醫的身影,寨外也沒有發現什么蛛絲馬跡。

                    ? ? 到了這個時候,我心里面很是懷疑白天在藥仙崖遇到的那個胖和尚。他的目的極有可能是想要吸引楊楠過去,從而調虎離山、然后“請”走余銳。

                    ? ? 畢竟神門宮前宮主楊楠的道行高深莫測,對方肯定也是非常忌憚這一點兒的。

                    ? ? 好巧不巧的是,我和燕采寧正好在場,不但沒有讓那個胖和尚的詭計得逞反而逼得他為了保守秘密揮掌自盡。

                    ? ? 在這個情況下,對方這才斗膽冒險試圖以窺探的方式引得楊楠她們的注意與追蹤,然后另外有人趁此機會劍走偏鋒、火中取栗一般“請”走了余銳。

                    ? ? 想到這里,我沉思了一會兒對楊楠說道:“嫂子不必憂慮,雖然對方用這種特殊的手段‘請’走八哥極有可能會過河拆橋、殺人滅口,但是我認為八哥一定不會有事的!”

                    ? ? “嗯?胡門主的意思是?”見我明明說出了“過河拆橋、殺人滅口”八個字卻轉而很是自信地又說什么余銳一定不會有事,聰明如楊楠者也是頗為驚訝地看向了我。

                    ? ? “很簡單,他們之所以煞費心思地偷偷摸摸,這說明了什么?這說明對方是非常了解并且非常忌憚嫂子的修為道行,否則的話完全不必如此,”

                    ? ? 我一本正經地接著說道,“既然對方找我八哥過去是為了治病救人、而且又非常忌憚嫂子的身手修為,所以他們肯定不會在得逞之后再為難八哥的,因為完全沒有那個必要。”

                    ? ? “這個倒也在理,”楊楠點了點頭,“但愿小銳他別太固執,只要配合對方用藥治病,應該會像胡門主所說的那樣。”

                    ? ? “嫂子放心好了,八哥最是靈活,肯定不會鉆牛角尖兒的,再說有嫂子在這兒,八哥盼不得趕快回來,完全沒有必要不配合對方!”

                    ? ? 我再次安慰楊楠不必過于憂慮以后,轉而問道,“其實還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如果可以說出來的話,還請嫂子能夠告訴我一下神門宮的背后勢力,或者說是,除了神門宮以外還有什么勢力在暗中虎視眈眈守護著那道黃河鬼門。”

                    ? ? 楊楠遲疑了一下很是真誠地看向了我:“這個,請容許我好好考慮考慮再作決定,可以嗎?”

                    ? ? “我理解,謝謝嫂子!”

                    ? ? 我明白能夠執掌神門宮數百年且從無敗績的前宮主楊楠肯定知曉許許多多不為當世之人所知道的秘密,更明白有些秘密確實是根本不能輕易說出來的,所以楊楠她要深思熟慮一番才能決定是否要告訴于我,這是完全正常的。

                    ? ? 而且我心里面已經基本認定,對余銳一往情深的楊楠,在對方膽敢用這種方式“請”走余銳的情況下她極有可能會破釜沉舟地說出當年的真相......

                    ? ? 第二天早上,老六鬼影果然很是敏銳地懷疑昨天的酒有問題,否則的話以他的酒量不應該醉成那個樣子。

                    ? ? 由于昨天晚上余銳出了意外,所以我也沒有心思繼續隱瞞,我干脆直接說出了真相--我和余銳給他用了麻藥,因為我們兩個想要給他一個驚喜。

                    ? ? 鬼影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并沒有多說什么。

                    ? ? 從鬼影的眼神表情來看,我明白老六他根本不相信斷掉的左胳膊會有再生長出的可能......

                    ? ? 下午兩點多,正當我和燕采寧討論著要盡快前往九曲之地打開黃河鬼門的時候,楊楠獨自一人走了過來。

                    ? ? 見楊楠竟然連珠兒和玉兒都沒有帶在身邊,我明白她經過一夜的權衡考慮以后,極有可能是想要說出些什么秘密。

                    ? ? 既然如此,我趕快委婉地想要支開燕采寧--楊楠連珠兒玉兒都不帶在身邊,我擔心她應該想要盡可能地不讓更多的人知道。

                    ? ? “采寧不用回避的,其實也沒什么,”楊楠主動挽留燕采寧留下,然后略略掃視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繼而輕聲說道,“昨天夜里我考慮良久,覺得既然要一塊前去努力打開黃河鬼門,有些情況我還是提前說一下的好。”

                    ? ? 我和燕采寧相互瞧了瞧,自然是非常驚喜,繼而問楊楠要不要找個更加私密的地方。

                    ? ? “隔墻難免有耳,越是這種地方越是安全,”楊楠微微笑了笑接著說道,“至少在這種地方,百丈以內有人潛伏我都能察覺得到。”

                    ? ? “這樣最好,這樣最好!”我點了點頭,很是期待地看了看楊楠。

                    ? ? “胡門主想要知道你的前世是死在什么人手里的嗎?”楊楠一邊說一邊頗有歉意地看了一下燕采寧,“采寧不要誤會也不要吃醋呀,其實在六道輪回之中,多少人的心上人曾經也是別人的嬌客或夫君。”

                    ? ? “采寧明白。”燕采寧嫣然一笑表示理解。

                    ? ? “胡門主的前世雖然殺人無數、血債累累,但他并沒有枉殺一個無辜之人,否則的話也不會有此福氣再得人身而且還能遇到采寧這種水靈俊俏的小美人兒,”

                    ? ? 楊楠話鋒一轉正色說道,“胡門主的前世是慘死在了一個絕色妖姬的手里。”

                    ? ? “絕色妖姬?”我一下子感到不好意思了起來,“我聽說我前世是因為李娉婷而死的,怎么可能跟那個啥妖姬有牽扯。”

                    ? ? “前世的你確實也是情種一個,確實是為了李娉婷而慘死,”楊楠很是鄭重地接著說道,“但那只是表面,別人只是為了置你于死地而利用了李娉婷,這個秘密,當世除了我與法銳、歸元知道以外,相信就連你胡家先祖胡鏡若都不一定知道。”

                    ? ? “慘死?”燕采寧不由自主地插嘴問了一聲。

                    ? ? “沒錯!死得很慘很慘,”楊楠頗為同情地點了點頭轉而說道,“以你們兩個的閱歷來看,我現在的修為道行如何?”

                    ? ? 我和燕采寧心有靈犀一般不約而同地回答說:“高深莫測、無可匹敵!”

                    ? ? “謝謝兩位的夸獎,”楊楠頓住了腳步絲毫沒有半點兒開玩笑的樣子慢慢說道,“胡門主的前世姓蘇名臨風,其修為道行遠比現在的楊楠要厲害十倍而不止!

                    ? ? 我并沒有信口雌黃,以我現在的修為道行來講,就算有十個楊楠也絕對不是當年蘇臨風蘇公子的對手!

                    ? ? 當時楊楠還正年幼尚未接任神門宮宮主,不過,也正是因為見識過蘇公子大開殺戒的場面,所以楊楠心里面一直有個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夠達到蘇公子的修為道行,楊楠也就此生無憾了;

                    ? ? 可惜的是直到今天,我仍舊不及當年蘇臨風蘇公子的十分之一!”

                    ? ? “蘇臨風蘇公子?嘻嘻,名字倒是不錯呀!”燕采寧笑了起來。

                    ? ? “何止是名字不錯呀,當年的蘇公子人如其名、玉樹臨風,雖然桀驁不馴卻是欺強而不凌弱,真可謂是‘不以雄名疏賤野、但將直氣折王侯’!”

                    ? ? 楊楠一臉崇敬地慢慢說道,“直至后來他學貫儒釋道以后落發卻不出家、身穿道袍卻又喜讀百家經典,真可謂是無拘無束逍遙自在一狂生!”

                    ? ? 楊楠的話讓我和燕采寧面面相覷、深以為然。

                    ? ? 因為當初我們兩個在九曲黃河之下的暗洞里看到的那尊頗為似我的雕像,確實是頭上光光、身穿道袍,長案之上偏偏放的又是《春秋公羊偉》!

                    ? ? “既然當年的蘇臨風蘇公子那么厲害,可是后來為什么卻又慘死了呢?”燕采寧率先問道,“是不是害死他的那個妖姬更為厲害呀?”

                    ? ? “我并不清楚蘇臨風蘇公子與那個絕色妖姬他們兩個之間孰高孰低、哪個更為厲害,但我卻是十分清楚地知道,那個妖姬正是利用蘇公子癡情于李娉婷這一點,暗中設下詭計害了李娉婷,并借機讓蘇公子慘死于九曲黃河之中!”

                    ? ? 楊楠很是有些凝重地補充說,“而這一切,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蘇臨風后來試圖打開黃河鬼門!”

                    ? ? 我搓了搓手心里面很是有些不快,于是我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忍不住問楊楠說:“請教一下嫂子,那個什么妖姬究竟住在哪里、是個什么東西啊她?

                    ? ? 從嫂子剛才的話來說,我上輩子也并沒有得罪于她,僅僅是因為立場觀念的不同她就要害死我和李娉婷,真特么實在是太殘忍了......”


                    第0328章 鬼門四柱

                    ? ? 燕采寧也開口表示那個妖姬真是太兇殘、太嗜殺了,問那個妖姬是不是也住在這哀牢山某處。

                    ? ? ? ? 楊楠慢慢抬起頭來細語輕聲卻又一字一頓地說出了八個字:“洞庭之南、神堂之灣!”

                    ? ? “洞庭之南、神堂之灣?”燕采寧蹙了下細眉繼而美眸一亮,“嫂子指的可是位于湖南省的神堂灣嗎?”

                    ? ? 聽燕采寧如此一說,我這才算是恍然大悟:湘楚之地就是因為大部份位于洞庭湖以南。故而得名湖南省;至于湖南省的神堂灣,則更是華夏大地上鼎鼎有名的一大詭異禁區--那個據說時而霞光萬道、瑞氣千條,時而陰風陣陣、霧氣騰騰的神秘之處。

                    ? ? 我心里面凜然一動,募地想到了高中時代曾經看過有關神堂灣的雜記和報道。

                    ? ? 具體情況由于時間的關系已經記不太清了。但是有幾個神秘歷史事件直到現在我還有印象--

                    ? ? 第一個就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一支解放軍探險隊荷槍實彈還帶著軍犬試圖下到神堂灣底部,結果才下沒幾個臺階突然看到有白色怪物飛竄出來;

                    ? ? 其中一個戰士本能地開了槍而且還正好擊中了那個白東西,原來是一只二十多斤的白色老鼠。再加上一向訓練有素的軍犬不停地驚慌怪叫,后來那些當兵的也就只好倉促撤退了。

                    ? ? 第二個就是一些上海的游客在神堂灣附近看到神堂灣的絕壁上有群古裝少女在歡快起舞,幾十分鐘以后就倏地一下全部消失不見。

                    ? ? 第三個就是在清朝末年,有幾個身手極好的獵人持刀帶劍想要去神堂灣獵取珍禽異獸,他們用繩子吊著想要墜到下面去,結果卻是匆匆逃回家以后被嚇得癡呆了......

                    ? ? 就這三件事兒我記得比較清楚,至于什么解放后被嚇得暴病身亡的獵手、被嚇得魂不附體落荒而逃的各路探險者等等,更是很多很多,只是我現在記不太清楚了。

                    ? ? 一念至此,我趕快問楊楠說:“嫂子你說那個曾經害過我的絕色妖姬就住在神堂灣的下面?”

                    ? ? 楊楠神色鄭重地點了點頭:“沒錯,正是如此!我本來不想揭她的老底兒,但我昨天夜里算了一下,這次不打招呼、頗為失禮地‘請’走小銳的應該就是她的屬下;

                    ? ? 既然我決定幫助你們努力打開黃河鬼門,那么我干脆把鬼門四柱的情況告訴你們好了。”

                    ? ? “鬼門四柱?”我和燕采寧想互瞧了瞧,再次不約而同地問楊楠那是什么意思。

                    ? ? “數千年以來,無數術道高人之所以沒有一個能夠成功打開黃河鬼門,就是因為有鬼門四柱的存在,”楊楠一本正經地回答說,“而我以前曾經效力過的神門宮,只是其中的一柱,而且有可能也是實力最弱的一柱。”

                    ? ? 見楊楠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我皺了皺眉頭有些凝重地接著問道:“那個居住在神堂灣底下的絕色妖姬應該就是支撐黃河鬼門不被任何人打開的第二根支柱,是這樣嗎,嫂子?”

                    ? ? “是的,”楊楠似乎豁出去了一樣繼續說道,“第三根支柱就是潛藏于九曲黃河里面的那些精怪妖物,其中就包括胡門主你所說的那個曾經讓禹王文命大驚失色、吞人入口刷去血肉吐出血尸的東西;

                    ? ? 而第四根支柱,才是藏于九曲之下、通往那道黃河鬼門路途之上的東西,包括怪蟻巨鼠、上古異獸等等......”

                    ? ? 楊楠將話頓了一頓繼而告訴我和燕采寧說,包括你胡家先祖胡鏡若以及遁影山人劉川等等,他們之所以隱忍百年而并沒有急于求成地冒然再去試圖打開黃河鬼門,就是因為他們應該已經知道了其中的一些秘密;

                    ? ? 他們應該是知道就算收回鎮河宗、就算拿下了神門宮,一樣不傷鬼門的根本,否則的話他們早就迫不及待地親自前去或者鼓勵胡門主你們前去打開黃河鬼門了。

                    ? ? “怪不得無論是法銳道長還是我胡家先祖,都勸我不要急于求成呢,原來有四支力量在暗中支撐著黃河鬼門!”聽楊楠講出了鬼門四柱的大致情況以后我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 ? “這也正是為什么你胡家先人胡鏡若、遁影山人劉川以及法銳道長、歸元道姑他們其實并沒有把鎮河宗甚至并沒有把神門宮當成主要對手的真正原因,”

                    ? ? 楊楠略有歉意地接著說道,“當然,上次法銳道長、歸元道姑和遁影山人他們三個之所以圍攻于我,只是為了救下胡門主而已;況且他們三個當時也并沒有盡全力痛下殺手的意思;

                    ? ? 甚至我懷疑他們很多人一直在暗中幫助你,極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早就已經窺得天機、預知神門宮終將助力于你們;

                    ? ? 哎,說起來楊楠也算是神門宮的罪人呀!看來還是神門宮的開山初祖法眼如炬、遠見萬載,她老人家早就料到大廈若傾獨木難支,故而為黃河鬼門立下了四根支撐柱子、四道藩籬屏障!”

                    ? ? “嫂子別這樣說,說不定將來打開黃河鬼門以后,嫂子雖然有負神門宮卻極有可能是造福天下億萬蒼生的大功臣呢......”我和燕采寧趕快勸慰楊楠不要悲觀自責。

                    ? ? “但愿如此吧,為了一道黃河鬼門,幾千年來確實是死了太多太多的人。”楊楠仰起臉來輕輕嘆息了一聲。

                    ? ? 接下來,我和燕采寧又問了楊楠一些有關其它三根鬼門支柱的情況,楊楠也是坦言不諱地說了出來。

                    ? ? “這樣吧,你們不妨在此先等幾天,我這就去神堂灣瞧瞧情況。如果小銳安然無恙的話,等我們回來再從長計議;如果她們不識好歹敢動小銳一根汗毛,我也就不再回來了。”

                    ? ? 楊楠說到這里居然還沖我們兩個笑了笑,“住在這里這么長時間,真有有勞胡門主和采寧你們費心招待,嫂子我衷心祝愿你們兩個早結伉儷、愛河永沐!”

                    ? ? “謝謝嫂子,要不,我們和嫂子一塊去吧!”我從楊楠眸子里面看出了濃濃的決絕與殺氣,明白她那句“我也就不再回來了”的意思--如果小銳若是受到了任何傷害,楊楠肯定要與那個絕色妖姬以死相拼的!

                    ? ? 燕采寧與我一樣也表示愿意與楊楠一塊前往神堂灣,但楊楠卻是婉言謝絕了。

                    ? ? 楊楠說她和珠兒玉兒她們三個先去神堂灣瞧瞧情況,如果小銳安無無恙的話,她們還會再回此寨從長計議的。

                    ? ? 既然楊楠執意如此,我和燕采寧也就不好繼續多說,只能趕快讓人支些錢來以供她們三個路上食宿所需。

                    ? ? 當天下午,楊楠就帶著珠兒玉兒一塊離開了大寨前往位于湖南省的神堂灣去了。

                    ? ? 我和燕采寧帶領眾人將她們三個送出寨外揮手作別,心里面默默祝愿她們順利找到八哥余銳,然后盡早安然歸來......

                    ? ? 楊楠她們三個前往神堂灣的第二天早上,燕采寧突然接到了家里的電話,說是她姥姥明天六十大壽,想要幾家親戚一塊聚聚。

                    ? ? 聽燕采寧如此一說,我立即征求燕采寧的意思,要不要我陪她一塊回去。

                    ? ? 燕采寧卻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說,我們兩個雖然感情不錯但現在一沒有訂婚二沒有領證的,在幾家親戚面前不宜太過張揚,所以我就不用去了。

                    ? ? “那行,我開車送你到你家附近我再回來,不讓你爸媽和你姨她們看到就好。”我知道燕采寧一向淡然低調而且容易害羞,所以我立即如此回答說。

                    ? ? 燕采寧這才嫣然一笑很是開心地點了點頭......

                    ? ? 帶上禮物開車將燕采寧送到距離她家大約百十米左右的距離時,燕采寧說是在這兒下車就好。

                    ? ? 恭敬不如從命、呵護不如順從,我自然是立即剎車停下。

                    ? ? “謝謝你呀,回到寨里千萬別亂去,等楊楠她們幾個回來再說,我也可能要在家里住上幾天。”

                    ? ? 接過禮品以后見四下并無他人,燕采寧主動輕輕吻了我一下這才輕輕一扭小蠻腰翩然而去。

                    ? ? 看著燕采寧那曼妙窈窕的倩影漸漸遠去,我這才很是有些不舍地掉轉車頭打道回府......

                    ? ? 在距離大寨不過十多里的時候我突然感到右眼皮兒再次霍霍地跳了起來,心里面也多少有些惶惶不安。

                    ? ? “不好!要是按八嫂楊楠的說法,前天被我逼得揮掌自盡的那個胖和尚應該就是神堂灣的人;雖然那個老禿驢是被我胡彥青逼死的但他卻是死在了藥仙崖,神堂灣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 ? 靈機一動想到這里,我只怕南宮妙晴萬一有個什么閃失,于是我急忙驅車到了那片原始森林的邊緣,然后下車凌空而起迅速朝藥仙崖趕了過去。

                    ? ? 果然正像我所推測的那樣,在離藥仙崖老遠我就聽到了南宮妙晴那個清脆冰冷的嬌叱聲以及她那種獨門月牙彎刀破空的啾啾聲。

                    ? ? 我明白那個性子極為倔犟的南宮妙晴一旦動手除非對方敗逃認輸否則她肯定會以命相拼的,所以我心中一緊忙提氣再次加快了速度......


                    第0329章 妙晴別誤會

                    ? ? 到了原始森林的邊緣,我果然發現薄帶輕紗、冷面仙子的南宮妙晴與一個紅衣女子廝殺得正為激烈。

                    ? ? 11;

                    ? ? 如果不是我服了那枚千年內丹以后目力極佳的話,我只能看到一紅一白兩道影子上下翻飛、時分時合,以及兵刃相接迸出的火星子四下散射。

                    ? ? 但是現在的我完全可以看得清白衣勝雪的南宮妙晴與一個一身紅衣的女子正在以命相拼。

                    ? ? 南宮妙晴一邊手持長劍與對方拼殺一邊不時祭出數枚冷月彎刀挾風帶電一般旋轉著襲向那個紅衣女子。

                    ? ? 看了看那兩道神出鬼沒的寒芒光點兒。別說南宮妙晴麾下的那兩個侍衛小丫頭只是遠遠觀戰不敢近前,就連我胡彥青也是不敢冒然過去出手相助。

                    ? ? 因為如果我萬一被那兩道寒芒光點所傷到的話,勢必會讓南宮妙晴分心落敗。

                    ? ? 好在看上去南宮妙晴目前絲毫沒有落敗的跡相,我覺得目前最為緊急、最為重要是讓她們兩個先住手分開才為好。

                    ? ? 畢竟那個紅衣女子的身后可是實力尚未可知的絕色妖姬。就算妙晴能夠勝得過她也會留有隱患的。

                    ? ? 我非常理智地意識到要想真正地幫助南宮妙晴,最好的辦法是我胡彥青把那個老禿驢慘死的責任完全給扛起來,而不是我現在上前助拳打退甚至打死那個紅衣女子--如果那樣的話反而是在替南宮妙晴招災惹禍。

                    ? ? 畢竟那個胖和尚老禿驢確確實實是被我打敗、最后自裁而死的。

                    ? ? 可是我若是開口叫停住手,萬一南宮妙晴聽到是我胡彥青的聲音率先停手則是會有危險的--兩人激烈相斗的時候哪個先分心、哪個先要撤的話。極有可能會被對方趁機置于險境。

                    ? ? “必須叫那個紅衣飛賊先停手退下對妙晴來說才是最好的!”刀劍無眼、情況緊急,根本來不及多作考慮,我略一思忖立即沖著她們兩個信口雌黃地大喝一聲,“神堂灣絕色妖姬她親老公在此,還不速速住手退下!”

                    ? ? 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這信口開河地大叫一聲,那個紅衣女子竟然真的倏地倒飛了出去不再與南宮妙晴進行纏斗廝殺--怪不得那個胖和尚寧愿自盡也不敢招供呢,看來絕色妖姬一向馭下甚嚴。

                    ? ? 而南宮妙晴應該是聽出來是我胡彥青的聲音吧,所以她也并沒有去進行追趕。

                    ? ? 見她們兩個剎那間停手分開,我立即凌空而起從樹林中掠飛到了位于她們兩個中間的空地上。

                    ? ? 綰起三千青絲、清麗出塵的南宮妙晴見我現身到此,竟然頗有羞意地掩口一笑,兩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瞬間就變成了一對兒可愛迷人的小月牙兒。

                    ? ? “這個?”見南宮妙晴以及她麾下的那兩個小丫頭都是瞧著我露出了笑意,我這才恍然大悟--剛才只顧急著要那個紅衣女子率先住手呢,我急切之下好像說的是什么“絕色妖姬的親老公在此”!

                    ? ? 那個妖姬長得到底如何我并不知道,但是剛才我信口雌黃地說是人家的老公并且還是“親老公”,可能確實有些欠妥。

                    ? ? 因為老公哪里還有什么親的、不親的之分?隱隱好像在說那個妖姬還有一手老公、二手老公的話外之嫌。

                    ? ? 與此同時,那個紅衣女子已經悄然落地,就站在距我大約五六丈遠的地方死死地盯著我。

                    ? ? 我自然也是趕快瞧向了對方。

                    ? ? 不過在我凝神仔細一瞧之下,我心里面立馬就緊張了起來--那個紅衣女子的身上竟然連一個魂魄的光點兒也沒有!

                    ? ? 靈機一動我便明白了過來:上次那個身有九個光點兒的胖和尚老禿驢都慘死在了神門宮的外面,那個妖姬既然沒有親自前來肯定會派出修為道行更為深厚的高手過來!

                    ? ? 只是我萬萬沒有料到對方居然會派出道行高深到可以隱去魂魄之光、讓人看不出她修為道行究竟如何的高手出來。

                    ? ? 雖然我不知道這個可以與楊楠一樣隱去魂魄之光的紅衣女子究竟是不是楊楠的對手,但是有一點兒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至少不是珠兒玉兒她們能夠對付得了的!

                    ? ? “可是為什么妙晴她與這等高手廝殺了許久竟然沒有露出敗跡呢?”閃念至此,我急忙迅速回頭看了一下旁邊的南宮妙晴。

                    ? ? 僅僅是一瞥而已,我心里面剎那間是又驚又喜--妙晴竟然也達到了那個紅衣女子的修為道行!

                    ? ? 怪不得她們兩個人盡力拼殺那么久卻是難分高下呢!

                    ? ? 心里面十分驚喜欣慰的同時我也深感好奇不解:妙晴的修為道行此番突飛猛進,肯定是因為她服下了負嶺的那枚內丹;但是我胡彥青服用的內丹可是癩頭黿大王負山的,雖然我也有一鳴驚人卻也并沒有達到這種程度啊!

                    ? ? 不過我轉念一想瞬間也就明白了--負嶺與負山它們兩個的內丹雖然頗有差異,但我與南宮妙晴原本的基礎更是天壤之別......

                    ? ? 就在這時,那個紅衣女子盯著我打量了一會兒終于開了口:“信口雌黃的大膽狂徒,你是什么人?”

                    ? ? “什么人?”我當然不能再說自己是那個什么妖姬的親老公,于是我只好如實回答說,“我是男人!”

                    ? ? “本姑娘問的是豎子狂徒你姓甚名誰、是何門派!”紅衣女子皺了皺眉頭喝問道。

                    ? ? “噢,原來你想要知道我的姓名和門派啊,那你為什么不早點兒說呢!”我這才一本正經地回答道,“本人姓胡名彥青,祖籍豫西三門峽!”

                    ? ? “胡彥青?”紅衣女子明顯應該是聽說過我的名字,于是稍稍一怔立即斥責道,“守好你的古巫門就是了,膽敢在這兒信口雌黃莫非是活膩了不成?”

                    ? ? “你這說的是什么話嘛,嗯?媳婦還沒娶呢我怎么可能會活膩!”我不以為然地正色澄清說,“剛才我只是想要讓你們兩個住手罷了,并不代表實質含義!這個,相信你是知道的!”

                    ? ? “姓胡的你確定要插手本姑娘的事么?”紅衣女子揚了揚眉毛威脅我說。

                    ? ? “什么叫插手啊,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你本來應該就是找我胡彥青的,”

                    ? ? 我立即將所有的責任全部給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你這次前來是不是因為那個胖和尚老禿驢的事兒啊?實不相瞞,那個老禿驢敗在了我的手下后來是他自己揮掌自盡的;這與神門宮沒有任何干系,你是找錯......”

                    ? ? 不等我把話說完,南宮妙晴立即插嘴說道:“神門宮的事不用你胡彥青背黑鍋,那個和尚來我神門宮挑釁兩次,本宮主豈能容他!”

                    ? ? 見南宮妙晴為了幫我脫責居然用上了“黑鍋”兩個字,我立即一本正經地對那個紅衣女子說:“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胡彥青是個男人,是男人自然是一人做事一人當的;

                    ? ? 你不妨仔細想想,如果不是我胡彥青動手打敗了那個胖和尚的話,我怎么可能會說出這個事兒?還有就是,那個和尚光頭肥碩、巨口厚唇,兩只眼睛雖然很大卻是白多黑少......”

                    ? ? 見我非常準確地說出了那個光頭和尚的體貌特征,紅衣女子不由得有些愕然犯怔。

                    ? ? 而我則是趁她犯愣的機會急忙以類似心電感應的方式告訴南宮妙晴:“妙晴你聽我說切切不可壞了我的大計!楊楠已經去了湖南神堂灣,是楊楠要我用這種方式跟她一塊匯合的,你千萬別再說那個和尚與你神門宮有關了!我與楊楠要共同對付那個妖姬呢......”

                    ? ? 見我這樣說,南宮妙晴也是不由得有些迷惑地瞧向了我。

                    ? ? “妙晴你別誤會你仔細想想啊,如果不是那樣的話,我怎么可能會知道那個絕色妖姬怎么可能會知道她們就住在神堂灣的下面,這個紅衣女子怎么可能會聽到我胡亂叫喊一聲就會立即住手退下......”

                    ? ? 我只怕南宮妙晴不肯相信我的話,于是我將楊楠跟我所說的有關神堂灣的情況一古腦地用類似心電感應的方式告訴了南宮妙晴。

                    ? ? 這一下,南宮妙晴雖然仍舊有些將信將疑,卻也沒有再繼續開口替我攬下責任了。

                    ? ? 就在這個時候,紅衣女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再次開了口:“你是說,魯小釋當真是你胡彥青逼殺的?”

                    ? ? “是,也不是!”我抬起頭來一本正經地回答說,“說是,是因為那個老禿驢確確實實是我胡彥青打敗了他、他才揮掌自殺的;

                    ? ? 說不是,是因為我胡彥青在這一片兒正打獵游玩呢,那個老禿驢率先出言不遜,不但不像出家人那樣自稱‘貧僧’或者是‘老衲’反而一口一個‘佛爺’,而且還說是要一巴掌拍死我......”

                    ? ? 我理直氣壯、有真有假地質問紅衣姑娘,說是如果你碰到那種佛門敗類而且他還要一巴掌拍死你,你忍住忍不住?

                    ? ? 正當我以為我說出了那個胖和尚的口頭禪不由得紅衣姑娘不相信的時候,那個紅衣姑娘接下來一句話反而說得我立馬是火冒三丈......


                    第0330章 一只繡花鞋(為電表廠家龍浩兄臺冠名加更)

                    ? ? 紅衣女子很是輕蔑地瞄了我一眼揶揄道:“憑著一張嘴巴哄哄騙騙的小子可能會抵得住魯小釋的一根手指頭嗎,你最多不過是當時在現場看到了而已!”

                    ? ? “這個?什么叫憑著一張嘴巴哄哄騙騙啊!”

                    ? ? 紅衣女子的話說得我心里面立馬就火冒三丈,我很想立即問問她,你胡爺我是哄你上過床還是騙你色了?諷刺胡爺哄哄騙騙總得拿出證來據吧你!

                    ? ? 不過考慮到對方瞧上去好像一個未婚姑娘的模樣。

                    ? ? ? ?而且我與她只不過是立場不同、觀念不同,換句話說相當于各為其主而已,作為男子漢大丈夫的,我胡彥青還真犯不著與一個女人一般見識、一個胸量。

                    ? ? 于是我干脆順著她的話說道。“其實憑著一張嘴巴混江湖、闖天下也是不錯滴嘛,當年蘇秦道友憑著一張嘴巴還能手執六國相印呢!這說明姑娘你頭發很長、見識很短吶!”

                    ? ? 聽我這樣一說,紅衣女子就更加不相信那個胖和尚曾經敗在我的手下了。

                    ? ? 不過,紅衣女子轉而開始嚇唬我說。姓胡的你這小子真是不知深淺利害,須知道有時候吹牛撒謊是會要你小命的--如果你再敢說魯小釋是你逼殺的話,本姑娘可就要帶你回去交由我家郡主發落了!

                    ? ? “郡主?不是妖姬嗎?”我怔了一下感到很是迷惑不解。

                    ? ? “放肆!”紅衣姑娘大聲斥責道。

                    ? ? “哦,我明白了,內外稱呼有別而已,”我點了點頭繼而一本正經地說道,“那個老禿驢確確實實是敗在了我的手下最后他揮掌自盡的,這個是事實;

                    ? ? 但是錯不在我,憑什么要我去見你家什么郡主啊?為什么不讓你家郡主過來見我,讓我問她一個馭下不嚴、教之無方的罪責?”

                    ? ? “你?”紅衣姑娘抬手指了指我、估計是想要出手教訓于我吧,于是轉而說道,“好一個伶牙利齒的大膽狂徒!你若能在本姑娘手下走上幾個回合,我就相信魯小釋是被你逼殺的,與神門宮沒有任何干系,你可敢么?”

                    ? ? 不等我開口回答,南宮妙晴立即向前幾步,再次將責任從我身上盡數卸去。

                    ? ? 我明白妙晴擔心我不是這個紅衣姑娘的對手會吃大虧甚至會丟性命,但是我更明白那個曾經害我前世的什么絕色妖姬更不好惹,我胡彥青絕對不能讓剛剛接任神門宮宮主的南宮妙晴這么早就要對陣那個妖姬。

                    ? ? 所以我一邊再次以心電感應的方式告訴南宮妙晴,說這一切全是楊楠之計讓妙晴切切不可打擾,而且我胡彥青應該不會敗于這個紅衣姑娘,一邊摸了摸下巴對那個紅衣姑娘說道:“看來姑娘你應該是三九天出生的,喜歡動手動腳啊,那行,胡爺我就陪你走幾招試試!”

                    ? ? “好!你還算有些膽氣!”紅衣姑娘立即點了點頭然后作了個“請賜教”的動作。

                    ? ? “妙晴你們在旁邊看著我是如何教育她的就好!”我沖著南宮妙晴安慰了一下,轉而對紅衣姑娘說,“那個啥,我這人不喜歡動刀動槍的,而且也沒有帶著兵器,你是想要以劍對我空手嗎?”

                    ? ? “本姑娘不會欺你沒有兵器的!”紅衣姑娘咬了下嘴唇當真將手里面的長劍放到了地上。

                    ? ? “那就好!”見對方放下了手里面的長劍,我心里面這才算是徹底踏實了--因為我相信那個能夠弄出龍卷風的癩頭黿大王的修為道行絕對不會低于這個紅衣女子,我胡彥青就算不是她的對手也應該不會差到那里去。

                    ? ? 不過,服用那枚千年內丹以后我胡彥青曾加的只是目力、體力和速度而已,對于刀劍兵器基本還是老樣子--十竅通了九竅。

                    ? ? 所以我當然有些忌憚紅衣女子手里的長劍。

                    ? ? 如今看到她主動放下了長劍,我立馬是心中大定、信心倍增,相信就算我勝不了她也不會敗得太慘,更不會因為不懂刀劍而萬一丟了小命。

                    ? ? “我是男人,讓你先出招兒吧。”

                    ? ? 我表面上把姿態放得很高,但實際上卻是極為小心謹慎,已經暗暗將丹田之內的混元真氣散于全身,而且集中注意力盯著對方的手腳--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對陣修為道行高深到可以讓我看不出魂魄之光的高人。

                    ? ? “承讓!”紅衣姑娘倒是并不客氣,朝我略一拱手立即凌空而來右掌前推。

                    ? ? 我運足氣力斗膽揮掌相迎的同時極為小心地提防著她的左掌與兩腳。

                    ? ? 或許是紅衣女子想要先試探一下我的功力究竟如何吧,她并沒有虛晃一招也并沒有飛腳踢踹,而是當真右掌一直平推而來。

                    ? ? 兩掌剛一相接,我與紅衣女子都是瞬間向后飛了出去。

                    ? ? 我感到一股大力激得周圍的空氣似乎都有些波動,整個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后飛退了近兩丈左右才算勉強站穩了腳步。

                    ? ? 而紅衣女子顯然要比我實戰經驗豐富得多,她向后一個漂亮的后空翻就輕輕盈盈地站在了地上。

                    ? ? 不過,我發現對方向后也退有大約兩丈的距離。

                    ? ? 這個發現讓我心里面更加踏實--看來我在速度力量方面并不怎么遜色于這個紅衣女子!拋開刀劍不用以后,僅靠拳腳功夫我并不懼她!

                    ? ? 而紅衣女子似乎相當意外,我發現她的眸子里面明顯流露出驚愕之色。

                    ? ? “有來有往是為禮,接招!”信心再次得到增強以后,我大喝一聲率先凌空撲了過去。

                    ? ? 這一次,紅衣姑娘顯然放棄了試探與大意,并且再次加快了拳腳的速度與力道。

                    ? ? 遇到空前之強的對手,我也是激出了最大的潛力,兩人拳腳相接之后基本是棋鼓相當、難分高下。

                    ? ? 紅衣姑娘的攻防招勢比我強得太多太多,實戰經驗更是讓我望塵莫及。

                    ? ? 但是我極佳的目力卻正好彌補了我的短處,紅衣姑娘的誘敵虛招基本瞞不過我的眼睛、我根本不會中其詭計。

                    ? ? 不但如此,十多個回合以后,紅衣姑娘的招式略略一動我就能發現她的拳腳軌跡與真正意圖,從而提前閃避化解甚至是以攻為守逼她收手相攔。

                    ? ? 我們兩個的速度都是極快極快,故而眨眼前就已經交手了幾十個回合。

                    ? ? 估計紅衣姑娘見戰我不下故而很是惱火吧,只聽她嬌叱一聲速度與力道再次提升,而且頻頻擊向了我的咽喉等要害之處。

                    ? ? “握草,這能行啊!居然想要胡爺的命......”我心里面一驚深感騎虎難下不敢冒然而退,所以只能硬著頭皮也趕快再次加大了力道與速度。

                    ? ? 可惜的我實戰經驗與攻防技巧與她相比實在是差得太多太多了,又斗了一會兒我漸漸落了下風。

                    ? ? 或許是見我已露敗相隨時都有可能丟命吧,南宮妙晴突然凌空而起襲向了紅衣姑娘。

                    ? ? “妙晴你快退下不干你的事兒你別管!”我急忙厲聲叫阻道。

                    ? ? 聽到我聲色俱厲的叫喊以后,南宮妙晴陡然拔高了身體錯開了我們兩個,然后再次落到了附近只是觀戰。

                    ? ? 為了避免南宮妙晴再次想要出手幫助,我急切之下只好再次逼出了丹田之處的絲絲真氣。

                    ? ? 不過,我很快就發現了紅衣姑娘的一個軟肋,那就是只要我攻向她的胸部,無論如何她都會收手格擋或者是閃身回避的。

                    ? ? 雖然這很流氓但是為了保命,我只能硬著頭皮再次加快速度朝紅衣女子的胸部攻去--當然,攻其胸部只是佯攻而已,實招則是想要逼退她讓她認輸或者逃遁。

                    ? ? 紅衣姑娘羞怒之下很快就破了我的這個伎倆,她轉而利用巧妙的腿法干脆讓我近身不得。

                    ? ? 這個紅衣姑娘的身高與燕采寧差不多,一雙長腿更是快而凌厲,形勢再次急轉而下。

                    ? ? 對方一不肯停二不認輸,我胡彥青作為男人自然也不愿意低頭。

                    ? ? 況且我并沒有她與南宮妙晴的那種豐富的經驗,我根本不敢主動撤退。

                    ? ? 好在萬事萬物都是有利有弊的,紅衣女子那雙長腿逼得我頻頻后退的同時我只好倚仗我那超凡的視力,冒險伸手去抓,想要抓住她的腳脖子把她扔飛出去。

                    ? ? 瞧準時機迅速出手,我果然手中一軟就抓了個正著。

                    ? ? 可惜的是由于對方收腿太快,我抓到手里的居然是一只小腳兒。

                    ? ? 紅衣姑娘大驚之下另一只腳迅速踢來試圖解圍的同時向后一仰一個后空翻就順利脫身然后墜地。

                    ? ? 而我手里面則是握著一只軟軟的鞋子--迅速低頭一看,是一只黑底紅緞面兒、繡有綠葉粉花、很是小巧好看的繡花鞋!

                    ? ? “無恥之徒!”落地后的紅衣女子沖著我罵了一聲連附近她那把長劍也不要了,很是羞怒地扭身凌空就跑。

                    ? ? 冰冰她們兩個小丫頭立即拍著巴掌叫好喝彩,南宮妙晴也是美眸明亮、一臉的喜悅之色。

                    ? ? “不好!”我卻是大叫一聲心知不妙--據說古代那些女子人家要是搶她個發簪首飾什么的都有可能賴上對方,至于小腳鞋子什么的更是碰不得。

                    ? ? 看了下手里面的那只黑底紅緞面兒、繡有綠葉粉花、很是小巧好看的繡花鞋,我條件反射一般迅速撿起紅衣姑娘丟下的那把長劍,然以最快的速度凌空追去......



                    沒看夠?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小狄給你好看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