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把婆婆当成妈?呵呵,这样你可就输了

                    楼主:夜来听歌 时间:2018-12-06 20:25:56














                    “敢把背叛和抛弃解释得如此冠冕堂皇,您的胆识才令人‘佩服’,”苏夏被气笑了,说话也不再客气,“难怪您的儿子一直到现在都?#24618;皇?#20844;司副董,做不到如此别致的‘出卖’,也只能任副董了!”

                    人常常拿出欣赏,和精心打理。

                    楼漠白伸手进去,把这卷画轴拿了出来,轻轻的放在掌心,楼漠白的心跳忽然有些快,她似乎能够看见这个身体的前主人每天都会默默的坐在这里,打开这个暗格,也像她一样的小心翼翼拿出卷轴,也像她一样就这么放在掌心上,静静观摩。

                    打开么,该打开么?楼漠白轻声的问自己,手指轻轻的摩挲画轴的表面,那条金色的丝线很细很细,捆绑的很是别致,这也就证明,这个身子的原主人打开画轴的?#38382;?#23525;寥可数,她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摩挲,画轴的表面有着明显的痕迹。

                    楼漠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指轻轻的扯住那纤细的丝线,缓缓的拉开,画轴顷刻间失去了丝线的束缚,如流水?#35805;?#30340;铺展开来,“哗?#20445;?#22914;一道明亮的瀑?#36857;?#34987;彻底打开的画轴尽数展现在楼漠白的眼前,而她,久?#30431;?#19981;出话来。


                    换屏风

                    这是一个年龄只有8、9岁的男孩儿,画轴上的他五官灵动,那双明媚的眼里是纯真无暇的光芒,一身青色的衣衫罩在他略显单薄的身体上,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人,笑的很耀眼也带着些许的羞涩。

                    在男孩儿的周围,是漫天的竹林,男孩儿的青色衣衫似乎也融入了竹林之中,仿若是竹林间的精灵。

                    楼漠白屏住呼吸,这画轴中的男孩儿看上去是有多么眼熟,这张还很稚嫩的脸庞现在已经成长的有些妩媚了,就在方才,她还见过他,她只不过说了几句话,却?#30431;?#38590;过的落泪。楼漠白的视线扫到了画轴的下方,看到了两个飘逸的字体:小竹。

                    小竹,楼漠白轻喃着这个名字,把画轴小心的卷好,重新?#30431;看?#32465;住,放回到暗格里,把暗格推好,?#25351;?#21040;最初的样子,楼漠白一下子靠在宽大的椅?#25104;希?#21482;觉得头疼阵阵。

                    抬眼就是满竹的屏风,想着方才的画卷,楼漠白伸出手,头疼的扶住自己的额头,她就算再怎么迟钝在看到这些东西之后,也丝毫不会怀疑这身子原主人的感情。

                    在众多个男人中,她最在意的,放在心上的一定是竹侧君了。

                    无奈的叹口气,想到竹侧君的话,再想到那个男侍的话,还有这个书房里的一切,楼漠白静静的想着,青梅竹马,想必她?#26377;?#23601;?#19981;?#31481;侧君,?#19981;?#20102;很久很久,真的是?#19981;?#21040;要强抢的地步么?不惜一切,甚至毁坏了和竹侧君?#26377;?#30340;感情?

                    不,?#30343;?#36825;样。楼漠白皱起了眉头,轻轻的摇头,她就算?#30343;?#36825;样静静的坐着,都能够感觉到这间书房内充满了一?#21482;?#24518;的味道,是的,回忆。想必身子原主人来书房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回忆吧。

                    如此珍视一个男人,楼漠白不相信身子原主人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掠夺对方的感情,她到底因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者说已经逼不得已这样做?

                    脑袋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疼痛,楼漠?#23376;?#20123;烦躁的甩了甩,她想这么多做什么,她?#30343;?#19968;个莫名其妙穿越到这里的人,再莫名其妙的进入了这个身子,虽然不知道原主人究竟是怎么没的,但是她也没有义务来继承她的情?#23567;?/p>

                    她?#19981;?#31481;侧君是她的事情,和自己?#32622;?#26377;半点关系,现在那个竹侧君恨她恨的要死,自己也没必要摊这趟浑水。想到稍早竹侧君那愤恨的眼神,楼漠白就为身子原主人感到不值,当初求女皇赐婚是有着怎样的决绝,她一定是抱定了被怨恨的心态吧,而那个满心怨恨的竹侧君,?#27492;?#27627;不知道这个身子原主人为他做了什么,也或许是根本就不想懂。

                    楼漠白撇撇嘴,她可不想揽这个大麻烦在身上,身子原主人不惜?#30333;?#24471;罪太女的危险非要把竹侧君放在自己的羽翼下,她可没必要这么做,那个竹侧君?#28909;?#19968;心想着太女,她就干脆成人之美好了。

                    想到这里,楼漠白慢悠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视线看着面前的这个屏风,?#28909;?#33258;己已经成为了这个身子的新主人,那么一切都要按着她的规矩来。

                    漫步走出书房,门外看守的两个女兵立刻请安,楼漠白点点头,步下台阶的时候,轻飘飘的说道。

                    “找人把里面的屏风换掉,?#23601;蹕不?#23665;水画,记住了。”

                    两个女兵?#25104;?#30340;神情只能用难以置信来形容,她们张大嘴?#30171;?#21574;的看着楼漠白缓缓从面前经过,过了好半响,才回答了一个是,看着楼漠白渐渐远去的身影,两个女兵面面相觑。

                    “王爷这是怎么了……先是潜离所有的侍君,这次又是换掉屏风,那屏风?#30343;?#29579;爷最为珍惜的东西么,这……到底是换还是不换?”

                    另一个女兵想了很久,眉?#26041;?#30385;,她们可摸不准王爷的性子,不过她对这屏风甚是珍爱,当初也是花费了很多心思?#25243;?#25104;的,现在?#27492;?#35201;换掉……

                    “?#28909;?#29579;爷开口,我们照做就是,不过这个屏风也要好好保存。”

                    另一个女兵也暗自点头,她们做下人的又怎么可能揣摩的透主子的心?#36857;?#21482;求她们的王爷别再做这种奇怪的决定了。


                    意外发现

                    逍遥王府的下人们在这一天都忙坏了,从楼漠白下了那道命令之后,所有人都在不停的忙进忙出,反倒是我们的正主儿楼漠白闲的不知道该去哪里。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拖拖拉拉,全部六十个男人终于一个?#30343;?#30340;都送了出去,这也让王府的管家终于松了口气,下人们也都拂去了额头上的汗水,终于,忙完了。

                    管家目送最后一个侍君被送出去之后,让下人们把大门关上,拿来账本细细的看上一遍,为上面划去的大?#26159;?#36130;感到微微心疼,还好逍遥王府的俸禄多的要命,而且府里的宝贝还是很多,随便拿上一两件就是很上台面的东西,这也让管家省去了很多麻?#24120;?#24403;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之后,管家却再一次有些焦头烂额起来,这逍遥王爷不知道又去哪儿了。

                    在所有人都忙完之后,管家的又一个命令,王爷去哪儿了,都给?#20063;亮?#30524;睛去找!一声令下,所有人再?#35753;?#27963;了起来,硕大的逍遥王府找个人的确不容易,而且这么多的亭亭院院,如果靠管家一个人找,指不定找个三天三夜也?#20063;?#21040;人。

                    在王府内所有下人都?#20142;?#30524;睛找楼漠白的时候,在王府一棵参天茂盛的大树之上,交叉的树干上悠闲的躺着一个人,正是管家苦寻不到的人,楼漠白。

                    楼漠白从书房出来之后,左晃?#19968;?#19981;知道该去哪里,就这么悠闲的踱步到了这颗大树之上,看到参天茂密的树叶有些向往,如果自己也能上去躺?#22799;?#20040;一会儿该有多好。

                    想到上官绝那神出鬼没的轻功,楼漠?#23376;?#20123;?#26469;?#27442;动,这身子贵为王爷,再怎?#27492;?#20063;是皇室之女,如果连丁点武功都不会,岂?#30343;?#22826;肉脚了?

                    其实楼漠白想多了,在楼王朝皇女?#26377;?#26159;被判定?#25163;?#30340;,有武将的?#25163;式?#20250;走习武这条路线,如若没有,那么就是?#36865;?#20043;路,楼王朝有三个皇女,太女和二皇女都没有习武的天分,而三皇女楼漠白,还真别说确是习武的料子,但是女皇不想?#30431;?#36208;武将之路,硬生生的把她习武这条路断了下来,不过轻功却是让师?#21040;?#20250;了她,?#26247;?#22914;若真有危险,逃命的本事还是要有的。

                    楼漠白不清楚这身子究?#22815;?#19981;会武,就抱着试试的心态,想着电视里面那些飞檐走壁的大侠,不都有一句话么,气沉丹田!楼漠白虽然不太明白这怎么个气沉法,但是有样学样,只觉得身体内部有一股气流聚集在了腹部之中,脚下一阵轻盈之感,一个跺脚,楼漠白只觉得身子一飘,就这么弹了起来,双手抓住了树干,就这么踩在了树杈之上。

                    “会轻功?恩恩,不错不错。”满意的点点头,楼漠?#23376;?#38386;的躺靠在树杈中间,上面有着密实的树荫遮盖,阳光根本晒不到她,就这么悠哉的躺着,楼漠白脑子里面却想着别的事情,这轻功哪天一定要钻研钻研,她可不想就这么困在这个王府里面,?#25243;?#25103;里所说的江湖,那些刀光剑影,好不容易亲自来一回,不去体验一番,未免太可惜了。

                    就这么躺着,享受着阵阵阴凉也是惬意,当夜色终于一点一点的降下来时,楼漠白听到了大树之下传来的几道声音。

                    “王爷呢?#23458;?#29239;究竟去哪儿了?”

                    “我这找了几乎半个王府了,你们那呢?”

                    “不行,根本?#20063;?#30528;人,王爷是?#30343;?#20986;去了?”

                    “王爷出去门卫会不知道么?#23458;?#29239;呦,您到底在哪,管家找您都快急疯了。”

                    楼漠白挑挑?#36857;?#22352;起了身子,微微抖了抖身上的落叶,双脚轻轻一点,就从浓密的树叶中翩然落地,而背对着她谈话的几个下人一点都没有发现,她落地的声音太轻了。

                    “管家找?#23601;?#26377;事?”

                    说话的几个人都是浑身一个激灵,齐刷刷的回头看,就见他们寻了半天的王爷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这、这怎么连个声儿都没有啊!

                    “奴、奴才参见、王、王爷!”几个人说话没一个不结巴,?#26247;?#19968;个大活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身后,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实在是够吓人的。

                    “起来吧,去告诉管?#36965;?#36807;来这里见?#23601;酢!?#27004;漠白做到了大树旁边的一个石?#25163;?#19978;,亮黑如玉的眸子散发着点点光芒,一个下人立刻匆匆离去,不一会儿,管?#34915;?#22836;大汗的跑了过来。

                    “王爷,老奴可算是找着您了。”管?#20063;?#25830;额头的汗水,看到楼漠白的眼神有些激动,楼漠白微微皱了皱?#36857;?#36523;子未动。

                    “找?#23601;?#20160;么事?”

                    管?#30097;?#24494;平复了一下呼吸,这王爷平时最?#19981;?#21574;的地方就是书房,一呆就是一整天,原以为今天也能在书房见着王爷,可没想到人没了!找了老半天,这个小祖宗竟然跑到这儿来了。

                    “王爷吩咐的事情老奴已经办妥,还有?#30343;拢?#20070;房的守卫说王爷稍早过去提到要换掉屏风,这事……”

                    楼漠白?#25104;?#31070;色未动,“恩,?#23601;?#35828;要换掉,就交给管家去办了。”

                    管家那张保养不错丝毫不见皱纹的?#24120;?#27492;刻却皱起了很多纹路,她狐疑的看了看楼漠白,然后点点头,心里直打鼓,这小祖宗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一件怪事接着一件,莫?#30343;?#30149;了?

                    “还有,把王府的地形图拿来。”

                    管?#20063;?#30097;有他,立刻遣人去拿了地形?#36857;?#19981;一会儿就有人恭敬的送了上来,楼漠白接在手里,就着王府内亮起的朦?#23454;?#20809;,把地形图扫了一遍。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所有人都应声答是,匆匆退下,楼漠白坐在那里,仔细的看着手里的地形?#36857;?#30475;过地形图才知道这个逍遥王府真是不小,出色的记忆力只需几眼,王府的地形图就记在了脑海里,楼漠白?#25484;?#20102;地形?#36857;成?#24102;着一丝微笑,脚步迈开,?#20219;?#30340;朝?#30333;?#21435;。


                    暗红突袭

                    左拐、?#22812;鍘?#30452;走,穿过了几个门洞和长廊,楼漠白目视前方的往前一路前进,没有丝毫犹豫,脚步很快,不一会儿,她就走到了一处宅?#21621;?#38754;,看着面前这个四方屋檐挺翘,布?#21482;?#20029;的房屋,她的房间到了。

                    ?#23433;?#35265;王爷。”踏入宅院,里面恭候已久的男?#22530;?#37117;俯身问安,楼漠白微微扫了一眼,不禁有些咂舌,这逍遥王爷难不成真是个?#24052;?#32654;色之人,这些男侍一个个都是有着上好之姿啊!

                    微微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起来了,踏步走到了屋门前,刚要推手进去,就看到了自己身后尾随着两个男侍,一脸羞答答的样子,楼漠白不禁面色一冷。

                    “你们做什么?”

                    两个男侍都低着头,细若蚊声的回答,“奴才服侍王爷就寝。”

                    服侍就寝?楼漠白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她倒是忘了,这身子可是个王爷,被服侍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让这些男人……

                    “下去,?#23601;?#33258;己来。”推门进去,然后反手一关,把两个面面相觑的男侍关在了外边,楼漠白静静的看着屋子里面,一张深红色的原木桌子,几把椅子?#33267;?#20004;旁,墙上挂着一副古朴的?#21482;?#39047;显几?#20540;自蹋?#27004;漠白往右走进,?#27599;?#20102;珍珠?#20445;?#30475;到了里面的内?#25671;?/p>


                    ?

                    世上少有天生的恶婆婆,也少有天生的凶媳?#23613;V皇?#20004;个人因为身份上的牵扯,会不知不觉多了许多正当或不正当的要求,而这些要求都在“情同母女”这四个字的解释下变得合情合理……所以我们失望、沮丧、暴怒。

                    ?可我们忘记了,婆婆没生养过儿?#20445;?#20799;媳也?#24418;?#23389;敬婆婆。人海茫茫里骤然被命运拉拢到一起的两个女人,磨合起来并不见得比一对恋人容易多少啊。所谓的情同母女其实?#30343;?#19968;句点到为止的客气话,你若当了真,往后多的是失落、沮丧甚至怒气冲天。

                    一?#20223;?#24930;地走吧,各自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无需用力过?#20572;?#20063;不要敷衍了事。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一?#35859;?#24247;?#24049;?#30340;关系,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聪明的?#23194;?/span>,请降低你的期望值,正确看待这位从天而降的妈妈。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