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把婆婆當成媽?呵呵,這樣你可就輸了

                    樓主:夜來聽歌 時間:2018-12-06 20:25:56














                    “敢把背叛和拋棄解釋得如此冠冕堂皇,您的膽識才令人‘佩服’,”蘇夏被氣笑了,說話也不再客氣,“難怪您的兒子一直到現在都還只是公司副董,做不到如此別致的‘出賣’,也只能任副董了!”

                    人常常拿出欣賞,和精心打理。

                    樓漠白伸手進去,把這卷畫軸拿了出來,輕輕的放在掌心,樓漠白的心跳忽然有些快,她似乎能夠看見這個身體的前主人每天都會默默的坐在這里,打開這個暗格,也像她一樣的小心翼翼拿出卷軸,也像她一樣就這么放在掌心上,靜靜觀摩。

                    打開么,該打開么?樓漠白輕聲的問自己,手指輕輕的摩挲畫軸的表面,那條金色的絲線很細很細,捆綁的很是別致,這也就證明,這個身子的原主人打開畫軸的次數寥寥可數,她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摩挲,畫軸的表面有著明顯的痕跡。

                    樓漠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手指輕輕的扯住那纖細的絲線,緩緩的拉開,畫軸頃刻間失去了絲線的束縛,如流水一般的鋪展開來,“嘩”,如一道明亮的瀑布,被徹底打開的畫軸盡數展現在樓漠白的眼前,而她,久久說不出話來。


                    換屏風

                    這是一個年齡只有8、9歲的男孩兒,畫軸上的他五官靈動,那雙明媚的眼里是純真無暇的光芒,一身青色的衣衫罩在他略顯單薄的身體上,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人,笑的很耀眼也帶著些許的羞澀。

                    在男孩兒的周圍,是漫天的竹林,男孩兒的青色衣衫似乎也融入了竹林之中,仿若是竹林間的精靈。

                    樓漠白屏住呼吸,這畫軸中的男孩兒看上去是有多么眼熟,這張還很稚嫩的臉龐現在已經成長的有些嫵媚了,就在方才,她還見過他,她只不過說了幾句話,卻讓他難過的落淚。樓漠白的視線掃到了畫軸的下方,看到了兩個飄逸的字體:小竹。

                    小竹,樓漠白輕喃著這個名字,把畫軸小心的卷好,重新用絲帶綁住,放回到暗格里,把暗格推好,恢復到最初的樣子,樓漠白一下子靠在寬大的椅背上,只覺得頭疼陣陣。

                    抬眼就是滿竹的屏風,想著方才的畫卷,樓漠白伸出手,頭疼的扶住自己的額頭,她就算再怎么遲鈍在看到這些東西之后,也絲毫不會懷疑這身子原主人的感情。

                    在眾多個男人中,她最在意的,放在心上的一定是竹側君了。

                    無奈的嘆口氣,想到竹側君的話,再想到那個男侍的話,還有這個書房里的一切,樓漠白靜靜的想著,青梅竹馬,想必她從小就喜歡竹側君,喜歡了很久很久,真的是喜歡到要強搶的地步么?不惜一切,甚至毀壞了和竹側君從小的感情?

                    不,不是這樣。樓漠白皺起了眉頭,輕輕的搖頭,她就算只是這樣靜靜的坐著,都能夠感覺到這間書房內充滿了一種回憶的味道,是的,回憶。想必身子原主人來書房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回憶吧。

                    如此珍視一個男人,樓漠白不相信身子原主人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掠奪對方的感情,她到底因為什么會這么做,或者說已經逼不得已這樣做?

                    腦袋傳來了一陣輕微的疼痛,樓漠白有些煩躁的甩了甩,她想這么多做什么,她只是一個莫名其妙穿越到這里的人,再莫名其妙的進入了這個身子,雖然不知道原主人究竟是怎么沒的,但是她也沒有義務來繼承她的情感。

                    她喜歡竹側君是她的事情,和自己又沒有半點關系,現在那個竹側君恨她恨的要死,自己也沒必要攤這趟渾水。想到稍早竹側君那憤恨的眼神,樓漠白就為身子原主人感到不值,當初求女皇賜婚是有著怎樣的決絕,她一定是抱定了被怨恨的心態吧,而那個滿心怨恨的竹側君,卻絲毫不知道這個身子原主人為他做了什么,也或許是根本就不想懂。

                    樓漠白撇撇嘴,她可不想攬這個大麻煩在身上,身子原主人不惜冒著得罪太女的危險非要把竹側君放在自己的羽翼下,她可沒必要這么做,那個竹側君既然一心想著太女,她就干脆成人之美好了。

                    想到這里,樓漠白慢悠悠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視線看著面前的這個屏風,既然自己已經成為了這個身子的新主人,那么一切都要按著她的規矩來。

                    漫步走出書房,門外看守的兩個女兵立刻請安,樓漠白點點頭,步下臺階的時候,輕飄飄的說道。

                    “找人把里面的屏風換掉,本王喜歡山水畫,記住了。”

                    兩個女兵臉上的神情只能用難以置信來形容,她們張大嘴巴呆呆的看著樓漠白緩緩從面前經過,過了好半響,才回答了一個是,看著樓漠白漸漸遠去的身影,兩個女兵面面相覷。

                    “王爺這是怎么了……先是潛離所有的侍君,這次又是換掉屏風,那屏風不是王爺最為珍惜的東西么,這……到底是換還是不換?”

                    另一個女兵想了很久,眉頭緊皺,她們可摸不準王爺的性子,不過她對這屏風甚是珍愛,當初也是花費了很多心思才做成的,現在卻說要換掉……

                    “既然王爺開口,我們照做就是,不過這個屏風也要好好保存。”

                    另一個女兵也暗自點頭,她們做下人的又怎么可能揣摩的透主子的心思,只求她們的王爺別再做這種奇怪的決定了。


                    意外發現

                    逍遙王府的下人們在這一天都忙壞了,從樓漠白下了那道命令之后,所有人都在不停的忙進忙出,反倒是我們的正主兒樓漠白閑的不知道該去哪里。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拖拖拉拉,全部六十個男人終于一個不剩的都送了出去,這也讓王府的管家終于松了口氣,下人們也都拂去了額頭上的汗水,終于,忙完了。

                    管家目送最后一個侍君被送出去之后,讓下人們把大門關上,拿來賬本細細的看上一遍,為上面劃去的大筆錢財感到微微心疼,還好逍遙王府的俸祿多的要命,而且府里的寶貝還是很多,隨便拿上一兩件就是很上臺面的東西,這也讓管家省去了很多麻煩,當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之后,管家卻再一次有些焦頭爛額起來,這逍遙王爺不知道又去哪兒了。

                    在所有人都忙完之后,管家的又一個命令,王爺去哪兒了,都給我擦亮眼睛去找!一聲令下,所有人再度忙活了起來,碩大的逍遙王府找個人的確不容易,而且這么多的亭亭院院,如果靠管家一個人找,指不定找個三天三夜也找不到人。

                    在王府內所有下人都擦亮眼睛找樓漠白的時候,在王府一棵參天茂盛的大樹之上,交叉的樹干上悠閑的躺著一個人,正是管家苦尋不到的人,樓漠白。

                    樓漠白從書房出來之后,左晃右晃不知道該去哪里,就這么悠閑的踱步到了這顆大樹之上,看到參天茂密的樹葉有些向往,如果自己也能上去躺上那么一會兒該有多好。

                    想到上官絕那神出鬼沒的輕功,樓漠白有些蠢蠢欲動,這身子貴為王爺,再怎么說也是皇室之女,如果連丁點武功都不會,豈不是太肉腳了?

                    其實樓漠白想多了,在樓王朝皇女從小是被判定資質的,有武將的資質將會走習武這條路線,如若沒有,那么就是仕途之路,樓王朝有三個皇女,太女和二皇女都沒有習武的天分,而三皇女樓漠白,還真別說確是習武的料子,但是女皇不想讓她走武將之路,硬生生的把她習武這條路斷了下來,不過輕功卻是讓師傅教會了她,畢竟如若真有危險,逃命的本事還是要有的。

                    樓漠白不清楚這身子究竟會不會武,就抱著試試的心態,想著電視里面那些飛檐走壁的大俠,不都有一句話么,氣沉丹田!樓漠白雖然不太明白這怎么個氣沉法,但是有樣學樣,只覺得身體內部有一股氣流聚集在了腹部之中,腳下一陣輕盈之感,一個跺腳,樓漠白只覺得身子一飄,就這么彈了起來,雙手抓住了樹干,就這么踩在了樹杈之上。

                    “會輕功?恩恩,不錯不錯。”滿意的點點頭,樓漠白悠閑的躺靠在樹杈中間,上面有著密實的樹蔭遮蓋,陽光根本曬不到她,就這么悠哉的躺著,樓漠白腦子里面卻想著別的事情,這輕功哪天一定要鉆研鉆研,她可不想就這么困在這個王府里面,古裝戲里所說的江湖,那些刀光劍影,好不容易親自來一回,不去體驗一番,未免太可惜了。

                    就這么躺著,享受著陣陣陰涼也是愜意,當夜色終于一點一點的降下來時,樓漠白聽到了大樹之下傳來的幾道聲音。

                    “王爺呢?王爺究竟去哪兒了?”

                    “我這找了幾乎半個王府了,你們那呢?”

                    “不行,根本找不著人,王爺是不是出去了?”

                    “王爺出去門衛會不知道么?王爺呦,您到底在哪,管家找您都快急瘋了。”

                    樓漠白挑挑眉,坐起了身子,微微抖了抖身上的落葉,雙腳輕輕一點,就從濃密的樹葉中翩然落地,而背對著她談話的幾個下人一點都沒有發現,她落地的聲音太輕了。

                    “管家找本王有事?”

                    說話的幾個人都是渾身一個激靈,齊刷刷的回頭看,就見他們尋了半天的王爺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身后,這、這怎么連個聲兒都沒有啊!

                    “奴、奴才參見、王、王爺!”幾個人說話沒一個不結巴,畢竟一個大活人就這么突然出現在身后,而且一點聲音都沒有,實在是夠嚇人的。

                    “起來吧,去告訴管家,過來這里見本王。”樓漠白做到了大樹旁邊的一個石凳之上,亮黑如玉的眸子散發著點點光芒,一個下人立刻匆匆離去,不一會兒,管家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

                    “王爺,老奴可算是找著您了。”管家擦擦額頭的汗水,看到樓漠白的眼神有些激動,樓漠白微微皺了皺眉,身子未動。

                    “找本王什么事?”

                    管家稍微平復了一下呼吸,這王爺平時最喜歡呆的地方就是書房,一呆就是一整天,原以為今天也能在書房見著王爺,可沒想到人沒了!找了老半天,這個小祖宗竟然跑到這兒來了。

                    “王爺吩咐的事情老奴已經辦妥,還有一事,書房的守衛說王爺稍早過去提到要換掉屏風,這事……”

                    樓漠白臉上神色未動,“恩,本王說要換掉,就交給管家去辦了。”

                    管家那張保養不錯絲毫不見皺紋的臉,此刻卻皺起了很多紋路,她狐疑的看了看樓漠白,然后點點頭,心里直打鼓,這小祖宗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一件怪事接著一件,莫不是病了?

                    “還有,把王府的地形圖拿來。”

                    管家不疑有他,立刻遣人去拿了地形圖,不一會兒就有人恭敬的送了上來,樓漠白接在手里,就著王府內亮起的朦朧燈光,把地形圖掃了一遍。

                    “行了,你們都下去吧。”

                    所有人都應聲答是,匆匆退下,樓漠白坐在那里,仔細的看著手里的地形圖,看過地形圖才知道這個逍遙王府真是不小,出色的記憶力只需幾眼,王府的地形圖就記在了腦海里,樓漠白收起了地形圖,臉上帶著一絲微笑,腳步邁開,穩穩的朝前走去。


                    暗紅突襲

                    左拐、右拐、直走,穿過了幾個門洞和長廊,樓漠白目視前方的往前一路前進,沒有絲毫猶豫,腳步很快,不一會兒,她就走到了一處宅院前面,看著面前這個四方屋檐挺翹,布局華麗的房屋,她的房間到了。

                    “參見王爺。”踏入宅院,里面恭候已久的男侍們都俯身問安,樓漠白微微掃了一眼,不禁有些咂舌,這逍遙王爺難不成真是個貪圖美色之人,這些男侍一個個都是有著上好之姿啊!

                    微微點頭示意他們可以起來了,踏步走到了屋門前,剛要推手進去,就看到了自己身后尾隨著兩個男侍,一臉羞答答的樣子,樓漠白不禁面色一冷。

                    “你們做什么?”

                    兩個男侍都低著頭,細若蚊聲的回答,“奴才服侍王爺就寢。”

                    服侍就寢?樓漠白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她倒是忘了,這身子可是個王爺,被服侍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讓這些男人……

                    “下去,本王自己來。”推門進去,然后反手一關,把兩個面面相覷的男侍關在了外邊,樓漠白靜靜的看著屋子里面,一張深紅色的原木桌子,幾把椅子分立兩旁,墻上掛著一副古樸的字畫,頗顯幾分底蘊,樓漠白往右走進,撩開了珍珠簾,看到了里面的內室。


                    ?

                    世上少有天生的惡婆婆,也少有天生的兇媳婦。只是兩個人因為身份上的牽扯,會不知不覺多了許多正當或不正當的要求,而這些要求都在“情同母女”這四個字的解釋下變得合情合理……所以我們失望、沮喪、暴怒。

                    ?可我們忘記了,婆婆沒生養過兒媳,兒媳也尚未孝敬婆婆。人海茫茫里驟然被命運拉攏到一起的兩個女人,磨合起來并不見得比一對戀人容易多少啊。所謂的情同母女其實只是一句點到為止的客氣話,你若當了真,往后多的是失落、沮喪甚至怒氣沖天。

                    一路慢慢地走吧,各自扮演好各自的角色,無需用力過猛,也不要敷衍了事。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一段健康良好的關系,講究的是循序漸進水到渠成。聰明的姑娘,請降低你的期望值,正確看待這位從天而降的媽媽。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