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小團·長征|千里云月,萬里風雪

                    樓主:濱醫青年 時間:2018-10-20 20:03:12



                    黑云壓境,大地貧瘠。畫角聲震徹群山,子午線鋒利如刀刃,劈開陰陽。

                    長征路橫亙中華,永恒得就像哪怕千年之后,依舊就那么一群人,僅憑一顆堅韌的心臟,就敢對抗一天一地的風雨交織。

                    直到中華萬眾的慶呼語驚四座,沖破耳膜,掀翻軍帳,震碎九重塔尖檐牙的六獸,又自凌霄的高度落下,攪碎銀河的水,灑作滿天星,灑作塵,灑作星海下駭人的烽火。


                      荒野外的戰曲,是對大地深處亡靈的悼念。山河之書寫至此刻,只剩下了連天的炮火和典籍中的戲言。在湯湯黃河長江里翻翻騰騰,絮絮叨叨,繼而循循清晰,成為勇士們嘹亮的長嘯:“你們的暴行逼得我啊,逼得我身負萬死,也要追回這盛世太平!”

                      兩萬五千里,漫漫英雄路,一步步都是中華搏命的喘息。鋪開一地烈烈輝煌,榮耀而凄愴。百姓為紅軍捧了半碗青稞面,紅軍為祖國捧回夏日的太陽。馬背上的小紅軍到死瞞病為陳賡省了命,陳賡為蕓蕓眾生以命搏回安寧。金色的魚鉤釣起了三個人的命途,三人并三人撐起了一國的天地。


                    ?

                      風雪嚴寒,衣單夜長。熱血盡涼,只剩這一腔還發燙。金沙江不曾聽聞一句焦灼怨懟。他們沉默也好大笑也罷,不曾有淚,不曾有憾。體能與智慧齊用,不敢松懈一分。執判筆寫的是靈魂,寫敵人,也寫自己。瀘定橋深知那群堅定身影的固執。他們披星戴月,狼狽不堪,卻似備了萬種驕傲,一身戎裝。步步走來,從未遲疑。終是以血肉之軀將這天下護在身后。

                      億萬生命,一卷蒼茫,繪在新歷圖騰旁。那座豐碑守護在歷史的雪夜深處,你回去,還能觸碰到它冰身的刺骨寒氣,沉默的像神祇的謎語。七根火柴燃亮的是錚錚國魂,雖微不消,至此不滅,照得這中華大地當真亮堂。羅盛教冰窟舍命救少年,救的是舍己奉獻,無私助人。賀子珍冒彈護傷員,護的是團結關懷,大愛無疆。


                    ?

                      饑餓、疾病、血戰、死亡,沒有什么能阻擋他們前進的腳步。步履緩慢,終是在路上。明天會來,冰雪可融,等不到,還有后來人。萬里之行,泱泱大國,終有人接手這炙熱的旗幟,揮舞出一片大好河山。這些英雄在彌漫的硝煙中辨清方向,前仆后繼,一筆一劃,帶領著史書向勝利走去。義無反顧。


                    這不是死路,這是歸途。

                    長征

                    無數人離鄉跟隨,身死他鄉,是為了整個國的回歸。這是我們的國家,這是我們的愛人。你身后站著的是中華國尊,你身前扛著的是民族生存。所以走下去。因為有著必須守護的信念和無路可退的界限,所以堅強。

                    即使知道和平昌盛遙不可及,還是決意前往嗎?打算用自己的凡體肉胎,阻擋敵軍橫掃之勢嗎?歷史不說話,可用心的人,你聽。

                    你聽,女紅軍于泥潭的高歌。草地吞沒了一個又一個韶華風姿,吞沒不了戰斗的歌聲。你聽,黎林肅令嚴詞:“我們不是石達開,我們是共產黨和毛主席領導的工農紅軍!在我們面前,沒有戰勝不了的敵人,沒有突不破的天險!”字句鏗鏘,蓋過了大渡河朝夕未斷的嘶吼。你聽,雪山茫茫,四面回響:“吾身為利刃,守我好河山。寒光生積雪,曙色動危旌。壯志付冰河,歲月托鐵騎。但守浮云開,萬里盛世平。”念念不忘。



                    紅軍的隊伍里不論性別老少,英雄從未設定過界限。國之將傾,每一顆滾燙的心都是擊潰冰山的最后保障。巾幗不讓須眉,素手執筆化紅妝,低眉凝目定山河。好男兒志在四方,灑墨得天地朝夕,刀起分成王敗寇。一人孤寒難耐,百人便可共渡孤暮晨夕。

                    亂世成詩。悲壯是赴死不負國,繾綣是軍民兩相融。紅軍的軍紀是鐵,踢不得破不得,卻生生暖熱百姓的心窩。究竟能拿什么去抵命?到底還能怎么不辜負這些戰士的一腔熱血?唯有信任。不能僭越的生死邊界,可以融合的是心靈體溫。唯有在他們需要時掏心掏肺,這恩才得報,這將傾的民族才有重圓的希冀。




                      生不一定偉大,死要光榮。英雄遲暮,信念不老。長征不是那條荊棘路,長征是紅軍的紅。是鮮血和生命的獻祭,是信仰和信任的捧侍,是從不言棄的堅持和歌詠,是苦難,是沒有退路的前程,亦是不會退縮的執著,是藏匿于心底的后世清凈夢、溫柔鄉。如今大地花開柔軟,曾經一抔黃土都沉重。那份責任太重,又因為舉國百姓的揭竿,各自分得,同圓國夢。

                      舊時風雨泛黃在民國史冊,今日國夢招展在時代中央。吾輩當慎終追遠,絕地必搏擊,柳暗自花明。春宵有路終須別,金榜無名誓不歸。國已定,民已安,沒有鮮血的和平里,我們的長征是中華的百年昌盛、萬年福祉。國之于吾輩,是肩上與生俱來的責任;長征之于吾輩,是學海無涯中堅信可渡的信念,是為國貢獻時堅定不移的信仰,亦是民族團結與友愛的大情懷。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在長征路上被前輩展現的淋漓盡致。若沒有人民同手相攜、性命相托的殷情,怎會有如今盛世。一人之力終是敵不過千軍萬馬,互信互通,以心抵心,才能并肩共圓中國夢。

                    猶記張思德嘗百草以身鑒毒,小護士為救戰士錯過兄長的治療,這種不顧小我拯救大眾的精神,無私且偉大。他和她不止是一個人戰斗,他們知道,紅軍知道,為了這場輾轉之戰的勝利,為了這個國家的和平,為了民族的存亡,犧牲幾百個幾千個幾萬個人,都是值得的。這種代價里,也絕對包括邈邈紅潮中的自己。抱著這種隨時為國犧牲的信念,以馬革裹尸為榮耀的紅軍,用肉掌步槍和大刀,把這場戰爭的最后決定權從萬鈞炮彈中硬生生奪了回來。


                      家國不寧,每一句訣別都是情話。人死無感,親者卻錐心。我想起《風聲》里最后的自白:“我親愛的人,我對你們如此無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際,我輩只能奮不顧身,挽救于萬一。我的肉體即將隕滅,靈魂卻將與你們同在。敵人不會了解,老鬼老槍不是個人,而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

                      是的,他們不會明白。長征在當時與后來,都不曾以傳奇的形式被提起。這種信念,不是故事,是存于血脈中不會消逝的胸懷與韌性。長征不僅僅是一輩人的生死之戰,更是中國國旗上永恒的血色。鐵性不滅,國魂永存,熱血猶溫。


                      吾輩是承上啟下之人,亦是傳教之師。深悟長征精神,才能為國鞠躬盡瘁。身在和平不能全力學習,這是糟蹋先輩的心血。體驗昌盛不能護國前行,這是辜負英烈的期望。國終是中華兒女立身根本,國在家在,國昌人昌。從前種種已不是未歷生死的你我能體會的,可居安思危,情懷可通。我們能做的,即傾心力,行大道,維和平,推夢展。團結一致,全力奔赴嶄新的太平盛世。

                      千萬里路風與雪,我們慢慢說。用一生去說,用所有的力氣去說,在斜陽余暉庭院深深里說,在春去秋來萬國來朝時說。沒有國破家亡,沒有紅塵如晦。這是你走向世界的國,這是你流落終歸的根。這是你我的長征,能走多遠都沒關系,要走下去,走到色彩的褪去,走到能走的最遠盡頭。這是宿命。這是你我能得的最高勛章。

                      中國夢里細細碎碎的東西,拼拼湊湊,不過是中華崛起。崛起之路道阻且長,中華兒女寧付韶華,換國旗升起時同五星齊閃的靡麗朝陽。中華兒女心中有夢,手里有分寸,眼底有光。堅持的終是最后底線,拼搏的不過是為子女者應做之事。國為母,盡心力爭不過百年孝道。唯有一輩輩傳承國魂精神,代代交接,方得中華大地萬世太平。


                    三軍策馬揚鞭,

                    向著盛世絕塵而去。

                    身后的血色不消,

                    喜悲哀怒皆成定局。

                    你我面前的路還長,長得很。



                    供稿:葡萄酒學院

                    小編:張智偉

                    審核:苑崇鑫

                    責任編輯:石亞雯

                    濱州醫學院青年媒體中心制作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