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简析北宋王韶经略熙河的方针(三)

                    楼主:度史新编 时间:2019-01-16 06:35:05

                    简析北宋王韶经略熙河的方针


                    三、熙河开边的意义


                    (一)

                    熙河?#26041;?#31435;后的战略意义和战略实践


                    ? ? ?必须承认的是北宋常年和西夏作战失利有很多原因,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夏人举国来,我常以一路当之,所以不抗”且“且陕西诸?#26041;?#19982;夏国对?#24120;?#33503;一处有隙,夏国来窥,则来窥处即是紧切要人处。”也就是北宋西北地区未能形成一套策应反应机制,边疆协同作战能力低下。这很大原因在于熙河路这个关键位置早期位于河湟民族手中,无法建立协同作战体系,所以在熙河?#26041;?#31435;后,协同作战体系逐步完善,逐步形成对西夏右厢的包围攻势,西夏在战略上已经处于逐渐劣势的状态。


                    1、战略意义——与泾原路、秦凤路相互策应

                    (1)、和泾原路策应

                    ? ? ?熙宁六年在河州收复之前,宋廷即“诏泾原路经略司简发镇戎、德顺军第一等弓箭手五千、并景思立所管第六将下正兵一千,准备策应熙河路”以及任命景思立、苗授“专管辖泾原正兵、弓箭手,策应熙河、泾原路?#34180;?#21487;见策应力度之大,且熙河开边的兵力补助很大程度上来自泾原路。

                    ? ? ?熙宁八年“诏泾原路七驻泊就粮上?#36335;?#27491;兵、弓箭手、蕃兵约七万余人分为五将,别置熙河策应将副?#20445;?#37319;用将兵法实现军事体制上的两路协同作战。元丰二年泾原路由五将建为十一将时,仍然“诏于分定将内别定一将,策应熙河路。?#21271;?#30041;?#23435;?#27827;策应将。

                    ? ? ?此后在元丰伐夏战争中,熙河路给定的任务是“移牒泾原等路举横烽至熙州,俟得本州驰报,即部勒兵马,驾船械东下,接济诸道之师,并力荡除巢穴”即熙河路总兵东进趋泾原?#26041;?#24212;诸道之师进军兴灵。在绍圣、元符时经略会州与泾原路葫芦河川时期,泾原?#26041;?#31569;葫芦河川时,熙河策应从天都山方向向西夏进击,同时“如将来泾原举动,进筑天都、锹镬川、萧磨移隘等处,又须得与熙河两路声势相接,乃可互为肘臂,久远无虞。理宜更自熙河安西城东北青石峡口、青南讷心、东冷牟至会州以来,相度远近,修建城寨。仍自会州邵入打绳川建置堡寨,直截与?#22799;不?#30456;接,即与泾原通徼,互相照应近便,河南之地,夏贼无由更敢争占?#20445;?#20351;得西夏处于一度危险的境地。而且后面河湟政权被消灭的过程也是在熙河路的策应下完成的。

                    (2)、与秦凤路策应

                    ? ? ?熙河路向东至渭源可沿渭河谷地直达秦凤,所以熙河路具有和秦凤路策应的极优秀的条件。熙宁五年古渭寨建通远军前属秦州管?#28966;?#23450;,“别以正兵五千帖本处蕃兵弓箭手守古渭,更益都巡检军马及三干,据通渭,与?#20351;取?#21476;渭相望,若?#21363;?#32622;兵保护熟户,更相首尾,足以枝梧。”可以看出秦州?#20351;?#22478;与后来属于通远军的古渭寨和通渭寨三方协同策应,共同担负着秦州西部的防守重任。

                    ? ? ?熙宁六年王韶经营河州时留景思立率泾原路兵修河州,自己率熙河和秦风路所派策应强壮三千在外围应接。熙宁八年秦凤路施行将兵法,“诏分秦凤路正兵二万二百余人,?#25105;?#24339;箭手、寨户、蕃部二万四千余?#23435;?#22235;将。副都总管燕达为第一将,钤辖?#20302;?#21103;之;贾昌言为第二将,熙河路训练军马王振副之;兼准备策应。熙河仍令达提举。都监白玉为第三将,熙河路蕃汉都巡检李师中副之;都监刘昌祚为第四将,阶州驻泊都监皇甫旦副之。”秦凤路与熙河路相策应,主要是秦风路在兵力上对熙河路的开拓进行支持。元丰四年五路伐夏时期,派遣秦凤路四将前去策应代替熙河路,而秦凤路官?#21271;?#31034;反对,“本路止有五将,一将先差往?#20351;?#22478;防托。进牮朝旨,李宪熙河兵马分擘不足,更抽秦凤四将。臣本州及诸城堡寨亦当极边,乞留合存将兵。”所以神宗再次下诏,使秦凤路配合熙河,联立攻下攻克兰州,并且东进至天都山地区。熙河与泾原路分别建会州、西安州,实现了两路边面相接,变为腹里,北部有可以防御西夏的构建。


                    2、战略实践——策应伐夏与收复兰州

                    ? ? ?元丰四年西夏国主秉常与母后争国失败被囚,北宋边?#36158;?#35860;上疏要求朝廷趁乱讨伐西夏,宋廷决定由河东、廊延、环庆、泾原、熙河五路并进讨伐西夏。熙河路由李宪总领“熙河地形据贼上?#21361;?#27700;陆皆可进讨”固尽占形势之利,确定了秦凤路策应熙河,及与董毡合兵攻讨的方略,“攻击贼界新修邈川地内城寨。如贼兵赴救,即遵守近降指挥,鼓励将士合力奋击。若大兵不至,则相度机便,?#26102;?#19996;下,径趋巢穴,或北取甘、凉,出贼之?#24120;?#19982;诸道之师共力攻讨。”因地理位置特殊,熙河路有便宜行事之权,既可以总兵东下与诸路直趋兴灵,也可以从侧面出击攻取甘凉。然而在伐夏的过程熙河路作用颇大,元丰四年八月宋军与董毡合兵后,熙河路率先发难陷兰州西使新城,二十六日到达汝遮谷,九月二日即攻克了兰州,并“乞建兰州为帅府?#20445;?#21516;时筑堡防御。然而李宪方面军等其他军队的失败和熙州守将苗授?#31034;?#20986;古渭取定西,荡禹臧花麻诸族,降户二万,大败夏人。”的战绩形成了鲜明对?#21462;?/p>

                    ? ? ?元丰四年五路伐夏会师灵州虽然失败,但是熙河路军开拓兰州,将北宋的势力扩展到马衔山外;进军屈吴山、天都山,兵峰直抵葫芦河川,将北宋的势力重新送回会州,也算是五路伐夏的为数不多的战果。元丰六年(1083)初,夏人数十万围攻兰州,被守将李浩击退;元丰七年(1084)正月,西夏更是倾国而来,号称八十万,意在必取。宋神宗命陕西诸路牵制,兰州城池牢固,夏人不能克,粮尽而去。


                    (二)

                    对西夏右厢的牵制


                    ? ? ?熙河路与横山战略相配合从侧翼牵制西夏是熙河路最初设立的战略原因之一。熙宁时期的熙河开边一没入夏之边?#24120;?#20108;未吞并唃厮啰政权,所以西夏方面的注意力尚不集中于此。元丰四年五路伐夏,熙河路联?#38553;?#27617;取兰州,越马衔山?#21271;?#22825;都山一带。熙河路终于和西夏接壤。而天都山的最终失守让西夏失去了可以依靠的南部防御边?#24120;?#21516;时熙河路在兰会地区的经略让西夏极为难受。在此情况下,西夏一?#35748;?#19982;唃厮啰政权联合从侧面挟制熙河,而唃厮啰政权也有此意。不过在宋哲宗、徽宗时期的河湟战役中。宋军最终采取分道进兵的策略并防守河南、西夏边面,先后攻取了湟州、鄯州、廓州并消灭唃厮啰政权,使得“东北控夏国右厢甘、凉一带?#34180;?#21516;时期宋军也在横山地区积的开拓,于崇宁四年收复银州。这一系列军事行动西夏陷入宋军东西两线的夹击之中,不得不选择求和。

                    ? ? ?徽宗时期童贯掌陕西六路边事经略西北,于政和五年春兵分三路,“遣熙河经略刘法将步骑十五万出湟州,秦凤经略刘仲武将兵五万出会州,贯以中军驻兰州,为两路声援。”刘法出湟州在州北古骨龙城与西夏右厢军大战,斩首三千,胜利而归;刘仲武出会州,在清水河建城而还。但是在童贯合陕西四路之师攻取西?#24180;?#24213;河城失败的前提下,整场行动失败。

                    ? ? ?宣和元年童贯又“将秦、晋锐师深入河、陇,薄于萧关古骨龙”于两路出师攻击西夏。虽刘法遇伏而死,而刘仲武在萧关大败夏军,占领了永和、割踏二城,率师?#29992;?#27801;返回。此战役后,双方皆无力再战,各自求和。

                    ? ? ?熙河路的建立使得北宋西北防线构建完全,也给西夏灭亡河湟政权提供了跳板。后期兰州和会州的占领以及实现与泾原路的边面相接,使宋军势力?#28966;?#39532;衔山,而且西夏失去了南下进攻的根据地天都山,对西夏兴灵地区构成极大威胁。而河湟的开拓与兰会、泾原路共同构筑了一道严密的北部防线,又威胁着西夏右厢地区,且实现了与横山战区的相接,宋军两面出击获得了战争主动权,西夏再也无力和北宋对抗,唯有求和一路可走。


                    (三)

                    对北宋与河湟吐蕃关系的影响


                    ? ? ?熙河之役前,北宋对河湟吐蕃主要采取羁縻联合的策略,利用其牵制西夏,双方基本保持和?#25509;?#22909;的关系。唃厮啰政权分裂之后,河河、洮、岷州和武胜军一带陷入部落分散的?#32622;媯?#36825;是北宋为数不多能够打开和西夏对峙?#32622;?#30340;机会。

                    ? ? ?唃厮啰政权的衰落一方面无法牵制西夏,另一方面河湟地区诸多少数民族政权也变得散乱,这为北宋政权将势力范围渗入到河湟提供重要条件。王韶在《平戎策》曾言“诸?#26088;?#22833;,则唃氏君臣其敢复简慢而不归心于我耶??#20445;?#36890;过收复河湟民族政权来让唃厮啰政权归心而非吞并,一定程度上是发展相对友好关系的。

                    ? ? ?然而熙河开边的过程中,北宋先是和河湟民族政权进行了相对并不友好的对接。熙宁五年(1072),董毡与西夏和亲,指派青宜结鬼章经略洮西以应对熙河开边。自熙宁七年(1074)至熙宁十年(1077),青宜结鬼章和冷鸡朴勾结熙河地区的反叛蕃部,派兵骚扰、威胁熙河路的安全。熙宁七年(1074)二月于踏白城杀宋将景思立、王宁,同时鬼章联?#22799;?#24449;大举进攻洮、岷二州,让王韶处于短暂的危机之中。后经王韶的迅?#36164;侄尾?#24471;以解决。然而鬼章仍长期反?#36873;?#29081;宁九年(1076)正月,鬼章令河州首领结毡攻河州,不?#36758;?#27617;与其甥欺巴温同谋杀鬼章,鬼章走塔南城;二月,鬼章?#25163;?#20837;寇,在五?#34917;确?#30053;顺汉族账,蕃官蔺毡纳支等?#25163;?#36992;击,斩首四百七十余级;三月,鬼章寇五?#34917;齲?#34987;熙河路钤辖韩存宝等击败;十一月,鬼章攻岷州,被蕃官包顺击败,斩首二百六十余级

                    ? ? ?直到岷州种鄂在铁城大败鬼章,才解除了鬼章势力对岷州的威胁。随后李宪在六逋宗大败冷鸡朴,“获级、生降以万计,临阵斩冷鸡朴,董?#26412;澹?#22240;作旁行书谕之,遂遣使入?#34180;!?#23435;廷对董毡等厚加抚纳,下诏授董毡为都首领,鬼章为廓州刺史。北宋与青唐政权的关系才重归于好。其后董毡曾多次派遣使团朝宋,进贡马匹、宝石、象牙等物表达归附意愿。元丰四年(1081)宋朝五路大军进讨西夏,董毡出兵助攻,有效地牵制?#23435;?#22799;的部分兵力。元丰五年(1082),为酬董毡助讨之功,宋朝进封其为武威王,封其养?#24433;?#37324;骨为肃州团练使,封鬼章为?#25163;?#22242;练使,同时赐予大量的金银和绢帛。可见此?#21271;?#23435;和青唐政权的战略伙伴关?#23548;?#20026;牢固。反观元祐党人执政时期,熙河开边的作用被否定,加上吐蕃内部权力交接,青唐政权开始转向联合西夏。元祐二年(1087),董毡养?#24433;?#37324;骨密谋联夏攻宋。直至元符二年(1099),王瞻等攻取邈川、青唐和宗哥,因对当地百姓滥杀而被逐出。最终在崇宁、政和年间,王韶之子王厚复取湟、鄯、廓州,至宣和元年(1119),唃厮啰?#23454;?#30342;为宋郡县。

                    ? ? ?由上文可见,熙河开边对北宋和吐蕃政权的关系影响主要是从原先的不紧密到短暂对立,再到最后的心悦诚服,双方结成联盟关系,加强了在经济和军事方面的联系。反观哲宗之后,宋与吐蕃失和,在很大程度上是元祐党人对西北地区的错误经营政策所导致的。同时,王韶开边后使得熙河地区不再属于争议边界,将其正当归纳于中央政权?#25345;?#20043;下,确保?#23435;?#21271;疆域的安定,有利于国家的统一和以后多民族国家的巩固和发展,也使蕃汉百姓免遭长期割据状态下的战祸之苦。


                    (四)

                    余论


                    ? ? ?王韶的熙河开边,总的来说有助于北宋势力对河陇地区的开发,?#27604;?#20102;边境地区的贸易,促进了民族融合。同时也是王安石变法在西北方向的?#30001;?#21644;实验。但同时也给北宋政权带来负担和河湟地区的少数民族带来灾难。

                    ? ? ?第一,王韶主持的开拓熙河的工作,是北王安石变法行之有效的重要体现,是对保守派的一次有力的打击。经略熙河、招抚吐蕃各部族的成功,使宋朝对西夏形成了包围之势,从而实现了王韶所预想的使西夏“有腹背受敌之忧”的战略目标,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边疆各族人民,使其免受西夏?#25345;渭?#22242;的侵扰和掠夺。市易司的设置及其实践活动,更为?#36335;?#21019;造了新的经验,增添了新的内容,也为?#36335;?#30340;推行提供了现实基础。

                    ? ? ?第二,王韶经略熙河以前,河湟地区吐蕃诸部因为唃厮啰政权的衰落而四分五裂,互不相属,外受西夏威胁,内有部族争战,严重地影响着各族人民的生活和社会经济的发展。王韶招抚吐蕃各部族,使之归于北宋王朝的保护之下,减少了内耗和战争,而北宋政府设置的营田司、市易司和蕃汉学等经济文化机构,客观上推动了甘肃以及青海地区各民族融合和封建化,对于稳定当地秩序、推动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

                    ? ? ?第三,由于熙河之役的成功,被西夏的掠夺战争而阻断的丝绸之路,又变得畅通起来。《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79记载道?#39608;?#35791;秦凤、熙河路经略司与转运?#23601;?#35758;别打扑钱酌中数以闻,务令商旅通行。逐司言:秦凤路宜依?#36175;猓?#29081;河路商货已经秦凤路打扑钱,若本路再收,显见重叠。乞于秦凤路所收钱数?#21487;?#31435;为三分,内收二分打扑。如奏一,即足以?#24471;?#36825;种情况。这样,回鹘、大食等西域各国的商队、使团,又可以经由河湟而来往于中西之间,?#38052;?#21271;宋的经济,加强各民族的联系。

                    ? ? ?第四,熙河开边耗费巨大,给北宋的财政带来很大的负担?#39608;?#33258;开建熙河,岁费四百万缗,七年以来,财用出入稍可会,岁常费三百六十万缗。”而且熙河路为?#30053;?#22478;,大量财用多由朝廷供给,可谓是“惟仰陕西州郡及朝廷帑藏供给,故开熙河以来陕西民日困,朝廷财用益耗。”且河湟民族的叛服不定,在军事和财政等方面给北宋政府造成?#21496;?#22823;的困难。但熙河之役仍然是面对西夏最有效的开边措施。如?#38431;?#25152;言?#39608;?#24799;神宗?#23454;?#22859;神武之略,资天下富强之势,开置熙河数郡。当其经营之始,不无劳人?#24033;?#20043;患,积累于今二十余年,其郡邑既已雄盛,人民既已?#30343;?#27861;令既已整备,边势既已盛强,兵日益减,费日益省,?#28909;?#30410;贱,其规模之宏远可保万世之安矣。”

                    ? ? ?最后,战争给蕃部百姓带来了重大的损失。据宋神宗的批示,熙河一路自用兵以来,“诛斩万计,遗骸暴野,?#20301;?#26080;依?#34180;?#23500;弼也认为?#39608;?#24403;时杀戮人命,不可胜计,费?#29279;?#29992;,莫知纪极。”在王安石因王韶之战功领赏时,所报斩杀蕃族人数达1.9万。不仅如此,王韶还杀?#24403;?#22312;围河州时,蕃部开门请?#25285;?#35832;军?#28909;耄?#22812;杀降者二干余人,军前匿之不奏?#20445;?#20294;这也使“逐处蕃部各怀震怖?#20445;?#26377;利于巩固在边疆的?#25345;危?#20294;也使当职官吏借此“往往擅发蕃部,及?#22242;!?#39540;负载官物?#20445;?#23545;蕃部百姓造成?#24605;?#20854;严重的损害。


                    参考?#21335;?/span>

                    [1]崔红风(宁夏大学).北宋熙河路军事地理研究[D].宁夏大学,2016

                    [2]高路玄(青海民族大学).北宋熙河开边研究[D].青海民族大学,2013

                    [3]唐敏(山东大学).北宋熙河路历史地理研究[D].山东大学,2013

                    [4]朱飞(华中师范大学).王韶拓边与经营熙河初探[D].华中师范大学,2013

                    [5]崔红风(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28023;?北宋熙河路名变迁考[J].西夏研究,2016,(1):75-78

                    [6]王志斌,哈宝玉(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28023;?论熙河开边与西北蕃汉民族关系[J].西北民族论丛,2015,(2):117-130,366

                    [7]王晓燕(西北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39608; ?#29976;肃兰州).王韶经营熙河管窥[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第32卷(5):86-91

                    [8]刘明(华中科?#21363;?#23398;).北宋熙河之役研究[D].华中科?#21363;?#23398;,2008

                    [9]罗家祥,刘明(华中科?#21363;?#23398;历史研究所;华中科?#21363;?#23398;).宋神宗经略河湟与熙河之役[J].中国军事科学,2008,(4):143-147

                    [10]马慧贤(河南师范大学).王韶经营熙河策略评议[J].才智,2011,(29):156

                    [11]汪天?#24120;?#24191;西师范大学文化旅游学?#39608; ?#24191;西桂林).熙河开发与北宋国家统一述评[J].云南社会科学,2002,(3):76-80

                    [12]冯瑞,贺兴(兰州大学 历史系  历史系;定西教育学院甘肃 兰州;甘肃 定西;定西教育学?#28023;?王韶《平戎策》及其经略熙河[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第30卷(1):63-69

                    [13]姚兆余(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北宋神宗时期对熙河地区的开发[J].开发研究,1994,(6):59-61

                    [14]陈守忠.王安石变法与熙河之役[J].复印报刊资料(中国古代史),1980,(29):13-21

                    [15]霍升平,刘学军.论熙河之役[J].固原师专学报,1993,(3):43-47,1

                    [16]孙?#30410;??#26376;?#29579;韶出师熙河[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第18卷(1):62-67

                    [17]李丽(青海民族学院民族研究所).熙河之役原因初探[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1986,(4):67-71

                    [18]孙尔康.北宋王朝与西北吐蕃之关系——兼评“熙河之役”[J].甘肃民族研究,1982,(3):42-42

                    [19]汤开建.宋《岷州广?#29087;?#38498;碑?#38750;程?-兼谈熙河之役后北宋对吐蕃的政策[J].西藏研究,1987,(1):74-87

                    [20]霍升平,刘学军.论熙河之役[J].宁夏师范学院学报,1993,第14卷(3):43-47

                    [21]陈守忠.王安石变法与熙河之役[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80,(3):3-14

                    [22](宋)李焘著;(清)黄以周等辑补.续资治通鉴长编[M].1986

                    [23](宋)李焘撰.续资治通鉴长编第11册卷139-卷153[M].1985

                    [24]陈振著.宋史[M].2016

                    [25](清)陆心源撰;吴伯雄点校.浙江文丛宋史翼中[M].2016

                    [26]史仲文,胡晓林主编.中国全史军事卷[M].2011

                    [27]史仲文,胡晓林主编.中国全史经济卷[M].2011


                    ?
                    朋友 ?#35745;?/span>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华彩国际娱乐

                                                        高尔夫梭哈赌场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今天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快乐赛车大战破解版下载 苏州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期特码要买什么 重庆时时彩1950模式 1718法甲助攻榜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胆拖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奖金 福彩湖北30选5走势图 电子游戏厅网站 作弊麻将机揭秘 体彩贵州十一选五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