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女上司出差時為了節省經費,竟提出住一間房

                    樓主:陜癲俠搞笑視頻 時間:2018-10-06 03:34:06

                    第一章 將軍府丑女被羞辱拒婚


                    大云王朝,京都,周王大婚。

                    這日,玄武大街上熙攘喧鬧,蜂擁的百姓跟著從大將軍府抬出來的火紅花轎一路延伸到朱雀大街的周王府。

                    然而奇怪的是此時的周王府卻大門緊閉,沒有紅綢喜聯不說,就連平時守門的護衛,此刻也都消失的不知所蹤,寂靜的讓人懷疑走錯了地方。

                    “這周王成親不是皇帝陛下賜的婚嗎,這會兒關著門,算什么事?”

                    “這有什么難理解的,大云朝里愛美人而出名的周王,要娶的竟然是大將軍府里其丑無比的嫡女,而其丑貌的程度更是連周王府里隨意抓出的一個婢女都不如。你說,周王殿下會肯?”

                    堵在大街上圍觀的百姓們各自交頭接耳的八卦著這場婚禮最后會鬧出什么樣的笑話來,瞥見花轎終于落地,更是睜大眼睛的怕錯過好戲。

                    坐在花轎中的白玉珠可是將那些話聽的一清二楚,紅艷的嘴角扯出一絲譏笑,想來她能夠在京都里這么快就出名,繼室夫人李會兒母女怕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吧。不過,轎子停頓了好一會兒,她才察覺到氣氛不對。四周除了人群的嘈雜聲,沒有半點迎親的喜氣,鑼鼓喧鬧也不知在何時停了奏響。

                    “出了什么事?”她皺眉問道。

                    候在轎旁的喜娘卻是被眼前的亂子嚇得膛目結舌,不知該如何解釋。支吾了半天,也不見給一句準話。

                    白玉珠本就被身上那層層厚重的喜服壓得氣悶,耐心早就被磨損的幾近于無,察覺無人敢回應,頓時惱怒的拔高了聲調:“說!到底出了什么事?”

                    喜娘的眼皮一跳,緊拽著帕子,還沒想好怎么應對,站在轎子旁白玉珠的貼身丫鬟紫兒已經憤憤不平的出聲道:“小姐,王府大門緊閉,也沒人出來迎親!”

                    下一刻,就見大紅轎簾被很有力道的“唰”的打開,探出一個遮蓋著喜帕的腦袋。

                    眾人一下子震驚到了,全部面面相窺,新娘子竟然自己走出轎子了。

                    喜帕遮蓋了白玉珠的視線,她抬手就掀,也不管什么規矩不規矩,直接堂堂正正的仰著臉,瞥著眼前緊閉的大門,而那寬闊的匾額之上飛揚著“周王府”三個大字。準確無誤的表明,她此時沒來錯地方,可迎親的人呢?

                    這擺明了就是拒婚!

                    白玉珠臉上的怒容并未得到眾人的關注,反是右臉上那塊幾乎都要延伸到左臉的黑色胎記,讓所有人見到她真容的觀眾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真真是長的其丑無比啊。

                    “小姐,你不能出轎啊。”紫兒慌張想要將白玉珠拉回轎內,無果之后,她趕緊補救道:“小姐別慌,奴婢這就去敲門。”

                    “不許敲!”白玉珠喝止紫兒,然后走到大門口就這么站著無視背后人們的指指點點,她的淡然反而顯得似是與那些嘲笑她的人傲然作對。

                    她就這么站在眾目睽睽之下盯著大門,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來。她奉旨出嫁,可不是任由他們這些紈绔子弟來奚落的。她倒要看看這周王府的大門能不能真有那強悍的力度來將她拒之門外。

                    “來人,給我砸!”


                    第二章 丑新娘怒砸周王府


                    話音才落,就見紫兒捏著帕子,驚愣在一旁。圍在花轎后的隊伍,浩浩蕩蕩的人群,更是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命令,就連看著熱鬧的人群也都噤若寒蟬,看著白玉珠的身影,比之初見的驚訝,更是多了一層難以言喻的猶如見鬼一般的驚恐。

                    “怎么,我還命令不動你們嗎?”白玉珠的聲音更加的冷凝,“周王府抗旨不遵,可陛下金口玉言,我們將軍府一向忠心耿耿,如何能落了陛下的顏面!”

                    轎夫們面面相覷,而尾隨在后的將軍府仆役們,皆因白玉珠的話而有所動搖,掃了周王府的顏面固然可怕,可抗旨不遵的罪名更是讓人擔當不起。最后迫在白玉珠那猶如鬼面的危險眼神下,戰戰兢兢地移步到了大門前。

                    林林總總的十多號人,分開站在了大門兩邊,白玉珠含著冷笑,蓮步輕移的踏上了臺階,站在府檐下,微微瞇著眼眸,狠狠的從齒縫里吐出了一個字:“砸!”

                    仆役得了命令,開始用身體撞擊大門。拖拖拉拉的半晌,在白玉珠一言“都沒吃飽飯嗎”的冷語中,皆清醒過來他們的身份位置,這才不遺余力的干活。

                    周王府內。

                    “王爺,這怎么辦,送親的隊伍人多勢眾,怕是王府的大門也頂不住這么砸門的。”

                    周王府的管家李達小心的詢問。本來他們是做好了隨便白玉珠怎么哭怎么鬧都不會開門的,讓她在圍觀的百姓面前出盡洋相。但是,顯然他們都想錯了,花轎到門口半個時辰了,這白玉珠不僅不哭不鬧,反而還擺了王爺一道,砸門虧她想得出來。

                    弄出了這般大的動靜,只怕要不了多久,連宮里圣旨都要跟著一起鬧到跟前,到時,遭罪的就是王爺了。

                    “一個丑八怪,還想讓本王娶她!”風聽云陰沉著臉,冷語中都能聽出咬牙切齒的意味來,“也不拿鏡子照照,她還以為她是她妹妹,還想嫁到周王府,休想!”

                    “但再這樣耗下去宮里怕是就要來人了。”李達惴惴不安的心里,幾乎都要隨著府門外那一聲聲巨響而跳出胸腔。他那可憐的王爺喲,怎么就攤上這么個爛事了。這不是平白的讓那些外人看了笑話嗎。

                    “宮里來人,本王也不娶!”風聽云恨恨的咬牙,止不住的火氣竄上心頭,他滿臉厭惡道:“父皇說她只是相貌稍微遜色其他女子而已,只要娶了做個空頭王妃和將軍府聯姻就可以。但是她哪里是容貌遜色其他女子?長得丑還不說還是個聞名京城的掃把星!”

                    越說越堵心,周王氣的猛的一拍桌案,震得桌上茶具叮當響,要不是他回頭想起來留了個心眼的去打聽了一下情況,恐怕這會兒他還被蒙在鼓里,真就這么傻乎乎的娶了。

                    “你還愣著干什么?本王倒要看看她除了砸門還能使出什么本事來。”周王惱怒的看著還等著吩咐的李達,想到那女人克母、克弟、克姨娘,連將軍府的花花草草都沒放過的掃把命,更加堅定了決不能讓她進門的想法,“快,給我把府里所有的仆役找來,既然他們有力氣砸,難道我們就沒有辦法堵嗎!”

                    李達無奈躬身受著命令。

                    就在此時,門口走進一個嬤嬤,她是周王的奶嬤嬤,府里一些從院墻上看到外面情況的下人告訴她事情經過,她為當做親生孩子的周王擔心,卻也想到了一個好法子去趕走那丑八怪,故此她走進大廳看到惱怒的周王眼中帶著心疼,她安撫道:“王爺,你不用擔心,老奴想到法子趕走著掃把星!”

                    奶嬤嬤的一句話無疑是幫了周王,就見風聽云眼睛一亮,看向她追問:“什么辦法?”

                    “一盆狗血!”奶嬤嬤冷冷一笑,后道:“王爺等著老奴的好消息。”


                    第三章 暴打狗奴才


                    風聽云還沒緩過神,就見奶嬤嬤不見了,他許是想到了奶嬤嬤會怎么對付白玉珠,松了口氣。

                    嬤嬤趕到大門口時,一道道“咚咚”的撞擊聲,早已將門栓撞開了一大半,只怕要不了多久便會被那群人破門而入。哼,怕是不知從誰家借來了木樁子罷!

                    她沉了沉聲,喊來守門的門衛,道:“把門打開。”

                    大門驟然打開,猝不及防的人群,一哄而上的堆疊在門檻內外,連舉著木樁的仆役都差點兒跟著大流滾跌在地。

                    嬤嬤冷哼一聲,嘴里大聲念叨:“妖魔鬼怪勿亂入,諸神庇佑……”快步向前,便是抬手將一盆子血水甩了出去。

                    白玉珠看到那噴黑紅的血水朝著自己潑過來,她眼神一凜,身子矯健一個晃動就躲開了被這血水淋透的場面。

                    血水沒潑中白玉珠反倒潑到了一旁的奴役身上,頓時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任誰也聽得出老女人話里所說的意思還有這滿地的血腥味,還是一旁惱怒的紫兒沉不住氣憤怒的朝著老女人怒道:“你們周王府太欺人太甚了。”

                    嬤嬤朝地上啐了一口,許是沒潑中白玉珠這個掃把星而眼里都是不甘。她冷哼一聲,甩開手中的盆子,一臉蔑視的盯住白玉珠,“欺人太甚又怎么了?也不去打盆水照照自己是什么貨色,就敢妄自攀上我家王爺,怎么一盆狗血還不夠你原形畢露嗎!”

                    眾目睽睽之下,大婚當日,她不僅受到萬人恥笑,還有這被人當妖怪而受的不堪凌辱。

                    若論受辱難堪,她白玉珠定是這世間第一人!

                    白玉珠猩紅著眸子盯著圍堵在大門口不準備退讓一步的仆婦,面上黑色胎記染著那張如鬼魅的面孔,散發著擇人而噬的光芒。

                    她冷冷一笑,“果真是忠心耿耿的奴才!”說完她揚手就甩了這嬤嬤狠狠一巴掌。

                    奶嬤嬤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她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怒瞪著她的白玉珠,頓時耍潑坐在地上故意哭喊著:“啊……救命……救命……打死人了……將軍府嫡女要打死我這老婆子了。”

                    但是,她驚呼的求救卻沒有一個人敢靠近。所有人都被新娘周身散發著的怒火所震懾,一時之間反而忘記了勸阻,不知如何是好。

                    新娘氣急暴怒的模樣,若是有人真的湊上前去,怕是也要跟著一起挨揍了吧?

                    “你們都愣著做什么!”白玉珠唇角帶著一絲譏笑,笑這老嬤嬤無賴,真是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奴才,卻也不想讓這嬤嬤拿著被揍的事情做借口,倒打一耙,繼而大聲喊道:“沒看到本小姐吃了大虧么!還不過來幫忙。你們都是大將軍府的人,用不著本小姐再教你們怎么忠心護主吧?砸,給我砸了周王府,若是有人追究,一切后果由我頂著!”

                    將軍府奴才們得了白玉珠的命令,想起了身為將軍府仆役的職責,頓時有了底氣,手中拿著的木棍都緊握,就朝著跟隨嬤嬤一起來的幾個奴才就是一頓打。

                    一時間,周王府的幾個仆人被白玉珠帶來的下人打的哀嚎連天。

                    “太子殿下駕到!”在這個哀嚎遍地的緊張時刻,忽然在人群中響起一道尖細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第四章 俊美太子出面阻攔


                    白玉珠微皺眉頭,她轉身看向身后,見到圍觀的百姓全部寂靜無聲恭敬的跪伏在地上,沒了之前的竊竊私語。而人群之中停著一輛皇室馬車,馬車旁站著一位身穿一襲玄色龍袍的男子,衣襟袖口都用著極細致的金絲線繡著龍騰山河圖,頭束玉冠,墨眉入鬢,一雙狹長的鳳眸深邃平靜,挺直的鼻梁,微合的薄唇帶著冷漠,她看過去的時候他正在看著自己。

                    “大膽,見到太子殿下竟敢不行禮。”走至近距離,立在太子風夜寒身邊的太監見白玉珠淡然處之的樣子厲聲怒斥。

                    白玉珠直視著風夜寒,雖是四目相對,可她很清楚他周身的凌厲的壓迫感讓她拘謹,她袖中的雙手握拳,直視著他昂聲道:“太子是放在心里尊敬的,豈會在意臣女的虛禮!”

                    風夜寒嘴角微微翹起,他凝視著白玉珠淡淡道:“此言極是,白大小姐無須多禮,畢竟今個是你和周王的大婚日子,新人最大。”

                    提到大婚這兩個字讓白玉珠頓時微瞇了下眼,她看著他故意提高了音調氣憤道:“大婚日子?周王不顧圣上旨意當著全京城百姓的面拒婚臣女,讓臣女遭受如此大辱。臣女受著委屈便算了,但臣女代表的是整個大將軍府,大將軍府的聲譽絕對不能受損。”

                    風夜寒注視著憤恨的白玉珠,他平靜道:“剛剛發生的一幕本太子已經全部看到,是周王的過錯。不過,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吵鬧不好看,你隨本太子進府內找周王可好。”

                    “看來太子殿下剛剛是看的津津有味,現下見臣女要砸周王府才出來阻攔。”他的幾句話白玉珠就心里一清二楚,定是從她落轎他就一直在看戲,“既然太子殿下都開口,臣女豈敢反對呢。”

                    可是她不是任人隨意欺負的人。

                    “紫兒,拿起地上的盆子,不許清洗,端一盆子水跟過來!”她厲聲對紫兒吩咐。

                    紫兒為眼前所發生的一幕目瞪口呆,但她一聽自家小姐吩咐,連忙撿起地上沾滿了狗血的銅盆就去找水。

                    “太子殿下,既然你這么喜歡看戲,那下面太子殿下就不用插手了,隨著臣女慢慢看出好戲!”白玉珠看向風夜寒輕描淡寫的說著,然后讓開了道路。

                    風夜寒盯著白玉珠的眼中閃過一道赤色,他許是揣測出會發生什么,他道:“拒婚是周王不對,卻也不用這么做吧!真要鬧到陛下面前,你和他都會被訓斥。”

                    “他敢拒,自是早料到會有什么后果。今個是臣女和周王的糾紛,就不用太子殿下多慮了,我們大將軍府從來都不是這么好欺負的。”白玉珠雖面帶委屈,語氣卻凌厲的絲毫不給他一絲面子,后看向將軍府的奴役喝道:“你們都跟著本小姐進府內!”

                    奴才們看自家大小姐連太子都不怕,更不敢說些什么。

                    風夜寒微瞇眼眸,看著白玉珠的鳳眸里帶著復雜,倒也沒在說些什么。

                    白玉珠眼眸冰冷鋒利,全身散發著凌厲的氣勢,她跟在風夜寒身后往府內走著,沿途上的奢華院舍讓她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停下腳步眼神銳利看著身后的奴才們道:“砸,全部給本小姐砸了!”

                    風夜寒腳步都沒停頓一下,似是知曉她會這么做,自顧自的往內走著。

                    “你這掃把星給本王住手!”周王風聽云帶人匆忙趕到的時候所見到的是滿地狼藉,看到太子風夜寒身后站著的丑陋女人就怒吼著。

                    白玉珠快速的從紫兒手中奪過銅盆,一盆血紅的血水就直接潑向了怒火中燒的周王方向。


                    第五章 你想娶,本小姐還不愿嫁


                    風夜寒看到她這舉動,早就快速的挪步,許是為了不讓這臟污的血水濺在他身上。

                    “周王殿下,這是我白玉珠回敬給你們周王府的!”

                    風聽云躲都躲不開,就見滿盆血紅的血水潑了他一身,他瞬間震驚在原地。

                    白玉珠先聲奪人,她瀟灑的一甩手中的盆子,哂笑道:“我白玉珠奉旨成婚,遵從的是圣意,并不代表我非得一棵樹上吊死的上趕著嫁你。你若拒婚我并無異議,可你不但拒婚還派人欺辱我,還踐踏了將軍府的顏面。我雖貌丑,但還輪不到你來羞辱。周王,你給本小姐聽清楚了,今日你拒婚在前,我嫌棄你在后,從今往后各自嫁娶互不相干。而你縱容奴才給我潑狗血,這事就是上達天聽,我也要同陛下好生聲討聲討是誰理虧在先。天下人都看著可以給我白玉珠作證,風聽云,我將軍府不是這么好欺負的!”

                    風夜寒凝視著白玉珠,他之前就在茶樓看著她受盡周王府的屈辱,倒是沒料到她竟然是這么的傲烈,打人不說,還砸王府里的東西,這要是旁人恐怕早就哭哭啼啼跑回家了,哪像她居然反抗如此激烈。

                    他眼中閃過一道趣味,和別的女子溫婉不同的耍潑,能將潑辣的性子使得這般明目張膽毫不畏懼,是個有趣的女子。

                    他注視著她,看著她處于怒火之下,卻雙眸清透保持著沉著,那說明她在隱藏著她的一些本性。有趣,一個念頭出現在了他的腦中,讓他唇角勾起淺淺的笑意。

                    風聽云剛緩過來神就又一下子徹底的愣住了,他呆滯的看著那張大面積黑胎很是嚇人的白玉珠,他完全沒料到她會這么天不怕地不怕,甚至還說出嫌棄他還要各自嫁娶互不相干!

                    這女人瘋了是不是!這可是周王府,她膽敢帶人闖進來砸毀了府里的一切,還羞辱他。雖然將軍府連父皇都忌諱,可要他被她這么一個丑女人侮辱,這就絕對不能允許。

                    “皇兄,你……你……你看這母夜叉……這都還沒進門呢,就敢帶人打了我的奶嬤嬤,還砸了我的王府,潑我一身血水,要是真娶進門,以后哪里有我的好日子過!皇兄,這事你可要為臣弟做主啊。”他顧不上身上的血水,氣的怒指白玉珠看向一臉興致盎然的太子,語氣是滿滿的要風夜寒給他討回公道的意思。

                    “做主?”風夜寒朝著風聽云彎了彎唇,一臉無奈道,“你要皇兄拿什么給你做主?是你拒婚在先,并且白大小姐剛讓本宮不許插手你們的事。這事,皇兄還真是左右為難,她是將軍府的嫡女,你是本宮的皇弟,你們倆的事怕是要到陛下跟前才能了結了。”

                    不是他不愿意插手,只是讓他如何去勸說?雖然周王看似風流但實則是他太子黨的人,私下為他解決了不少問題,可公然抗旨拒婚,說給誰聽周王都無理在先,他要是護著他,得罪了白清,那么想害他的人一定會趁機利用此事鬧事,后果只會讓自己陷入困境……

                    風聽云一聽這話頓時怔住,不可置信的看著皇兄喃喃道:“皇兄……”

                    白玉珠微挑眉頭看向風夜寒,心里騰起一股詭異的錯覺,他不幫忙周王,是想看看周王能把動靜鬧到多大?還是他已經知道不能護著周王,否則只會給他惹火上身?

                    她看過去同時,正巧他將看著在周王的視線移到自己身上,而他的眼底帶著毫不遮掩對自己的興趣,這讓她心頭一跳,看來她引起了他的注意。

                    就在此時,她感到了濃烈的殺意,她看向渾身散發戾氣,顯然盛怒的周王沉聲道:“風聽云,今日我就站在你面前,外面全是京城百姓,更有太子殿下在,你要是敢傷我一根汗毛,我敢保證,就算是你父皇都保不住你!”

                    想動她白玉珠,周王還不夠資格。


                    第六章 丑新娘引起太子興趣


                    “你……你這個掃把星竟敢威脅我!”風聽云咬牙切齒的怒視眼前的白玉珠,他真的徹底被她逼的怒火堵心,因為這個丑惡的女人威脅他!

                    “你說對了,我就是威脅你!”白玉珠絲毫不懼道,“你既然先嫌棄我丑拒婚,陛下的金口玉言自然不能作數。而你帶著幾十號的奴才前來不正是想打我么,只要我受一點傷,外面百姓還有太子殿下都看著呢,無禮在先的你一定難辭其咎。”

                    話落,她盯著眼前形貌俊美卻對自己這么壞的周王,用著幸災樂禍的語氣道:“別怪我沒提醒你,此事的開頭全是你一手造成,你現在生氣可沒用。還是多想想明日早朝,你該如何應對陛下的責難吧。大將軍府不會就此罷休!”

                    風聽云被白玉珠伶牙俐齒給氣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全身發顫說不出一句話。

                    眼看周王已經被堵的沒有還手之力,白玉珠郁結的心總算有了那么一絲松動,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什么的相當舒心。

                    不過身邊喜歡看戲的太子,也要看她愿意不愿意她繼續讓他看戲了。因為,事情都解決了,太子還是人證,鬧到宮里她也不怕,見好就收這是必然的。

                    于是,她朝著周王微微一笑后看向風夜寒道:“太子殿下,臣女該說的都說完了,而太子更是臣女和周王的人證,希望明個早朝殿下說出實情,在此就不在打擾太子殿下和周王了。”

                    她轉身喝令道:“我們走!”那形象猶如得勝的女將軍一般,豪邁走向王府大門的方向,絲毫不因屈辱而折損了她高貴的身份氣度。

                    “皇兄,你怎么任由白玉珠這喪門星這么對待臣弟!”風聽云反應過來后就朝著風夜寒抱怨。

                    “你不覺得她是個妙人嗎?”風夜寒盯著白玉珠挺直的身背,嗓音里明顯的興致。

                    “妙人?她就是個母夜叉,掃把星,喪門星,丑八怪。”周王頓時就惱怒的吼著。

                    風夜寒聽著周王的罵罵咧咧的話,鳳眸深邃漆黑,他看向憤恨的周王,冷靜的訓斥道:“我看你真是平日里散漫慣了,一點都不知道此事的輕重,你以為惹怒了將軍府,這件事還能避重就輕的壓下?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在府里反省反省,好生想想明天該如何向父皇請罪才好。”

                    周王氣昏的頭腦剎那清醒,這才發現他只顧著在氣頭上拒婚,卻完全沒想到得罪大將軍府的后果,更甚,掃了父皇天子的顏面,怎么辦他明天的日子一定會很灰暗的吧?

                    白玉珠上了返回將軍府的轎子,可身后風夜寒的探究視線讓她不自在,自己臨走他和周王的對話她都聽的清楚。

                    說自己是妙人,不用回頭她都知道他臉上一定寫滿了對自己的興趣。引起了他的注意?也算是好進展,她臉上出現意味深長的笑意。

                    少頃,白玉珠率領眾人返回了將軍府,只不成想,剛進府門,便被得了消息準備沖去周王府的白清劈頭蓋臉怒斥道:“瞧瞧你現在的德性,大喜的日子搞成這樣,將軍府的面子都讓你給丟盡了。要不是太子派人來告訴我,我都不知道你那么丟人現眼!”

                    太子?看來他這么生氣都歸功太子的“好意”,白玉珠淡然看著咆哮如雷的爹爹,她眼中帶著濃烈的譏諷:“我被周王當著全天下的面拒婚,你當爹爹的不先安慰我,還不顧青紅皂白就罵我。呵……真是我的好爹爹,這要是此事放在你那傾國傾城的白雪兒身上,你怎么會罵,指不定你現在就沖到皇宮要皇帝給說法了,怎么會還呆在將軍府等著來斥責我!”


                    第七章 爹,喪門星你也沒資格說


                    “你……放肆!”白清被白玉珠話里的諷刺給氣的臉色鐵青,“現在說的是你,你別扯到雪兒身上!”

                    “看看,一說到你的寶貝雪兒,你就急了。你的繼室李會兒佛口蛇心,生出的女兒白雪兒除了空有美貌外,那心腸跟她娘一個德行!你說我放肆?呵……我生下來就被你們說成是掃把星,是老夫人帶走我,然后一手撫養我長大成人,能說我放肆的,除了老夫人,你這個沒盡到一點當爹責任的人根本沒資格!”

                    “你……你……”句句咄咄逼人,句句又是實情在理,堵得理虧的白清連話都說不出來。

                    “你這個逆女么!我這個逆女沒你那自幼養在身邊,你千寵百愛的雪兒尊貴,更沒她裝出來給你看的溫婉性子。我是你都不愿意承認的丑陋嫡女,更是整個將軍府連一個婢女都不如沒地位的大小姐。”白玉珠知道白清想說什么,她就替他說了。

                    “現在我這個長相丑,又是喪門星的嫡女告訴你。我和周王的婚事是老夫人看著我及笄該嫁人,親自向太后請來的懿旨,后被皇帝指給了周王,我相貌如何,我品行如何,皇帝和太后都心中有數,輪不到爹爹你來指責。”

                    白玉珠頓了一下,走到白清身邊,壓低聲音說道:“我的好爹爹,您有空還是多想想,這前后的利弊,是否可好好利用一下,就算不為我,也該為你手中的兵權想想……父親想要忍下這口氣,可不知位及至尊的陛下卻是如何想的,只是不知道父親是否更愿意鞏固將軍府牢不可破的地位……”說吧,拂袖走開。

                    白清聞言驚在當場,他不敢相信這個一直被不被重視地愚鈍丑陋女兒,心思竟是如果敏銳,將這其中的關系看得如此透徹,以他對如此朝局的洞悉,正如她所說,此次拒婚將是給了他們保護將軍府最好的契機。

                    這么多年來他手中權勢壯大連皇帝都要讓著他,朝中與自己不和的大臣頗有不滿,天天巴不得自己出個錯什么的。位高權重、君臣之道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一旦他威脅到了皇帝,那么皇上一定會找機會鏟除將軍府。

                    而若是想要讓將軍府的地位牢不可破,也只有同皇族聯姻,而這其中最適合的人選,莫不過于太子!

                    他想起了太子風夜寒,朝中除了他有兵權外,剩下的兵權就全在太子手中。并且太子是皇后之子,除了生性淡漠了點,政事雷厲風行,入皇上之心,得朝中大臣尊敬,將來的帝位非他莫屬。

                    若是能和太子聯姻,那么就沒有后顧之憂了……太子妃……


                    第八章 賤人就是矯情,怒打賤人


                    臨到府中拐向回自己院子的路時,白玉珠側臉掃了一眼還愣在府門內的爹爹,那沉浸于思索中的眼神及滿臉的情緒盡入眼底,黑色胎記下的嘴角微微一翹,眼中閃過一抹譏笑,他是個聰明人,自然會知道自己話中所帶著的意思。

                    然而,今天注定是個不平靜的日子,不等走到自己的小院,便看見白雪兒帶著貼身丫鬟迎面走過來。

                    “哎喲,我的好姐姐,雖然長的丑不是你的錯,可好歹也是將軍府的嫡女千金,那周王真是不懂憐香惜玉潑狗血,真想的出這損招,如此把姐姐弄成天下人的笑柄,這讓我這個做妹妹的以后出門也臉上無光啊!”一襲綠衣襯的白雪兒如出水芙蓉般清麗朝她款款走來,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憐憫。

                    可臨到白玉珠的跟前時,她已經憐憫盡收,目露寒光,語氣里是滿滿的厭惡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就你那人見人怕的丑模樣還有你的掃把星的身份還想當天鵝?我要是你被當眾拒婚羞辱,不如死了算了,哪里還有臉回到這將軍府來!”

                    白玉珠眨了眨眼,直視著眼前貌美如花的白雪兒,突然露出一個看似分外無害的“燦爛”笑容:“將軍府武器庫那么多武器,你不去選別的武器偏偏選劍,選劍選不好,還選個下劍,你說是不是。”

                    此話一出,一旁的紫兒撲哧一下樂出了聲,白雪兒這才反應過來,端端的扯上什么劍,原來是罵自己是賤人,臉色頓時鐵青,上前一步一把扯住白玉珠的袖擺,罵道:“白玉珠,你這個丑八怪!”

                    白玉珠眼神一凜,猛的抽回袖子,裙下暗腳一抬一勾,就見白雪兒噗通一聲摔倒在地,她一腳就踩在白雪兒胸口上,就見地上人滿臉痛楚,她冷笑道:“我是丑八怪也比你強上百倍。別以為爹爹寵你,你那青樓小妾的娘當了將軍府的夫人就敢在我面前放肆。告訴你,我白玉珠可是嫡出的,我娘是書香門第大家閨秀,論我論我娘,我們身份都比你尊貴,別人對你前呼后擁,我可不會,下次最好滾遠點!”

                    說完,不去看身后白雪兒要死要活的嘴臉抬腳就走,不是她白玉珠欺人太甚,而是這白雪兒母女太壞了。

                    十天前,被趕出府十五年的她回到了將軍府,但是迎接她的是緊閉大門,繼室李會兒和白雪兒的出言侮辱為難。

                    她回府有計劃在身不想惹麻煩,秉著忍讓的心就忍下了這屈辱,然而,她們還是不肯罷休,住在府里的這些天自己從未安生過,今天閨房里少個衣服,明個院里多條蛇,后個自己貼身奴婢紫兒被推下水,屢屢不鮮。

                    她可沒忘記老仆人告訴她,想當年就是繼室李會兒這個小妾先散布她克夫克母,喪門星,她才被趕出府,這仇她至今記著。

                    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既然她們母女先不仁,就休怪她白玉珠不義,欺她辱她,她要她們從今天都還回來!

                    白雪兒自出生就萬千寵愛集于一身,頭一次在這么多丫鬟目睹下被白玉珠狼狽的踹倒在地,讓她顏面掃地,她氣的全身顫抖,雙手死命的握著,猩紅的眸子怒瞪著白玉珠離開的方向。

                    有朝一日她必定要白玉珠償還今日的屈辱!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里啦!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后續劇情高潮不斷!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