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女上司出差时为了节省经费,竟提出住一间房

                    楼主:陕癫侠搞笑视频 时间:2018-10-06 03:34:06

                    第一章 将军府丑女被羞辱拒婚


                    大云王朝,京都,周王大婚。

                    这日,玄武大街上熙攘喧闹,蜂拥的百姓跟着从大将军府抬出来的火红花轿一?#36153;?#20280;?#34903;?#38592;大街的周王府。

                    然而奇怪的是此时的周王府却大门紧闭,没有红绸喜联不说,就连平时守门的护卫,此刻也都消失的不知所踪,寂静的让人怀疑走错了地方。

                    “这周王成亲不是皇帝陛下赐的婚吗,这会儿关着门,算什么事?#20426;?/p>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大云朝里爱美人而出名的周王,要娶的竟然是大将军府里其丑无比的嫡女,而其丑貌的程?#38592;?#26159;连周王府里随意抓出的一个婢女都不如。你说,周王殿下会肯?#20426;?/p>

                    堵在大街上围观的百姓们各自交?#26041;?#32819;的八卦着这场婚礼最后会闹出什么样的笑话来,瞥见花轿终于落地,更是睁大眼睛的怕错过好戏。

                    坐在花轿中的白玉珠可是将那些话听的一清二楚,红艳的嘴角扯出一丝讥笑,想来她能够在京都里这么快就出名,继室夫人李会儿母女怕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吧。不过,轿子停顿了好一会儿,她才察觉到气氛不对。四周除了人群的嘈杂声,没有半点迎亲的喜气,锣鼓喧闹也不知在何时停了奏响。

                    “出了什么事?#20426;?#22905;皱眉问道。

                    候在轿旁的喜娘却是被眼前的乱子吓得膛目结舌,不知该如何解释。支吾了半天,也不见给一句准话。

                    白玉珠本就被身上那层层厚重的喜服压得气闷,耐心早就被磨损的几近于无,察觉无人?#19968;?#24212;,顿时恼怒的拔高了声调:“说!到底出了什么事?#20426;?/p>

                    喜娘的眼皮一跳,紧拽着帕子,还没想好怎?#20174;?#23545;,站在轿子旁白玉珠的贴身丫鬟紫儿已经愤愤不平的出声道:“小姐,王府大门紧闭,也没人出?#20174;?#20146;!”

                    下一刻,就见大红轿帘被很有力道的“唰”的打开,探出一个遮盖着喜帕的脑袋。

                    众人一下子震惊到了,全部面面相窥,新娘子竟然自己走出轿子了。

                    喜帕遮盖了白玉珠的视线,她抬手就掀,也不管什么?#23138;?#19981;?#23138;兀?#30452;接堂堂正正的仰着脸,瞥着眼前紧闭的大门,而那宽阔的匾额之上飞扬着“周王府?#27604;?#20010;大字。准确无误的表明,她此时没来错地方,可迎亲的人呢?

                    这摆明?#21496;?#26159;拒婚!

                    白玉珠脸上的怒容并未得?#34903;?#20154;的关注,反是右脸上那块几乎都要延伸到左脸的黑色胎记,?#30431;?#26377;人见到她真容的观众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真真是长的其丑无比啊。

                    “小姐,你不能出轿啊。”紫儿慌张想要将白玉珠拉回轿内,无果之后,她赶紧补救道:“小姐别慌,奴婢这就去敲门。”

                    “不许敲!”白玉珠喝止紫儿,然后走到大门口就这么站着无视背后人们?#38393;?#25351;点点,她的淡然反而显?#30431;?#26159;与那些嘲笑她的人傲然作对。

                    她就这么站在众目睽睽之下盯着大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来。她奉旨出嫁,可不是任由他们这些纨绔?#25317;?#26469;?#38485;?#30340;。她倒要看看这周王府的大门能不能真有那强悍的力度来将她拒之门外。

                    “来人,给我砸!”


                    第二章 丑新娘怒砸周王府


                    话音才落,就见紫儿捏着帕子,惊愣在一旁。围在花轿后的队伍,浩?#39057;?#33633;的人群,更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命令,就连看着热闹的人群也都噤若寒蝉,看着白玉珠的身影,比之初见的惊讶,更是多了一层难以?#26434;?#30340;犹如见鬼一般的惊恐。

                    “怎么,?#19968;?#21629;令不动你们吗?#20426;?#30333;玉珠的声音更?#25317;?#20919;凝,“周王府?#24618;?#19981;遵,可陛下金口玉言,我们将军府一向忠心耿耿,如何能落了陛下的颜面!”

                    轿夫们面面相觑,而尾随在后的将军府仆役们,?#30776;?#30333;玉珠的话而有所动摇,扫了周王府的颜面固然可怕,可?#24618;?#19981;遵的罪名更是让?#35828;?#24403;不起。最后迫在白玉珠那犹如鬼面的危险眼神下,战战兢兢地移步到了大门前。

                    林林总总的十多号人,分开站在了大门两边,白玉珠含着冷笑,莲?#35282;?#31227;的踏上了台阶,站在府檐下,微微眯着眼眸,狠狠的从齿缝里吐出了一个字:“砸!”

                    仆役得了命令,开?#21152;?#36523;体?#19981;?#22823;门。拖?#20384;?#25289;的半?#21361;?#22312;白玉珠一言“都没吃饱饭吗”的冷语中,皆清醒过来他们的身份位置,这才不遗余力的干活。

                    周王府内。

                    “王爷,这怎么办,送亲的队伍人多势众,怕是王府的大门也顶不住这么砸门的。”

                    周王府的管家李达小心的询?#30465;?#26412;来他们是做好了随便白玉珠怎么哭怎么闹都不会开门的,?#30431;?#22312;围观的百姓面前出尽洋相。但是,显然他们都想错了,花轿到门口半个时辰了,这白玉珠不仅不哭不闹,反而还摆了王爷一道,砸门亏她想得出来。

                    弄出了这般大的动静,只怕要不了多久,连宫里圣旨都要跟着一起闹到跟前,到时,遭罪的就是王爷了。

                    “一个丑八怪,还想让本王娶她!”风听云阴沉着脸,冷语中都能听出咬牙切齿的意味来,“也不拿镜子照照,她还以为她是她妹妹,还想嫁到周王府,休想!”

                    “但再这样耗下去宫里怕是就要来人了。”李达惴惴不安的心里,几乎都要随着府门外那一声声巨响而跳出胸腔。他那可怜的王爷哟,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烂事了。这不是平白的让那些外人看了笑话吗。

                    “宫里来人,本王也不娶!”风听云恨恨的咬牙,止不住的火气窜上心头,他满脸厌恶道:“父皇说她只是相貌稍微?#39134;?#20854;他女子而已,只要娶了做个空头王妃和将军府联姻就可以。但是她哪里是容貌?#39134;?#20854;他女子?长得丑还不说还是个闻名京城的扫把星!”

                    越说越堵心,周王气的猛的一拍桌案,震得桌上茶具叮当响,要不是他回头想起来留了个?#38590;?#30340;去打听了一下情况,恐怕这会儿他还被蒙在鼓里,真就这么傻乎乎的娶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本王倒要看?#27492;?#38500;了砸门还能使出什么本事来。”周王恼怒的看着还等着吩咐的李达,想到那女人克母、?#35828;堋?#20811;姨娘,连将军府的花花草草都没放过的扫把命,更加坚定?#21496;?#19981;能?#30431;?#36827;门的想法,“快,给我把府里所有的仆役找来,既然他们有力气砸,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堵吗!”

                    李达无奈躬身受着命令。

                    就在此时,门口走进一个嬷嬷,她是周王的奶嬷嬷,府里一些从院墙上看到外面情况的下人告诉她事情经过,她为当做亲生孩?#25317;?#21608;王担心,却也想到了一个好法子去赶走那丑八怪,故此她走进大厅看到恼怒的周王眼中带着心疼,她安抚道:“王爷,你不用担心,?#21523;?#24819;到法子赶走着扫把星!”

                    奶嬷嬷的一句话无疑是帮了周王,就见风听云眼睛一亮,看向她追问:“什么办法?#20426;?/p>

                    “一盆?#36153; ?#22902;嬷嬷冷冷一笑,后道:“王爷等着?#21523;?#30340;好消息。”


                    第三章 暴打狗奴才


                    风听云还没缓过神,就见奶嬷嬷不见了,他许是想到了奶嬷嬷会怎么对付白玉珠,松了口气。

                    嬷嬷赶到大门口时,一道道“?#35785;恕?#30340;?#19981;?#22768;,早已将门栓撞开了一大半,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被那群人破门而入。哼,怕是不知从谁家借来了木桩子罢!

                    她沉了沉声,喊来守门的门卫,道:“把门打开。”

                    大门骤然打开,猝不及防的人群,一哄而上的堆叠在门槛内外,连举着木桩的仆役都差点儿跟着大流滚跌在地。

                    嬷嬷冷哼一声,嘴里大声念?#21486;骸把?#39764;鬼怪勿乱入,诸神庇佑……”快步向前,便是抬手将一盆子血水甩了出去。

                    白玉珠看到那喷黑红的血水朝着自己泼过来,她眼神一凛,身子?#23186;?#19968;个晃动就躲开了被这血水淋透的场面。

                    血水没泼中白玉珠反倒泼到了一旁的奴役身上,顿时一股浓重的血?#20219;?#25169;鼻而来。

                    任谁也听得出老女人话里所说的意思还有这满地的血?#20219;叮?#36824;是一旁恼怒的紫儿沉不住气愤怒的朝着老女人怒道:“你们周王府太欺人太甚了。”

                    嬷嬷朝地上啐了一口,许是没泼中白玉珠这个扫把星而眼里都是不?#30465;?#22905;冷哼一声,甩开手中的盆子,一脸蔑?#25317;?#30447;住白玉珠,“欺人太甚又怎么了?也不去打盆水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就敢妄自攀上我家王爷,怎么一盆?#36153;?#36824;不够你原形?#19979;?#21527;!”

                    众目睽睽之下,大婚当日,她不仅受到万人耻笑,还有这被?#35828;?#22934;怪而受的不?#20658;?#36785;。

                    若论受辱难堪,她白玉珠定是这世间第一人!

                    白玉珠猩红着眸子盯着围堵在大门口不准备退让一步的仆妇,面上黑色胎记染着那张如鬼魅的面孔,散发着择人而噬的光芒。

                    她冷冷一笑,“果真是忠心耿耿的奴才!”说完她扬手就甩了这嬷嬷狠狠一巴掌。

                    奶嬷嬷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她不敢?#22024;?#30340;看着眼前怒瞪着她的白玉珠,顿时耍泼坐在地上故意哭喊着:“啊……救命……救命……打死人了……将军府嫡女要打死我这?#25472;?#23376;了。”

                    但是,她惊呼的求救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所有人都被新娘周身散发着的怒火所震慑,一时之间反而忘记了?#30333;瑁?#19981;知如何是好。

                    新娘气急暴怒的模样,若是有人真的凑上前去,怕是也要跟着一起挨揍了吧?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白玉珠唇角带着一丝讥笑,笑这老嬷嬷无?#25285;?#30495;是有什么样?#38393;?#23376;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却也不想让这嬷嬷拿着被揍的事情做借口,倒打一耙,继而大声喊道:“没看到本小姐吃了大亏么!还不过来帮忙。你们都是大将军府的人,用不着本小姐再教你们怎么忠心护主吧?砸,给我砸了周王府,若是有人追究,一切后果由我顶着!”

                    将军府奴才们得了白玉珠的命令,想起了身为将军府仆役?#38393;?#36131;,顿时有了底气,手中拿着的?#31455;?#37117;紧握,就朝着跟随嬷嬷一起来的几个奴才就是一顿打。

                    一时间,周王府的几个仆人被白玉珠带来的下人打的哀嚎连天。

                    “太?#25317;?#19979;驾到!”在这个哀嚎遍地的紧张时刻,忽然在人群中响起一道尖细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第四章 俊美太子出面阻拦


                    白玉珠微皱眉头,她转身看向身后,见?#36735;?#35266;的百姓全部寂静无声恭敬的跪伏在地上,没了之前的窃窃?#25509;鎩?#32780;人群之中停着一辆皇室马?#25285;?#39532;车旁站着一位身穿一袭玄色龙袍的男子,衣襟袖口都用着极细致的金?#32943;?#32483;着龙腾山河图,头束玉冠,墨眉入鬓,一双?#33080;?#30340;凤眸深邃平静,挺直的鼻梁,微合的薄唇带着冷漠,她看过去的时候他正在看着自己。

                    “大胆,见到太?#25317;?#19979;竟敢不行礼。”走至近距离,立在太子风夜寒身边的太监见白玉珠淡然处之的样子厉声怒斥。

                    白玉珠直视着风夜寒,虽是四?#32943;?#23545;,可她很清楚他周身的凌厉的压?#38592;腥盟?#25304;谨,她袖中的双手握拳,直视着他昂声道:“太子是放在心里尊敬的,岂会在意臣女的虚礼!”

                    风夜寒嘴角微微翘起,他凝视着白玉珠淡淡道:“此言极是,白大小姐无须多礼,毕竟今个是你和周王的大婚日子,新人最大。”

                    提到大婚这两个字让白玉珠顿时微眯了下眼,她看着他故意提高了音调气愤道:“大婚日子?周王不顾圣上?#23478;?#24403;着全京城百姓的面拒婚臣女,让臣女遭受如此大辱。臣女受着委屈便算了,但臣女代表的是整个大将军府,大将军府的声誉绝对不能受损。”

                    风夜寒注视着愤恨的白玉珠,他平静道:?#26696;?#21018;发生的一幕本太子已经全部看到,是周王的过错。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吵闹不好看,你随本太子进府内找周王可好。”

                    “看来太?#25317;?#19979;刚刚是看的津津有味,现下见臣女要砸周王府才出来阻拦。”他的几句话白玉珠就心里一清二楚,定是从她落轿他就一直在看戏,“既然太?#25317;?#19979;都开口,臣女岂敢反对呢。”

                    可是她不是任人随意欺负的人。

                    ?#30333;?#20799;,?#38391;?#22320;上的盆子,不许清洗,端一盆子水跟过来!”她厉声对紫儿吩咐。

                    紫儿为眼前所发生的一幕目瞪口呆,但她一听自家小姐吩咐,连忙捡起地上沾满了?#36153;?#30340;铜盆就去找水。

                    “太?#25317;?#19979;,既然你这么喜欢看戏,那下面太?#25317;?#19979;就不?#35980;?#25163;了,随着臣女慢慢看出好戏!”白玉珠看向风夜寒轻描淡写的说着,然后让开了道路。

                    风夜寒盯着白玉珠的眼中闪过一道赤色,他许是揣测出会发生什么,他道:“拒婚是周王不对,却也不用这么做吧!真要闹到陛下面前,你和他都会被训斥。”

                    ?#20843;?#25954;拒,自是早料到会有什么后果。今个是臣女和周王的纠纷,就不用太?#25317;?#19979;多虑了,我们大将军府从来都不是这么好欺负的。”白玉珠虽面带委屈,语气却凌厉的丝毫不给他一丝面子,后看向将军府的奴役喝道:“你们都跟着本小姐进府内!”

                    奴才们看自家大小姐连太子都不怕,更不敢说些什么。

                    风夜寒微眯眼眸,看着白玉珠的凤眸里带着复杂,倒也没在说些什么。

                    白玉珠眼眸冰冷锋利,全身散发着凌厉的气势,她跟在风夜寒身后往府内走着,沿途上的奢华院舍?#30431;?#22068;角勾起一丝冷笑,停下脚步眼神锐利看着身后的奴才们道:“砸,全部给本小姐砸了!”

                    风夜寒脚步都没停顿一下,似是知晓她会这么做,自顾自的往内走着。

                    “你这扫把星给本王住手!”周王风听云带人匆忙赶到的时候所见到的是满地?#22681;澹?#30475;到太子风夜寒身后站着的丑陋女?#21496;?#24594;吼着。

                    白玉珠快速的从紫儿手中夺过铜盆,一盆血红的血水就直接泼向了怒火中烧的周王方向。


                    第五章 你想娶,本小姐还不愿嫁


                    风夜寒看到她这举动,早就快速的挪步,许是为了不让这脏污的血水溅在他身上。

                    “周王殿下,这是我白玉珠回敬给你们周王府的!”

                    风听云躲都躲不开,就见满盆血红的血水泼了他一身,他瞬间震惊在原地。

                    白玉珠先声夺人,她潇洒的一甩手中的盆子,?#26377;?#36947;:?#25300;?#30333;玉珠奉旨成婚,遵?#25317;?#26159;圣意,并不代表我非得一棵树上吊死的上赶着嫁你。你若拒婚?#20063;?#26080;异议,可你不但拒婚还派人欺辱我,还践踏了将军府的颜面。我虽貌丑,但还轮不到你来羞辱。周王,你给本小姐听清楚了,今日你拒婚在前,我嫌弃你在后,从今往后各自嫁娶互不相干。而你纵容奴才给我泼?#36153;?#36825;事就是上达天听,我也要同陛下好生声讨声讨是谁理亏在先。天下人都看着可以给我白玉珠作证,风听云,我将军府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风夜寒凝视着白玉珠,他之前就在茶楼看着她受尽周王府的屈辱,倒是没料到她竟然是这么的傲烈,打人不说,还砸王府里的东西,这要是旁人恐怕早就哭哭啼啼跑回家了,哪像她居然反抗如此激?#25671;?/p>

                    他眼中闪过一道趣味,和别的女子温婉不同的耍泼,能将?#32654;?#30340;性子使得这般明目张胆毫不畏惧,是个有趣的女子。

                    他注视着她,看着她处于怒火之下,?#27492;?#30520;清透保持着沉着,那说明她在隐藏着她的一些本性。有趣,一个念头出现在了他的脑中,?#30431;?#21767;角勾起?#22478;?#30340;笑意。

                    风听云刚缓过来神就又一下子彻底的愣住了,他呆滞的看着那张大面积黑胎很是吓人的白玉珠,他完全没料到她会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还说出嫌弃他还要各自嫁娶互不相干!

                    这女人疯了是不是!这可是周王府,她胆敢带人?#36784;?#26469;?#19968;?#20102;府里的一切,还羞辱他。虽然将军府连父皇都忌讳,可要他被她这么一个丑女人侮辱,这就绝对不能允许。

                    “皇兄,你……你……你看这母夜叉……这都还没进门呢,就敢带人打了我的奶嬷嬷,还砸了我的王府,泼我一身血水,要是真娶进门,以后哪里有我的好日子过!皇兄,这事你可要为臣弟做主啊。”他顾不上身上的血水,气的怒指白玉珠看向一脸兴致盎然的太子,语气是满满的要风夜寒给他讨回公道的意思。

                    ?#30333;?#20027;?#20426;?#39118;夜寒朝着风听云弯了弯唇,一脸无奈道,“你要皇兄拿什么给你做主?是你拒婚在先,并且白大小姐刚让?#31455;?#19981;许插手你们的事。这事,皇兄还真是左右为难,她是将军府的嫡女,你是?#31455;?#30340;皇弟,你们俩的事怕是要到陛下跟前才能了结了。”

                    不是他不愿意插手,只是?#30431;?#22914;何去劝说?#20811;?#28982;周王?#27492;?#39118;流但实则是他太?#25317;?#30340;人,私下为他解决了不少问题,可公然?#24618;?#25298;婚,说给谁听周王都无理在先,他要是护着他,得罪了白清,那么想害他的人一定会?#27809;?#21033;用此事闹事,后果只会让自己陷入困?#22330;?/p>

                    风听云一听这话顿时怔住,不可置信的看着皇兄喃喃道:“皇兄……”

                    白玉珠微挑眉?#25151;?#21521;风夜寒,心里腾起一股诡异的错觉,他不帮忙周王,是想看看周王能?#35759;?#38745;闹到多大?还是他已经知道不能护着周王,否则只会给他惹火上身?

                    她看过去同时,正巧他将看着在周王的视线移到自己身上,而他的眼底带着毫不遮掩对自己的兴趣,这?#30431;?#24515;头一跳,看来她引起了他的注意。

                    就在此时,她感到了浓烈的杀意,她看向浑身散发戾气,显然盛怒的周王沉声道:“风听云,今日我就站在你面前,外面全是京城百姓,更有太?#25317;?#19979;在,你要是?#30097;?#25105;一根汗毛,我敢保证,就算是你父皇都保不住你!”

                    想动她白玉珠,周王还不够资格。


                    第六章 丑新娘引起太?#26377;?#36259;


                    “你……你这个扫把星竟敢威胁我!”风听云咬牙切齿的怒视眼前的白玉珠,他真的彻底被她逼的怒火堵心,因为这个丑恶的女人威胁他!

                    “你说对了,我就是威胁你!”白玉珠丝毫不惧道,“你既然先嫌弃我丑拒婚,陛下的金口玉言自然不能作数。而你带着几十号的奴才前来不正是想打我么,只要我受一点?#32781;?#22806;面百姓还有太?#25317;?#19979;都看着呢,无礼在先的你一定难辞其咎。”

                    话落,她盯着眼前形貌俊美却对自己这么坏的周王,用着?#20197;擲只?#30340;语气道:“别怪我没提醒你,此事的开头全是你一手造成,你现在生气可没用。还是多想想明日早朝,你该如何应对陛下的责难吧。大将军府不会就此罢休!”

                    风听云被白玉珠伶牙俐齿给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全身发颤说不出一句话。

                    眼看周王已经被堵的没有?#25925;?#20043;力,白玉珠郁结的心总算有了那么一丝松动,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什么的相当舒心。

                    不过身边喜欢看戏的太子,也要?#27492;?#24895;意不愿意她继续?#30431;?#30475;戏了。因为,事情都解决了,太子还是人证,闹到宫里她也不怕,见好就收这是必然的。

                    于是,她朝着周王微微一笑后看向风夜寒道:“太?#25317;?#19979;,臣女?#30431;?#30340;都说完了,而太子更是臣女和周王的人证,希望明个早朝殿下说出实情,在?#21496;?#19981;在打扰太?#25317;?#19979;和周王了。”

                    她转身?#25880;?#36947;:?#25300;?#20204;走!”那形象犹如得胜的女将军一般,豪迈走向王府大门的方向,丝毫不因屈辱而折损了她高贵的身份气度。

                    “皇兄,你怎么任由白玉珠这丧门星这么对待臣弟!”风听云?#20174;?#36807;来后就朝着风夜寒抱怨。

                    “你不觉?#30431;?#26159;个妙人吗?#20426;?#39118;夜寒盯着白玉珠挺直的身背,嗓音里明显的兴致。

                    “妙人?她就是个母夜叉,扫把星,丧门星,丑八怪。”周王顿时就恼怒的吼着。

                    风夜寒听着周王的骂骂咧咧的话,凤眸深邃漆黑,他看向愤恨的周王,冷静的训斥道:?#25300;?#30475;你真是平日里散漫惯了,一点都不知?#26469;?#20107;的轻重,你以为惹怒了将军府,这件事还能避重就轻的压下?我看你还是?#20384;?#23454;实在府里反省反省,好生想想明天该如何向父?#26159;?#32618;才好。”

                    周王气昏的头脑刹那清醒,这才发现他?#36824;?#30528;在气头上拒婚,却完全没想到得罪大将军府的后果,更甚,扫了父皇天?#25317;难?#38754;,怎么办他明天的日子一定会很灰暗的吧?

                    白玉珠上了返回将军府的轿子,可身后风夜寒的探究视线?#30431;?#19981;自在,自己临走他和周王的对?#20843;?#37117;听的清楚。

                    说自己是妙人,不?#27809;?#22836;她都知道他脸上一定写满了对自己的兴趣。引起了他的注意?也算是?#23186;?#23637;,她脸上出现意味深长的笑意。

                    少顷,白玉珠率领众人返回了将军府,只不?#19978;耄战?#24220;门,便被得了消息准备冲去周王府的白清劈头盖脸怒斥道:“瞧瞧你现在的德性,大喜的日子搞成这样,将军府的面子都让你给丢尽了。要不是太子派人来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那么丢人现眼!”

                    太子?看来他这么生气都归功太?#25317;摹?#22909;意?#20445;?#30333;玉珠淡然看着咆哮如雷的爹爹,她眼中带着浓烈的讥讽:?#25300;?#34987;周王当着全天下的面拒婚,你当爹爹的不先安慰我,还不顾青红皂白就骂我。呵……真是我的好爹爹,这要是此?#36335;?#22312;你那倾国倾城的白雪儿身上,你怎么会骂,指不定你现在就冲到皇宫要皇帝给说法了,怎么会还呆在将军府等着来斥责我!”


                    第七章 爹,丧门星你也没资格说


                    “你……放肆!”白清被白玉珠话里的讽刺给气的?#25104;?#38081;青,“现在说的是你,你别扯到雪儿身上!”

                    “看看,一说到你的宝贝雪儿,你就急了。你的继室李会儿佛口蛇心,生出的女儿白雪儿除了空有美貌外,那心肠跟她娘一个德行!你说我放肆?呵……?#30097;?#19979;来就被你们说成是扫把星,是?#25103;?#20154;带走我,然后一手抚养我长大成人,能说我放肆的,除了?#25103;?#20154;,你这个没尽到一点当爹责任的人根本没资格!”

                    “你……你……”句句咄咄逼人,句句又是实情在理,堵得理亏的白清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这个逆女么!我这个逆女没你?#20146;杂?#20859;在身边,你千宠百爱的雪儿尊贵,更没她装出来给你看的温婉性子。我是你都不愿意?#33125;?#30340;丑陋嫡女,更是整个将军府连一个婢女都不如没地位的大小姐。”白玉珠知道白清想说什么,她就替他说了。

                    “现在我这个长相丑,又是丧门星的嫡女告诉你。我和周王的婚事是?#25103;?#20154;看着我及笄?#30473;?#20154;,亲自向太后请来的懿旨,后被皇帝指给了周王,我相貌如何,我品行如何,皇帝和太后都?#38393;?#26377;数,轮不到爹爹你来指责。”

                    白玉珠顿了一下,走到白清身边,压低声音说道:?#25300;?#30340;好爹爹,您有空还是多想想,这前后的利弊,是否可好?#32654;?#29992;一下,就算不为我,也该为你手中的兵权想想……父亲想要忍下这口气,可不知位及至尊的陛下却是如何想的,只是不知道父亲是否更愿意巩固将军府牢不可破的地位……”说吧,拂袖走开。

                    白清闻言惊在当场,他不敢?#22024;?#36825;个一直被不被重?#25317;?#24858;钝丑陋女儿,心思竟是如果敏锐,将这其中的关系看得如此透彻,以他对如此朝局的洞悉,正如她所说,此次拒婚将是给了他们保护将军府最好的契机。

                    这么多年来他手中权势壮大连皇帝都要让着他,朝中与自己不和的大臣颇有不满,天天巴不得自己出个错什么的。位高权重、君臣之道没有人?#20154;?#26356;清楚,一旦他威胁到了皇帝,那么皇上一定会?#19968;?#20250;铲除将军府。

                    而若是想要让将军府的地位牢不可破,也只有同皇族联姻,而这其中最适合的人选,莫不过于太子!

                    他想起了太子风夜寒,朝中除了他有兵权外,剩下的兵权就全在太子手中。并?#23016;?#23376;是皇后之子,除了生性淡漠了点,政事?#26700;?#39118;行,入皇上之心,得朝中大臣尊敬,将来的帝位非他莫属。

                    若是能和太子联姻,那么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太子妃……


                    第八章 贱?#21496;?#26159;?#20204;椋?#24594;打贱人


                    临到府中拐向回自己院?#25317;?#36335;时,白玉珠侧?#25104;?#20102;一眼还愣在府门内的爹爹,那?#20004;?#20110;思索中的眼神及满脸的情绪尽入眼底,黑色胎记下的嘴角微微一翘,眼中闪过一抹讥笑,他是个聪明人,自然会知道自己话中所带着的意思。

                    然而,今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日子,不等走到自己的小院,便看见白雪儿带着贴身丫鬟迎面走过来。

                    “哎哟,我的?#23186;?#22992;,虽然长的丑不是你的错,可?#20040;?#20063;是将军府的嫡女千金,那周王真是不懂怜香惜玉泼?#36153;?#30495;想的出这损招,如此把姐姐弄成天下人的笑柄,这让我这个做妹妹的以后出门也脸上无光啊!”一袭绿衣衬的白雪儿如出水芙蓉般清丽朝她款款走来,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怜悯。

                    可临到白玉珠的跟前时,她已经怜悯尽收,目露寒光,语气里是满满的厌恶道:?#27036;?#34532;蟆想吃天鹅肉,就你那人见人怕的丑模样还有你的扫把星的身份还想当天鹅?我要是你被当众拒婚羞辱,不如死了算了,哪里还有脸回到这将军府来!”

                    白玉珠眨了眨眼,直视着眼前貌美如花的白雪儿,突然露出一个?#27492;?#20998;外无害的?#23433;?#28866;”笑容:“将军府武器库那么多武器,你不去选别的武器偏偏选剑,选剑选不好,还选个下剑,你说是不是。”

                    此话一出,一旁的紫儿?#35785;?#19968;下乐出了声,白雪儿这才?#20174;?#36807;来,端端的扯上什么剑,原来是骂自己是贱人,?#25104;?#39039;时铁青,上前一步一把扯住白玉珠的袖摆,骂道:“白玉珠,你这个丑八怪!”

                    白玉珠眼神一凛,猛的抽回袖子,裙下?#21040;?#19968;抬一勾,就见白雪儿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她一脚就踩在白雪儿胸口上,就见地上人满脸痛楚,她冷笑道:?#25300;?#26159;丑八怪也比你强上百倍。别以为爹爹宠你,你那青楼小妾的娘当了将军府的夫?#21496;?#25954;在我面前放肆。告诉你,我白玉珠可是嫡出的,我娘是书香门第大家闺秀,论我论我娘,我们身份都比你尊贵,别人对你前呼后拥,我可不会,下次最好滚远点!”

                    说完,不去看身后白雪儿要死要活的嘴脸抬脚就走,不是她白玉珠欺人太甚,而是这白雪儿母女太坏了。

                    十天前,被赶出府十五年的她回到了将军府,但是迎接她的是紧闭大门,继室李会儿和白雪儿的出言侮辱为难。

                    她回府有计划在身不想惹麻烦,秉着忍让的心就忍下了这屈辱,然而,她们还是不肯罢休,住在府里的这些天自己从未安生过,今天闺房里少个?#36335;?#26126;个院里多条蛇,后个自己贴身奴婢紫儿被推下水,?#24597;?#19981;?#30465;?/p>

                    她可没忘记?#25472;?#20154;告诉她,想当年就是继室李会儿这个小妾先散布她克夫克母,丧门星,她才被赶出府,这仇她?#20004;?#35760;着。

                    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既然她们母女先不?#21097;?#23601;休怪她白玉珠不义,欺她辱她,她要她们从今天都?#22815;?#26469;!

                    白雪儿自出生就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头一次在这么多丫鬟目睹下被白玉珠狼狈的踹倒在地,?#30431;?#39068;面扫地,她气的全身颤?#21486;?#21452;手死命的握着,猩红的眸子怒瞪着白玉珠离开的方向。

                    有朝一日她必定要白玉珠偿还今日的屈辱!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36335;?span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max-width: 100%;color: rgb(0, 128, 255);font-size: 16px;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24076;?/span>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