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与君欢)与君欢顾玲珑孟青峦 11-20

                    楼主:杨柳溪 时间:2018-11-19 02:16:02

                     

                      

                    第十一要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他盯着面前躺在地上,一丝不挂的女子。


                    她是动了什么手段,?#30431;?#21018;才竟然毫无理智可言?顾玲珑没有察觉出他的异样,刚才的欢愉?#30431;?#30340;身体和心都软的像一汪水。


                    她看着孟青峦,声音柔软:“将军……?#34180;?#22815;了!”


                    孟青峦打断她的话。


                    他穿上衣服,面容清冷,仿佛刚才那疯了一样的发泄和他全然没有关系。


                    将一件衣服摔在她身上,他的声音里不带丝毫温度:“穿好了出来!”


                    说完人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


                    柴房内再度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顾玲珑颤抖着手指,克服身体上的痛楚,艰难的穿好衣服,缓缓走出了柴房。


                    一瞬间,所有的视线都朝着她看来。


                    有厌恶,有不屑,还有惊慌。


                    最后那道视线来自刚才闯进来的男人,在阳光下,顾玲珑才看清他的脸。


                    是孟青峦的门房。


                    那男人跪爬在地上,脸颊高高肿起,衣服被撕扯破碎,身上都是?#19997;冢?#21475;中一个劲的求饶:“将军,您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满脸惊恐的抬头,在看见顾玲珑出来时,突然指着她大喊:“就是她,就是她主动*我的!”


                    “你胡说什么!”


                    顾玲珑身体发凉,“我什么时候*过你……?#34180;?#35828;清楚,到?#33258;?#20040;回事。”


                    昭阳打断了她的话,款款走上前来,低头看着门房,“只要你好?#30431;擔?#25105;和将军保证会还你一个公道。”


                    孟青峦眸色深邃,一言不发。


                    门房?#27426;?#28857;头:“就是这个女人,前两天来找我,说将军已经多日没有宠幸她了,她有些按捺不住,所以……?#34180;?#25152;以就来找你?#20426;?/p>


                    昭阳接话道,“你说这话,可有什么证据?#20426;?/p>


                    “有,我身边几个兄弟都能证明!”


                    说话间,另外几个门房都被带过来。


                    昭阳淡淡开口:“前些日子,顾玲珑可来找过你们?#20426;?/p>


                    几个人面面相觑,对上昭阳的凛冽的眼神,接连开口:“有,她有来找过我们,说是,说是要和我们……”难以启齿的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顾玲珑脸色蓦然苍?#20303;?/p>


                    她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落入了一个怎样的圈?#20303;?/p>


                    昭阳眉目一冷:“真没想到,将军府内竟然会有如此淫乱不知廉耻的女子!”


                    她转头看向孟青峦:“青峦,你打算怎么处?#30431;俊?/p>


                    孟青峦漠然的看着顾玲珑。


                    半饷,他薄唇轻启:“真是恶心。”


                    听到他说出的话,顾玲珑的身子仿若被霜打了一般。


                    她失神的看着他:“你不信我?#20426;?/p>


                    “我为何要信你?#20426;?/p>


                    孟青峦反问,冷笑一声,“之前你不是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吗?被皇上下令许给我,却暗地里勾搭了我的大哥,现在就连一时三刻的寂寞都忍受不住,连我的门房都要*?#20426;?/p>


                    心中像是有一团火,他每说出一个字,就像是添了一把柴火,?#27426;?#30340;熊熊燃烧。


                    他的眼前出现了刚才顾玲珑衣衫不整的模样,脸上带着情欲的红晕,口中溢出的?#30475;?#27599;一样,都在提醒着他,刚才顾玲珑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他上前一步,狠狠掐住顾玲珑的下巴,迫?#39038;?#25260;头看向自己:“你就这么缺男人吗?好,既然你那么想要,我就给你!”


                    猛然将她甩开,孟青峦长袖一挥背过身去:“将她拖下去,赏给下面的将士们!”


                    顾玲珑?#32531;?#29408;甩在地上,手臂手掌全都磨出了血,?#27426;?#22905;却像是坠入冰窟,感觉不到任何痛楚。


                    他要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第十二章她竟然怀孕了

                    立刻有将士上来,面无表情的将她往外拖去。


                    在经过孟青峦身边时,顾玲珑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扑过去死死抓住他的腿:“不要,我不要去服侍那些男人……将军,我爱的人,是你啊!”


                    “爱”这个字一出口,孟青峦身子一僵,眸中飞快的?#20937;?#20160;么,很快又变为嘲讽。


                    爱?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竟然能说出爱这个字来,真是可笑至极!“还不快点将她拖走!”


                    昭阳走到孟青峦身边,狠狠扯开顾玲珑的手,“这种女人,怎么配留在青峦身边!”


                    顾玲珑的手被硬生生扯开,身体的痛楚和双臂的禁锢?#30431;?#22833;去了所有的力气。


                    她呜咽着,再到之后声音变?#30431;?#21713;,只有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孟青峦的耳中:“求求你放过我……或者……杀了我……”孟青峦在听清楚她说的话后,身子猛然震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她。


                    她的脸上全是灰败之意,双唇轻启,似乎就要对着舌头咬下去!那一刻,孟青峦几乎是脱口而出:?#26263;?#19968;下……?#34180;?#21834;!”


                    伴随着他话语的,是顾玲珑的哀叫。


                    她整个?#36865;?#28982;间蜷缩成一团,满目痛楚,身下有血,缓?#27627;?#28108;出来……鲜红的血液,像是一根针,刺入了孟青峦的心口。


                    动作快于思考,等孟青峦回过神,那呼吸微弱的人儿已经被他抱在了怀中:“唤太医,快去唤太医!”


                    顾玲珑隐约听到孟青峦的吼声,带着难以?#25346;?#30340;颤抖和恐惧。


                    他?#19981;?#23475;怕吗?是因为她要死了吗?顾玲珑牵动了一下嘴?#29301;?#24456;想笑,可周身剧烈的痛楚?#30431;?#31505;不出来。


                    没想到有一日,他竟然?#19981;?#20026;她难过。


                    她很努力的睁眼开,想要看清楚孟青峦的表情,?#27426;?#36523;下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紧接着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雪色掩盖了整个京城。


                    火炉噼里啪啦的在耳边作响,将顾玲珑的半张脸映的通红,?#27426;?#20174;身体内?#21487;?#21457;的冷意,却让顾玲珑在昏睡中不自觉的打起了寒颤。


                    “顾姑娘,顾姑娘您醒醒。”


                    顾玲珑蓦然惊醒,睁开眼,对上一个侍女欣喜的脸庞:“太好了,您终于醒了,我这就去告诉将军!”


                    看着侍女急急忙忙跑走的背影,顾玲珑有些怔神。


                    在这将军府她向来不受待见,也没人给她好脸色看,怎么这般醒来,倒像是变了个天?她身体动了动,想要撑着床坐起来。


                    “别动。”


                    低沉沙哑的声音,熟悉的令顾玲珑以为是错觉。


                    她呆呆的抬头看着站在她床边的男子:“将军……?#34180;?#20320;有身孕了,不要乱动。”


                    这话宛如惊天霹雳,将顾玲珑整个人钉在原地。


                    身孕?她竟然有孩子了!顾玲珑下意识的抚上肚子:“多长时间了?#20426;?/p>


                    “太医说,一个多月了。”


                    孟青峦的神情难得温和,“你受了创,加上情绪不稳定,太医刚给你开了安胎药,近日就不要出门了。”


                    顾玲珑似还处在震惊中,木然点头。


                    孟青峦看着她尖瘦且泛着苍白的小脸,心中竟是?#20937;?#19968;丝怜惜,但又很快被他压了下去。


                    “之前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否则就算你肚子里有孟家的骨血,我也决不轻饶!”


                    孟青峦声音冷了几分,凛冽的视线瞥过她,拂袖而去。


                    顾玲珑刚想开口解释,人已经走远了。


                    她重又跌落回去,靠着软垫,看着富丽?#27809;?#30340;屋子,感觉就像是一场大梦。


                    这个突然到来的孩子,救了她一命,也给了她希望。


                    顾玲珑想到刚才孟青峦难得的温柔,忍不住弯?#36865;?#22068;?#29301;骸?#23401;子,娘亲?#27426;?#20250;努力,让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恬静的脸上满是笑意,却未曾看见,在拐角处,一个华服女子将这一幕尽?#26157;?#24213;,眸中浮现出妒恨的冷光。



                    第十三章从希望变成绝望

                    姑娘,喝药吧。”


                    顾玲珑喝下侍女每日都会送来的安胎药,按了按太阳穴。


                    不知是不是有了身孕的关系,亦或者住进了好的房间,有了人伺候,身体越发的疲软起来,时不时的?#31361;?#26127;睡。


                    “外面还在下雪吗?#20426;?/p>


                    她扫了窗外一眼。


                    侍女探了探头:“不下了。”


                    “扶我起身吧,我想去院子里走走。”


                    足足在房间里躺了两个月,顾玲珑实在是有些坐不下去了,更何况自那日起,孟青峦就再也没有踏足她的房间。


                    她日日等,?#25346;?#30460;,终于从希望变成了绝望。


                    侍女上前给她披了袄子,顾玲珑柔和的笑了笑,侍女却是低头退?#19997;?#21435;。


                    顾玲珑的笑僵在脸上,半饷才揉了揉脸化开。


                    她知道,这些侍女心中并不服她,不过是因为她运气?#27809;?#20102;身孕,才从最低等的侍女,变成了一个没有身份的“主子?#34180;?/p>


                    扯了扯袄子,顾玲珑走出门。


                    外面的冷?#25484;盟?#25171;了个寒颤,却也?#30431;?#24863;觉到自己还真实的活着。


                    她漫步走在雪地上,脚下“咯吱”的声响,?#30431;?#22833;去已久的玩心又起,有意踏出一连串雪白色的?#24222; ?/p>


                    不知不觉间,便越走越远。


                    “滚,再不滚我打死你!”


                    刺耳的怒喝声传来,顾玲珑抬头,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了大门口,而站在那里骂人的,正是守门的几个门房。


                    看见他们,就让顾玲珑不自觉的想起那天的场景,顿时一阵恶心转身往回走,却在听见孩子的声音时顿住。


                    “求求你们,我弟弟快饿死了,给我一点吃的吧!”


                    这种哀求,她年?#36164;?#26366;听说过无数次。


                    顾玲珑心中一痛,不自觉的走向门口,看见了两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男孩。


                    刚才说话的那个年?#30171;?#19968;些,一边哀求一边牢牢的扶着身旁?#20154;?#30702;半个头的弟弟。


                    年纪偏小的男孩已经快不行了,嘴唇苍白,皮?#38378;?#30340;翻卷起来,整个人病怏怏的靠在哥哥身上。


                    “这是怎么了?#20426;?/p>


                    顾玲珑走过去。


                    门房看见顾玲珑,眼里的鄙夷一闪而逝,嘴上却是恭敬的:“就是两个小叫花子,顾姑娘?#22815;?#30528;身孕,这种肮脏事还是别管了。”


                    “肮脏事?#20426;?/p>


                    顾玲珑的手不自觉攥紧,“你是人,他们也是人,怎么到你口中,就变了味?#20426;?/p>


                    她?#26377;?#20013;掏出几块碎银,塞进男孩手中:“我这儿银两也?#27426;啵?#20320;?#39286;?#21435;看病,若是不够,日后再来找我讨要。”


                    冰冷的银两?#19997;?#25893;在掌心中,却如火般炙热,男孩热泪盈眶,携着弟弟就要跪下,却被顾玲珑轻扶而起:“不必多礼,不过同时天涯沦落人罢了。”


                    男孩看着顾玲珑,虽然身着素衣,却是容貌干净秀丽,实在无法把她和他们这?#20013;?#20062;丐混为一?#28014;?/p>


                    他低低道了声感谢,急忙带着弟弟走了。


                    顾玲珑看着他们的背影,想到幼年时自己也曾这般苦苦求生,是孟青峦,给了她活下去的机会。


                    如今,他还给了她一个小生命。


                    往回走的步伐轻快了许多,顾玲珑并没有看见,在她身后走出的青衣男子。



                    第十四章我永远不会背叛你_

                    将军,刚才顾姑娘她……?#34180;?#25105;看见了。”


                    孟青峦皱了皱眉,顺着她刚才看去的视线,见到那两个男孩相互依偎的背?#21834;?/p>


                    她伙同他的大哥,构陷他,出卖他,如今竟然能做出如此善举,这甚至让孟青峦怀疑,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他所知道的丞相之女顾玲珑。


                    “青峦,你在这儿做什么呢?再不进宫,皇兄可就要派人来抓了。”


                    昭阳款款走来,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瞧见是两个小乞丐,口中发出嗤的一声,“两个叫花子罢了,有什么好瞧的?#20426;?/p>


                    “没什么,时候不早了,走吧。”


                    孟青峦淡然收回视线,跟着昭阳一起往门口的马车走去。


                    一朝酒醉。


                    自从长大后,少年时的友谊在权力的斗争下,越发稀薄,孟青峦难得和皇上喝了个大醉,借着酒劲将公主赶回房,又在院中耍了一套剑舞,越发疲累,才?#24590;怎?#36292;的在石椅上坐下。


                    月色正好,银色的月光像是一层薄纱,柔和的盖在孟青峦的身上。


                    冷风一吹,似乎将热度散了些,孟青峦盯着月光片刻,眼前一片昏花,竟是渐渐睡去。


                    须臾,一个曼妙身姿出现在他身后。


                    顾玲珑低头看着他熟睡的模样,禁不住唇角上扬。


                    是有多久没见到他这样毫无设防的样子了。


                    他的侧脸俊朗,?#30431;?#28459;天的星光都集中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顾玲珑没有忍住伸出手,抚上他的脸庞,刚一碰到,手却蓦然被抓住!对上他深邃的眼眸,顾玲珑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也忘了把手抽出来,僵直着身体像是?#27426;?#22312;了原地:“将军……?#34180;?#20320;到底是什么人?#20426;?/p>


                    孟青峦说话低沉沙哑,微醺的?#30772;?#20174;口中传出,顾玲珑感觉头晕晕的,似乎也要醉了一般。


                    “明明就是你,和大哥勾搭成奸,还构陷于我,恨不得让我死在边关,?#19978;?#22312;的你,又为什么总用这种眼神看我?#20426;?/p>


                    孟青峦定定的看着她,手上的力度突然?#21448;兀?#27809;错,就是你现在这个眼神!”


                    他醉醺醺的撑起身子,凑近顾玲珑,似是想起了什么,眸色渐渐柔和:“我今天看见你给那两个乞丐钱了,我总觉得,你和我想象中的不同。


                    似乎,似乎……”更好些,也更吸引人,?#30431;?#24046;点就栽进去了。


                    顾玲珑听得鼻子酸酸的,险些哭出来。


                    她任凭孟青峦握着她的手腕,就像是感觉不到痛楚一样,痴痴的看着他:“我不是丞相之女,也不是顾玲珑,我只是一个小乞丐,一个曾经被你救了的乞丐。”


                    回忆起往事,她忍不住嘴角上扬:?#26263;?#26102;我饿了三天了,没忍住去偷了包子,差点被打的半死,还是你经过,不但救了我,还给了我银两。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当时我就在想,若是我能活下去,定然要将这笔银子,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19968;?#35201;出?#36865;?#22320;,有朝一日,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你面前。”


                    后来,她拿这?#26159;?#21435;了一家酒楼,塞给了老板不少钱,才算是?#25954;餿盟?#30041;下来学?#21834;?/p>


                    她很机灵,手脚又麻利,深得不少客官喜欢,也攒了不少钱。


                    她从来不?#34915;一ǎ?#23384;了七年,想着过些日子,就拿这?#26159;?#21435;开个酒楼,然后把赚到的钱,全部都给孟青峦。


                    未曾想还没来?#30473;埃?#23601;被丞相所害,灌药假冒成顾玲珑抓了来。


                    而这个她梦寐以求的男人,宛如梦境般来到她的身边,却也是要亲手将她推入地狱。


                    “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将军,我这一生爱的人,只有你。”


                    顾玲珑微微一笑,抹去脸上滚落的泪水,看着孟青峦一点点放开她的手,彻底?#20102;?#36807;去。


                    她站起身,脱?#23782;?#34915;,轻轻盖在孟青峦的身上。


                    一步三回头的离去,在顾玲珑走后,昭阳缓缓从暗处走出。


                    紧紧盯着孟青峦身上的外衣,像是看见了什么难以忍受的东西,她蓦然走过去,狠狠一把?#26029;攏?/p>

                    第十五章她生病了_

                    清晨和煦的阳光,让孟青峦在?#20102;?#20013;清醒过来。


                    他睁开眼,环视四周,才发现他依然在院子里。


                    这酒后劲真足,竟?#30431;?#30561;了整整*。


                    他抬手摸了摸后背,什么都没有,空空?#21561;?#30340;。


                    眼前依稀出现顾玲珑满是泪痕的脸,却是带着笑容,和他在深夜中?#27426;?#30340;说着话。


                    她说,她是个被他救过性命的小乞丐;她说,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她说,我这一生爱你的人,只有你……果然是梦吧,她是丞相之女,又怎么可能上街乞讨?孟青峦捏了捏眉心,暗笑自己竟然会糊?#24656;?#27492;,一边起身?#24613;?#25910;拾一下上早朝。


                    “将军,不好了!”


                    一个侍从匆匆跑来。


                    孟青峦面目的疲倦刹那间?#32531;?#22909;的掩盖住,冷声道:“大惊小怪的,出了什么事?#20426;?/p>


                    侍从被他吓?#20040;?#20102;个激灵,差点咬到舌头:“是公主,公主她晕倒了!”


                    “什么?#20426;?/p>


                    孟青峦眉头紧锁,“请太医了吗?#20426;?/p>


                    “已经派人去请了。”


                    孟青峦额首,心里倒是?#27426;?#23569;紧张感,但昭阳名义上毕竟是他的正妻,还是在洗漱后去了一趟昭阳的房间。


                    太医已经来了,正在诊脉,看见孟青峦过来,急忙站起身:“将军。”


                    “她怎么样了?#20426;?/p>


                    太医抹了?#35759;?#22836;的汗:“公主的心脏一直不太好,现在经过微臣的诊治,已无大碍,只是需多加静养,莫要再有情绪波动了。”


                    “有劳太医。”


                    孟青峦微微拱手:“送太医出去。”


                    ?#26263;?#19968;下!”


                    一个侍女匆匆跑进来,一脸急切:?#34948;头?#22826;医去看一下吧,顾姑娘身体有些不适,还?#27426;?#30340;呕吐。”


                    太医看了孟青峦一眼,孟青峦听到侍女说的,眸中?#20937;?#19968;抹焦?#20445;?#23601;要走过去,谁知从纱帐内伸出芊芊玉手,拉住了他的胳膊:“青峦,你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20426;?/p>


                    说罢,又是?#20154;?#20102;几声。


                    孟青峦脚?#23047;?#22570;顿住,沉默片刻,抬手道:“太医,你随她去看看吧。


                    她肚子里怀有本将军的孩子,莫要有损失。”


                    “是。”


                    太医拎着药箱离开。


                    孟青峦在床边坐下,隔着薄薄的纱帐,看见昭阳嘴角的笑意:“公主可好些了?#20426;?/p>


                    “已经好多了。”


                    昭阳温声细语道,“只不过身体不适,就想着人陪,似乎感觉?#31361;?#22909;些。


                    青峦,我好久没回皇宫了,有些想念皇兄,想念少年时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那时孟大将军常年征战在外,娘子又离世的早,便只能将年仅10岁的孟青峦送入宫中,同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一起读书。


                    也就是在那时,昭阳便黏上了他,整日青峦前青峦后的叫。


                    他不喜公主,却也知道皇家对孟家的恩?#20572;?#22987;终心怀?#23633;ぁ?/p>


                    因而皇上下令要他娶昭阳时,他便同意了。


                    反正横竖心中了无牵挂,娶谁都是一样。


                    只是没想到顾玲珑竟会怀有身孕……想到这里,孟青峦眸中?#20937;?#19968;丝愧疚和温柔:“?#19968;?#36827;宫将此事禀明皇上。”


                    “谢谢你,青峦。”


                    昭阳轻笑道,抓着他手臂的手却更紧了几分。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孟青峦?#27426;?#22768;色的推开她的手,转身大跨步的走了出去。


                    隔着纱帐,里面明眸皓齿的女子,眸中?#20937;?#27987;烈的愤恨。


                    他这么急匆匆的,要去哪里?是去看那个小贱人吗?凭什么,她才是公主,是他的正妻,是整个天下都不敢得罪的女人!一个区区贱婢,罪臣之女,竟然敢觊觎他的男人!看来这一次,真的留她不得了!

                    第十六章?#19968;?#26432;了你

                    咳咳……”房间里?#27426;?#20256;出?#20154;?#30340;声音。


                    没有一个人过来看一眼,也没有人来给她倒一杯水。


                    顾玲珑撑着疲软的身体坐起来,?#24590;?#30528;下床,借着昏暗的烛光倒了杯水,还未递到嘴边,就看见窗纸上印出的人?#21834;?/p>


                    高大修长的熟悉轮廓,曾无数次的在她午?#22993;?#22238;中出现。


                    是他来看她了?顾玲珑揉了揉眼睛,满眼欣?#19981;?#26410;褪去,就见那刚才还明明晃晃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果然是看花了眼。


                    顾玲珑苦笑一声,看着手中早已冰冷的茶水,没有了喝下去的*。


                    将茶杯放?#21350;对?#22788;,她悠悠晃晃的回到床边坐下,却没有分?#20102;?#24847;。


                    今日白天她突然间呕吐不止,?#27426;?#20037;太医就来了,听侍女说,是孟青峦?#30431;?#26469;了。


                    可她?#28108;?#20197;盼,从天亮到天黑,他都没有出现。


                    他一直守在公主那里,没有来看她一眼。


                    眼前突然一片昏花,顾玲珑下意识的扶住了床沿,心脏却像是被重重击打了一样,猛地抽痛了一下,然后喉头一阵?#24525;穡?#30524;前像是?#26197;?#25955;开,出现了一张梦寐以求的脸。


                    “将军!”


                    顾玲珑不可置信的眨了几下眼睛,头便被轻轻敲了一下:“犯什么?#30340;兀俊?/p>


                    他笑的很好看。


                    虽然是久经沙场,但他却拥有一?#31508;?#29983;的?#23391;?#35980;,脱下军装,穿上青色的衣袍,便是一派霁月清风的模样。


                    顾玲珑没忍住伸出手,想要摸他的脸。


                    手刚碰到他的脸颊,便被他一把抓住,眼神瞬间冷了下来:“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碰我?#20426;?/p>


                    “我……?#34180;?#20320;该不会想着,?#19968;?#29233;上你吧?#20426;?/p>


                    孟青峦靠近她,将她一步步逼到?#27493;牛骸?#39038;玲珑,像你这样朝秦暮楚的女人,我看着都觉得恶心。”


                    他猛然掐住她的下巴,顾玲珑吃痛的嘤咛了一声,被迫抬起头看着他。


                    他的双眸如同开刃的利剑,寒光四溢:“若是你敢再做出背叛我的事情,?#19968;?#31435;?#36538;?#20102;你!”


                    杀了她?他竟是已恨她到了这个程度吗?#20811;?#30475;见?#20102;?#30340;银光,恐惧让顾玲珑“啊”的尖叫了一声,迅速跑向大门,猛地打开!身上一凉,刚才还立在原地的身?#25226;?#36895;消散。


                    顾玲珑赤脚踩在雪地上,半饷才缓缓转回身。


                    屋内一个人都没有,她甚至不知刚才发生的一切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过。


                    关上门,将外面的一切?#21866;?#21487;寒意却还是?#27426;?#30340;浸入顾玲珑的身体里。


                    她蜷缩在床边,低头看着地面。


                    太医说她是怀孕才有引起的呕吐和昏睡,那刚才,也是怀?#24184;?#36215;的幻觉吗?还是说,他真的想要杀了她……窗户传来“吱呀”一声轻响,并没有被她所察觉。


                    *未眠。


                    翌日一早,她在昏昏?#33080;?#20013;被外面巨大的动?#25165;?#37266;。


                    依稀记得上一次有这样的动静,还是孟青峦要和昭阳公主结婚的时候。


                    顾玲珑动了一*子,蜷缩一整夜,?#30431;?#39592;头都僵硬起来。


                    头似乎比昨日更晕,顾玲珑立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慢慢的往门口走。


                    一出门,就看见往日守在门口的下人都往大门口跑。


                    她随手拉住一个:“你们这是做什么?#20426;?/p>


                    “顾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啊,皇上来了!”


                    皇上?顾玲珑身子蓦的一震,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下意识的缩回脚步,却被迎面赶来的侍女喊住。


                    “顾姑娘,公主让你去前面伺候!”



                    第十七章别杀我

                    花园内。


                    正值冬季,花却开的?#27704;茫?#23588;其是红梅,星星点点的落在积雪的树枝上,给寒冷的冬日带来了一份暖意。


                    皇上啜?#19997;?#33590;,看向坐在对面的昭阳:?#21322;?#21548;闻你病了,便来看看你现在如何。”


                    “谢皇兄关心,已经好多了。”


                    昭阳笑的甜美,瞥向孟青峦时,脸颊上飘满了红晕,“多亏青峦的照顾,我才能好的那么快。”


                    “公主之言,微臣愧不敢?#34180;!?/p>


                    孟青峦一字一句间,不失礼数,却也将两人的距离无意间拉远。


                    昭阳的笑容僵在脸上。


                    皇上扫了她一眼,视线进而落在孟青峦身上:“你们是夫妻,你我亦是挚友,这里并非皇宫,无需这么多礼数。”


                    孟青峦微微额?#20303;?/p>


                    昭阳含笑看着他:“记得年?#36164;保?#30343;兄与青峦常在一起读书和切磋武?#30504;?#21518;来皇兄继位,便已许久没有这样的光景了。”


                    “?#21069;。?#24819;想真是怀念。”


                    皇上想起往事也是一阵唏嘘,“?#19978;?#25105;已经多年没有亲历战场,都靠着青峦来为我打拼这天下了。”


                    他说的轻巧,眸中却有一闪而逝的异色。


                    他的御林军现在都归于孟青峦?#27785;歟?#33509;是有朝一日,孟青峦真的想要这天下……“皇兄不必感叹,正巧这几日我得一朋友送来了一把宝剑,想着送给青峦日后征战沙场,倒不如今日?#30431;?#26469;比一比,看看昭阳这把剑,是否比得上将军原来那一把。”


                    昭阳话?#24076;?#19968;抬手便有侍女走来,举着一把光?#35782;?#30446;的剑。


                    孟青峦脸上没什么波动,倒是皇上饶有兴趣的接过剑:“玄铁制成,削铁如泥,不错不错。”


                    他许?#26790;?#26366;碰剑,倒是来了兴趣,视线转向孟青峦:“来比试比试?朕可是许久没有和你打一场了!”


                    孟青峦自幼和他如此,?#25346;?#19981;?#24515;啵?#31449;起身走到花园中央。


                    皇上提剑跟去。


                    昭阳似是对比试很感兴趣,却是侧头小声对着旁边的侍女道:“人来了没有?#20426;?/p>


                    “快了。”


                    眸中?#20937;?#38452;狠的冷光,昭阳勾唇轻笑。


                    两道银光同时?#20937;?/p>


                    顾玲珑一进花园,便是眼前一花,那入目的银光,?#30431;?#19979;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昨晚的?#19988;?#30636;间涌入?#38498;?#20013;。


                    “别杀我……”顾玲珑喃喃道,面上浮现出惊慌失措。


                    那边两人打的难分难解,注意到这边动静的,只有坐在?#25346;?#19978;的昭阳。


                    “去,将她带过来。”


                    昭阳淡淡开口?#24895;?#20365;卫,侍卫走过去,面容冰冷:“公主让你过去。”


                    顾玲珑恍若没有听见,如同?#27426;?#22312;原地一样。


                    昭阳手指微抬,一?#22930;?#23376;打中了顾玲珑的肚子!不重的一下,甚至只在她的衣服上沾染上的一点灰尘,可顾玲珑却突然像发疯一样,双手?#19968;?#22823;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的孩子!”


                    “哗!”


                    侍卫身上的佩剑竟被她抽出,突然间就朝着前面还在打斗的两人冲去!她不过是胡?#19968;涌常?#27491;在比试的两人听见动静已经侧身避开,谁知昭阳却突然起身,朝着他们走过来。


                    “皇兄,青峦,你们没事吧……啊!”


                    随着昭阳的一声尖叫,血顺着她手臂上的剑伤,?#20107;?#19979;来。


                    <

                    第十八章 欺君之罪

                    侍卫迅速用剑架住了顾玲珑的脖子。


                    在看见鲜血的那一刻,顾玲珑才恍若清醒过来,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剑“哐?#34180;?#25481;落在了地上。


                    “我,我……?#34180;?#36825;是怎么回事!”


                    皇上震怒,“快去唤太医!”


                    太医很快就来了,好在顾玲珑没学过武,拿着剑的手也一直在打颤,没什么力道,不过是划出了一道?#19997;凇?/p>


                    看昭阳无事,皇上才?#38378;丝?#27668;,转头看向顾玲珑,眉宇间满是戾气:“你究竟是什么人,谁派你来?#36538;?#20844;主的?#20426;?/p>


                    侍卫?#24656;?#30340;将顾玲珑按倒,双膝跪在地上,刺骨的冰冷。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想?#36538;?#20844;主,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这个解释苍白无力,可顾玲珑却也是不明所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她只记得自己看见了一道剑光,看见孟青峦提剑一步?#23047;?#36817;她,满脸无情的刺向她的肚子!手蓦然捂住肚子,感受到腹中微?#27169;?#39038;玲珑整个身子才软了下来:“我近日身子一直不好,可能是出现了幻觉……?#34180;笆前?#30343;兄,她身子骨确实不好,前几日太医还去看过呢。”


                    昭阳竟然开口帮她说话,“更何况?#23637;?#26159;我们皇家对不住她,她恨我,也是应当的……?#34180;?#23545;不住她?什么意思?#20426;?/p>


                    皇上是何?#35753;?#38160;,一下就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住在将军府!孟青峦,你应该给朕一个解释吧?#20426;?/p>


                    他的视线落在孟青峦身上,脸色不怒自威。


                    孟青峦神色变了变。


                    “事已至此,你也不用为她隐瞒了。”


                    昭阳缓缓走到孟青峦身边,竟是跪了下来,“皇兄,此女子就是顾丞相之女,顾玲珑。”


                    “顾玲珑!”


                    皇上一脸震惊,“她不是已经死了吗?#20426;?/p>


                    ?#25353;?#20107;是青峦一时糊?#20426;?/p>


                    是这个女子?#21543;?#24597;死,下药*了青峦,?#22815;?#19978;了他的孩子。


                    青峦逼不得已,才将她带回来。”


                    昭阳磕了一个响头:“我知此事是欺君之罪,但事出有因,更何况青峦如今已是昭阳的夫婿,若是皇兄?#32959;錚?#23601;请连同昭阳一起治罪吧。”


                    皇上紧皱着眉头,视线自昭阳移到孟青峦脸上。


                    须臾,他眸中的怒火渐渐褪去,伸手扶起了她:“也罢,我相信青峦的为人,定然不是有意为之。”


                    他又看向顾玲珑,眼里已充斥着杀意,“本就是?#30431;?#20043;人,竟然还敢行刺公主。


                    来人,把她拖下去,就地革?#20445; ?/p>


                    ?#26263;?#19968;下。”


                    孟青峦竟是长袖一挥,起身挡在了顾玲珑的面前。


                    皇上定定的看着他:“你这是?#25105;猓?#33707;不是要包庇这个罪妇?#20426;?/p>


                    “臣并?#21069;?#24199;她,只是她肚中已有臣的骨血,还请皇上看在臣多年征战沙场为国效力的份上,容许她先生下这个孩子。”


                    顾玲珑跪在他身后,听着他说的?#32959;?#21477;句,眼里的光彩,一点点消散。


                    原来在他心里,只有这个孩子,而她的生死,从来与他无关。



                    第十九章流血了

                    皇上看着立在面前坚定不移的孟青峦,眸中神色变幻。


                    半饷,他才出声:“好,朕答应你。


                    待她生下孩子,朕定要看见她的?#20223; ?/p>


                    说罢,拂袖而去。


                    “青峦,你去送送皇兄吧,莫要惹他生气了。”


                    昭阳轻声劝慰,“这将军府上下这么多条人命,都系在你的手?#24515;亍!?/p>


                    孟青峦脊背一僵,垂在两侧的手攥紧,回头扫了一脸麻木的顾玲珑一眼,大跨步的朝着门口走去。


                    待孟青峦的身影渐渐化为小点,昭阳才抬手屏退众人,在顾玲珑面前蹲下:“你现在?#27426;?#24456;难过吧?#20426;?/p>


                    顾玲珑没有回答。


                    昭阳轻笑了一声,手指伸向她的肚子,见她猛地一缩,又收回了手:“你别害怕,青峦都说了,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现在还不会杀了你。”


                    霍然抬头,顾玲珑定定的看着她,嗓音沙哑:“那以后呢?#20426;?/p>


                    “以后?你一个罪臣之女,还敢行刺?#31455;?#36824;有什么以后。”


                    昭阳声音带着蛊惑,还?#24615;?#30528;极端的恨意,“看你陪在青峦身边那么久的份上,?#19968;?#35753;皇兄给你一个全尸的。”


                    “不,不会的!”


                    顾玲珑的指甲深深?#24230;?#32905;中,“将军不会杀了我的!”


                    昭阳噗嗤笑出声,神色却蓦然凛冽起来:“刚才你?#27426;?#21548;到了吗,他已经做出了抉择。


                    在他心里,你什么都不是,你能活下来唯一的意义,就是肚子里的孩子!”


                    顾玲珑还坐在地上,一点点往后蹭,满眼的恐惧。


                    昭阳却直起身子站了起来:“扶顾姑娘进屋休息,没有我和将军的命令,谁都不许放她出来!”


                    几个下人上前,连拖带拽的把顾玲珑拉起来。

                    L,Z,小.说群独家整理,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像是失去了灵魂,顾玲珑任凭他?#21069;?#33258;己带进屋中,门“哐?#34180;?#19968;声带上,犹如她的心,坠入了谷底。


                    不知多久,有人来敲门:“顾姑娘,安胎药来了。”


                    侍女进来,手中端着一如既往的黑色汤药,看她?#27426;?#26410;动的坐在床上,劝道:“姑娘,您就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这毕竟是将军的骨血啊!”


                    ?#21069;。?#36825;孩子是孟青峦的,他看在孩子的面上,也不会不要她的。


                    她才不信昭阳说的话,?#27426;?#26159;故意骗她,想要霸占将军。


                    顾玲珑接过汤药,喝了个底朝天。


                    苦涩在口中蔓延,她似乎清醒了几分,想问问孟青峦回来没有,?#27426;?#36824;未开口,就感觉腹部一阵绞动般的痛楚,身下涌出一股暖流!“啊!流,流血了!”


                    侍女一阵尖叫,面露恐惧的盯着顾玲珑。


                    顾玲珑一低头,就看见有血,从身下慢慢淌出,比那日发现她怀孕时还要凶猛,就?#23391;?#35201;把她身子里的血都流空一样。


                    脑袋一片空?#20303;?/p>


                    大夫急匆匆赶来,看见这一幕吓了一跳,急忙给她喂了一颗药,然后给她把脉,顿时面色大变:“这,这……”?#39038;?#39034;着脸颊流下,顾玲珑的嘴唇已经被她咬破,苍白的脸颊和殷红的嘴唇,形成一副诡异的画面:“我怎么会……这样?#20426;?/p>


                    “回姑娘的话,应该是误食了什么东西,才会引起的出血,而且,而且似乎还不止吃了一日!”


                    大夫四下看了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旁边还未收走的碗上,拿起来一闻:“就是这个!这药里面有少量的红花,食用时间久了,?#31361;?#24341;起大出血……”顾玲珑看向旁边瑟瑟发抖的侍女,听到自己口中发出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冰冷和绝望:“这些安胎药,是谁让人开的?#20426;?/p>


                    “是,是将军。”



                    第二十章 孟青峦,我恨你!

                    侍女惊魂未定:“我这就去喊人!”


                    看着侍女夺门而出,顾玲珑眼眶通红,死死的盯着身下流淌的血,那撕心裂肺的疼痛,?#19997;?#21270;为一把把利剑,将她仅存的希望,全?#30475;?#30862;。


                    她弯?#36865;?#22068;?#29301;?#31455;是低低笑出声来。


                    “孟青峦,你当真是恨透了我。


                    为了除掉我,竟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36361;?#30528;站起身来,不顾大夫的阻拦,竟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他一把推倒在地上!她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走。


                    身下还?#27426;?#30340;淌着血,所到之处,蔓延开一条长长的血路。


                    “顾玲珑!”


                    是孟青峦的声音。


                    顾玲珑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加快了步子。


                    四周传来手下将士盔甲的叮当声,顾玲珑环顾四周,用尽全力往没有人的地方走。


                    “小心!”


                    孟青峦的声音里带着颤抖,“那里是阁楼,你别过去!”


                    阁楼?因为疼痛而眼前昏花,?#19997;?#39038;玲珑才看清自己竟是站在了阁楼的墙壁边上。


                    她扶着城墙转过身,面色苍白而又平静。


                    她定定的看着孟青峦:“你还来做什么?是要亲眼看着这个孩子死吗?#20426;?/p>


                    “你在说什么?顾玲珑,你过来。”


                    “过去眼睁睁的看着你害死我的孩子吗!”


                    顾玲珑嗓音尖锐的能刺穿人的耳膜。


                    她低头看着身下滴?#26410;?#31572;流下的血,笑的苍白,“我知道你恨我,可我没有想到,你竟如此迫不?#25353;?#30340;要杀了我,甚至?#25954;?#25918;弃这个孩子。


                    孟青峦,你好狠的心!”


                    “我没有!”


                    孟青峦看见她摇摇欲坠的站立在墙边,?#30431;?#19968;阵风吹过,她?#31361;?#33853;下去。


                    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恐惧。


                    征战沙场多年,出生入死,他没有觉得害怕;被诬陷发配边疆,在生死间?#36361;?#20182;没有觉得恐惧。


                    ?#19978;?#22312;,他害怕了。


                    他甚至于不敢往前走,顾玲珑身下那片鲜血,?#26085;?#22330;还要叫他触目惊心。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免?#20040;?#22768;吓着了她:“玲珑,你下来,我保证不会?#25749;?#20320;。”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孩子的命吗?#20426;?/p>


                    顾玲珑摇摇头,定定的看着孟青峦,再没了平日里的爱?#21073;?#19981;管你有多么恨我,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


                    你不要他,我要他。”


                    她低?#23782;罰?#25720;了摸肚子:“孩子,娘带你走好不好?#20426;?/p>


                    她缓缓抬起头,站在风里,看着他,笑得沉静而温柔,仿佛仍是第一次见到的模样。


                    “孟青峦,我爱你。”


                    ?#26263;?#26159;我也恨你。”


                    ?#26263;?#24180;若不是你,我早已在街边饿死了,这条命,是你给我的。


                    所以你要收回,我也无话可说。


                    但我不会让我的孩子,也落在你手里,承受我这样的痛苦。”


                    她累了。


                    多年的?#20998;穡?#28145;情,全部都赋予了一个恨她入骨的人。


                    她往后退了一步,背紧紧贴着城?#21073;?#20912;冷的温度,?#19997;?#21364;?#30431;?#30340;身体热了起来。


                    她转过身。


                    那片虚空中,她似乎又看见了那一日。


                    他坐在高?#25151;?#39532;上,朝着她伸出手的样子。


                    笑的温柔而明?#30465;?/p>


                    “玲珑!”


                    几乎是?#35828;?#20102;墙前,想要抓住她的手。


                    ?#27426;?#25235;住的,只有白色的衣角。


                    眼中是她?#27426;?#19979;落的身躯,渐渐模糊。


                    顾玲珑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禁不住勾起唇角。


                    原来,这份爱恋从那时起是开始,却也是结局;他不过是她不?#25954;?#37266;来的一场酣然大梦,是穷尽一生无法触及的可笑奢望。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华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