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夫妻谁的基因决定了孩子智商和相貌?太准了

                    楼主?#22909;?#26085;笑料 时间:2019-01-17 06:57:32


                    001惊醒,衣衫凌乱

                    凤轻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今天不是她大婚的日子吗?她怎么会衣衫凌乱地在城门口醒来呢?

                    低头看着自己样子,下半身还好,有一条里裤,而上半身除了一件肚?#20302;猓?#23601;只有一件红色薄纱。

                    薄纱下,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肌肤那青紫的痕迹,亦是相当的明显。

                    这样的情况,要放在现代那绝对不算什么,甚至还要算保守的,可这里是古代呀!

                    是那种要把身体包得严严实实,除了脸和手哪里都不能露出来的古代呀!

                    而这还不是最?#29616;?#30340;,最?#29616;?#30340;是,她这副样子,还被人围观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凤轻尘努力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除了她今天要嫁给当朝七皇子东陵子洛外,什么?#20081;?#27809;有……

                    “小,小姐,发……发生什么事了,婉音,婉音害怕……”身边,小丫鬟死死的抓着凤轻尘的衣服,眼里满是胆怯与无助,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一般。

                    那样子,比凤轻尘这个小姐,还要娇气几分。

                    发生了什么?她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凤轻尘一扫四周围观的人群,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敷衍地拍了拍身边的丫鬟:“没事。”

                    嘴里?#24471;?#20107;,但是凤轻尘却是明白,今天这事很麻烦,而且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她,一个父母早亡的孤女,却是当朝七皇子的未婚妻,不想她嫁的人多得去了。

                    毕竟,她和七皇子,除是一个是男一个是女外,就没有哪一点是相配得,在这个讲究门当户对的年代,她高攀不上七皇子。

                    要知道,昨天前这个身体的主人,不就是因为意外落水而亡吗?不然的话,哪有现在的她。

                    凤轻尘微眯着眼,掩去眼中的凌厉。

                    不管是谁,都不?#35980;?#35828;,用这种手段太狠了。

                    在这个贞洁比性命重要的时代,把衣衫凌乱的她丢在城门口,不就是要再次逼死她吗……

                    害死了原来的凤轻尘不够自己穿越而来,还要被再害一次吗?

                    凤轻尘握着拳头,一双美目冷冷地扫视着围观的人群:“看什么看,还不快?#27599; ?/p>

                    想要她死?哪有那么容易,她又不是之前那个凤轻尘,柔弱?#24623;簦?#19968;想不开就自?#20445;?#20316;为二十一世纪最优秀的女军医,面对任何困境,她都有活下去的勇气……

                    围观的人被凤轻尘一吼,吓了一跳,纷纷后退,一个个)疑惑不解的说着。

                    “这,这是谁呀……”

                    “就是,是哪户人家的姑娘呀,怎么一大早,在这里呀……”

                    “你们看她的样子,那脸上、脖子上哦……肯定是青楼女子。”

                    “青楼女子?应?#35980;?#26159;,看着像大家小姐呢?”

                    “得切,大家小姐会这样,一大清早会在这里。啧啧,你看那一身白肉,还有身上那些痕迹,昨天晚上恐怕没少被疼爱……”一长相猥琐大叔阴阳怪气地说

                    “真想摸一把呀!”

                    “不知道多少钱一晚呀,这可真是绝色呀,那张脸虽然不是多么的明艳动人,但胜在气质好呀,一个婊.子,却偏偏和大家闺秀一样。啧啧啧,这么傲的女人,压在身下,不知是什么感觉……”

                    “哈哈哈,你做梦吧,那价钱肯定高……”

                    ……

                    混蛋,这些人凭什么对着她指指点点,口出秽语……

                    凤轻尘气得直咬牙,但理智却告诉她,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

                    敛眉看着自己的颈脖处,发现自己露在外面的肌肤,果然如众人所言,布满青紫吻痕。

                    这个样子,她就算安全回城了,后面的事情也不是她一个孤女可以承受的。

                    “好厉害的手段,把我丢在城外不算,还弄成这个样子,这让我怎么回城。”凤轻尘双眼冒着火,此时的她恨不得杀人。

                    嫁不嫁人无所谓,可是她那套随自己一同穿越而来,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智能医疗包还留在凤府。

                    那东西别说在古代了,就是现代要再弄一套出来也不容易。

                    那套东西,她绝对要拿到。

                    ?#19978;?#22312;看来,却是没办法去拿了,进城?#21364;?#22905;的绝对是严惩。

                    凤轻尘气得想要杀人。

                    太可恶了,要是?#30431;?#30693;道,哪个混蛋把她害成这个样子,她一定用手术刀好好的招呼他,把他身上的肉片一片一片割下来……

                    双眼怒瞪,红衣墨发,这一刻的凤轻尘就如同绽放的曼珠沙华,娇而不媚,艳而不俗。

                    围观的人看的双眼都直了,有几个胆子大的更是上前,准备伸手碰一碰……

                    凤轻尘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旁的小丫鬟却像是疯了一般,护在凤轻尘的面前:

                    ?#30333;?#24320;,走开,我家小姐可是官家千金,不是尔等贱民可以碰的,通通都给?#27599;?#19981;然把你们全部丢进大牢。”

                    人群中的人一听,立马哄笑着:“官家小姐?耶,还真是官家小姐呢……”

                    “没错,我家小姐就是……”小丫鬟趾高气扬,脱口就道,没有丝毫的顾忌,完全就不像大家放教养出来的丫鬟。

                    ?#30333;?#22068;。”凤轻尘却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一?#21568;?#38754;前的丫鬟拉到身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这丫头嫌她们主仆二人不够丢脸是吧!

                    非得把她祖宗三代的脸丢干净?#24597;?#36275;是吧!

                    “协…”小丫鬟吓了一跳,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得飞快。

                    小姐,小姐不是知道了什么吧?

                    “别让我再听到你说话,不然?#34915;?#20102;你。”凤轻尘威胁着,眼中凌厉的光芒,把小丫鬟吓得跌坐在地。

                    “是,是,小姐。”小丫鬟吓得那叫一个慌呀。

                    双眼不安地盯着地面,怎么也不敢看凤轻尘一眼。

                    凤轻尘满意的点了点头:“跟?#26131;摺!?/p>

                    语毕,凤轻尘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在众人的注视下,朝城外走去,略显慌张的步子之中,却显示出一种说不清的雍荣华贵……

                    今天是没办法进城了,医疗包就暂时留在凤府吧,反正除了她,也没有人能打开,就算打开了,这个时代的人也不会用。

                    只要她活着,终有机会把医疗包拿回来!

                    至于婚礼嘛?

                    凤轻尘说:管他去死。

                    这落落大方的举动,这傲骨不凡的气度,让众人连忙收起猥琐的神色,似乎用淫秽的眼神,打量这清贵无双的女子是一种亵渎。

                    凤轻尘所到之处,众人立马后退,纷纷给凤轻尘让道。

                    于是,就出现围观人员?#22659;闪?#25490;,变成欢送人员的一幕。

                    众人看着凤轻尘,一个个与身边的人咬着耳朵……

                    这个姑娘不会是个傻子吧?

                    不然的话,这姑娘怎么会出城呢?一大早的这个样子是去哪?

                    众人的眼神中的疑惑,凤轻尘尽收于眼底,除了苦笑她什么也不能做。

                    在这个?#20934;斗置?#30340;世界里,这样的她回到京城,那后果不是她一个弱女子可以承受的……

                    可就在此时,跌坐在地上的小丫鬟却突然爬了起来,大声的道:

                    “小姐,小姐,不,王妃娘娘,你等等奴?#23613;?/p>

                    002调戏,傲骨不凡

                    “小姐,小姐,你要去哪呀?你不能走呀!

                    小姐,今天可是你大婚的日子,过了今天你就是洛王妃了。

                    小姐,小姐,你可是未来王妃呀,你怎么能抛下洛王走呢。

                    小姐,奴婢求你了,你不能走呀,你这一走,你让婉音怎么办呀!”

                    声音之大,响彻整个皇城城门上空。

                    就像是故意的一般!

                    什么?今天大婚?

                    未来的洛王妃?

                    众人惊呼道!

                    一双双眼睛,闪着狂热的光芒,看着凤轻尘,一个个在脑中幻想着,这官家小姐悲惨的命运。

                    ?#20934;?#30340;差别,让平民百姓对于皇家贵族,除了尊敬,还?#37266;?#24694;。

                    看到一个官家小姐下场凄惨,能让一般的百姓,暗自?#36286;?#22909;几天。

                    ?#30431;潰?/p>

                    凤轻尘飞快的回头,看着跪倒在地的小丫鬟,想也不想,一脚就踹了下去,大声的对旁人道:“谁让你胡言乱语,把脏水泼给凤小姐的……”

                    她必须把事情撇清。不然凤轻尘这三个字,就真的成了耻辱的代名词了,她顶着这个名号,在这个时代绝对没有好下常

                    被人押着浸猪笼都是小事。

                    “咚……”的一声,婉音摔倒在地,嘴里却依旧不依不挠地喊着:

                    “小姐,轻尘小姐,婉音没有……没有乱说呀。”

                    “你就是凤小姐,凤轻尘,今天就是你大婚的日子呀,婉音没有撒谎。小姐,你怎么就肯承认自己的身份呢?小姐,婉音求求你了,你不能走呀,你走了今天的婚事怎么办呀,小姐你不能丢下婉音呀……”

                    呜呜呜,?#20302;?#23601;趴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么一来,让围观的人对凤轻尘更加的厌恶,不着痕迹朝凤轻尘走来,把凤轻尘围在中间,不?#30431;?#36208;。

                    谁?#30431;?#27450;负丫鬟的。不管谁对谁错,平民百姓遇到这样的事情,总是会有莫名的英雄主义,同情处在弱势的人。

                    明显,小姐与丫鬟相比,丫鬟就处在弱势地位,而且与他们的身份相近。

                    “混蛋……”凤轻尘想也不想,又是一脚踹下去。

                    这丫鬟居然在紧要关头出卖她。

                    凤轻尘,你身边到底养的什么人呀。

                    养条狗?#19981;?#25252;主呀,你养个丫鬟关键时侯却出卖你。

                    “什么?凤府千金?”不知谁又大声叫了一句,一时间围过来的人更多了……

                    凤轻尘抬头,看到四周的人群,发现不远处守城的士兵听到婉音的咆哮,冲了过来,心中?#21040;性?#31957;。

                    凤轻尘再次转身准备离去,绝对不能让世人知道她是凤轻尘,这?#20081;?#26086;闹大,她不想死也?#30431;?#20102;。

                    可是,来不及了……

                    婉音像是不要命了一般,爬上前抱着凤轻尘的脚:“轻尘小姐,轻尘小姐,你不能走呀,你走了今天的婚礼怎么办,洛王怎么办,我们凤府上下的仆人怎么办……”

                    那样子,活脱脱一个悲苦的小丫鬟。

                    凤轻尘就是欺负下人的恶主。

                    “婉音,我待你不保”凤轻尘咬着唇道,刚刚她不是叫这个丫鬟一起走吗?

                    关凤府上下什么事,整个凤府上下不就是她们主仆二人吗?只要他们走了,就没事了,一个空壳的凤府,根本没有什么值?#30431;?#20204;留恋的。

                    这个丫鬟明明有二心了,还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实在可恶。

                    之前那凤轻尘是有多笨来着,自己身边的丫鬟有二心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而此时,凤轻尘想走也走不了,守城的小兵?#21568;?#20964;轻尘拦了下来,同时将婉音拉开,一个小头目不怎么确定的道:“你真是凤小姐?”

                    毕竟凤轻尘这个样子很是狼狈,上半身露出来的肌肤,全是吻痕。

                    青青紫紫的?#35980;?#39559;人!

                    “我不是。”凤轻尘摇头,想也不想?#22836;?#35748;。

                    “不是的,不是的,小姐,我家小姐就是凤府千金凤轻尘,未来的洛王妃。”婉音却继续拆台。

                    “这……”守城小兵一时间也是莫名其妙了。

                    这面前要真是官家小姐,这事就麻烦了,他们惹不起。

                    而就在此时,一辆马车从城内朝凤轻尘的方向驶来,所到之处,众人皆闪避开。

                    马?#30340;冢?#20256;来一个粗哑的男声,言词放荡而下流:

                    “凤府千金?我看是骗子吧,今天可是凤府千金与洛王殿下大婚的日子,你怎么可能是凤府千金。”

                    ?#25226;?#20844;子,是严公子,今天这个美人要倒霉了……”有人听出了马?#30340;?#20154;的声音。

                    ?#25226;?#20844;子是谁呀?”

                    ?#25226;?#20844;子你都不认识?京城府伊严大人的独子,是京城出了名的恶霸,仗势欺人,欺男霸女,无恶不做呀……”

                    凤轻尘的耳边传来了小声的嘀咕声,守城的小兵,也顾不得确定凤轻尘的身份了,屁颠屁颠的上前。

                    凤轻尘不管是真是假,都是一个失势的女子,而这个严公子,可正当红呢。

                    官差谦卑而讨好地行礼:

                    ?#25226;?#20844;子……”

                    “嗯……”马?#30340;?#30340;男子,傲气地应了一声。

                    车帘被掀开,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脚?#21483;?#28014;,身形肥胖,肥头大耳、双眼浮肿的男人,在仆人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这人一身酒气,摇摇?#20301;?#22320;朝凤轻尘走来:“凤家千金?让?#31455;?#23376;来验验是真是假。”

                    说话间,一只咸猪手,就轻佻地朝凤轻尘的脸上摸去,一张猪头?#23576;?#24448;凤轻尘的脸上看。

                    酒臭味混着胭脂水粉味,朝凤轻尘袭来……

                    “?#23613;?#20964;轻尘退了一步,一巴掌将这严公子的手打了下去:“公子,请自重。”

                    “自重?哦呵呵,你怎么知道公子我有没有自重,要不,姑娘来试试?让?#31455;?#23376;压一压,你就知道?#31455;?#23376;有没有自重了。”

                    被凤轻尘打了,这严公子竟是半分不恼,不仅如此,?#21561;?#20280;起舌头,把凤轻尘打的那个地方给舔了个遍,那样子要多猥琐就有多么的猥琐。

                    凤轻尘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人,怎么可以恶心到这种地步,这古代的官家子弟,也太张狂了。现代那些官二代虽然同样嚣张,但表面上还会掩饰了一下。

                    “果然,果然是美人呀,这手心的汗都是香的。一大早收到消息,说是城门口有个漂亮的小娘子,等着?#31455;?#23376;来解救,果不其然呀。?#20219;錚?#32477;对是?#20219;錚?#27604;那夜宴楼的青青姑娘还要媚上三分。”

                    什么?凤轻尘一愣,压下心中的恶心,?#23454;潰骸?#26377;人通知你来?”

                    一环扣一环,果真是好,果真是好呀,看样子,今天她今天是走不了。

                    先是婉音,又是这严公子,这些人是要她名声败坏而死吗?

                    严公子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点了点头:“当然了,没人通知,?#31455;?#23376;一大早来这里干吗?”

                    “怎么?小娘子,跟?#31455;?#23376;走吧,?#31455;?#23376;保证不亏待你。不是要进城吗?走吧,有?#31455;?#23376;在,在皇城你可以横走着。”

                    说话间,严公子一个扬手,身后的家丁立马上前,伸手就要拉凤轻尘。

                    围观的群众与两旁的守城士兵,却是如同没有看到一般,纷纷别开眼。

                    反正这姑娘?#20011;?#27585;了,落到严公子手上也就是更惨一点罢了。

                    003发泄,今天大婚

                    “别碰我。”

                    凤轻尘怒斥,在家丁上前时,趁其不备,伸手就按在对方的肩膀上,狠狠地一个过肩摔。

                    “咚……”的一声,把其中一个放倒后。凤轻尘朝着另一个扑上来的家丁,抬腿一就是一脚,直接踢向另一个家丁的胯下。

                    吧唧一声,另一个家丁自己倒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凤轻尘满意地点了点头,女子防狼术!效果还真不错,幸亏当初在军营闲着没事,跟那些大兵学了两?#23567;?/p>

                    “啊,救命呀,救命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两个家丁?#21561;?#22312;地,其中抱着胯下的那个,叫得最为惨?#25671;?/p>

                    “滚……”一系列动作后,凤轻尘微微喘着气,身上的薄纱岌岌可危,挂在身上,要掉不掉的……

                    凤轻尘随手将薄纱扯好,怒?#29992;?#21069;的人。

                    周围的人都被凤轻尘这两手给惊到了,唯有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严公子,色令智昏,到现在还没没弄明白,现在的凤轻尘不好惹。

                    “哟呵,还是个?#32654;被酰?#27809;事……?#31455;?#23376;最?#19981;兜?#25945;你这种人,还愣着干嘛?一起上……给我把这个小娘子带走,这小娘子破坏京城安定,?#31455;?#23376;要亲自审问。”

                    严公子一扬手,刚刚停步的家丁又再次扑了上去。

                    凤轻尘的眼里闪过了一抹担心,却没有屈服,将薄纱往身上一绑,摆出一副格斗的架势。

                    ?#28909;?#26080;法息事宁人,那就闹吧。

                    不管她想不想嫁人,但在大婚当天遇到这样的事情,凤轻尘正火大着,?#28909;?#26377;人送上门当沙包,凤轻尘当然不客气。

                    打,狠狠打!

                    “来吧。”凤轻尘毫无畏惧地说,?#28909;?#36208;不了,?#28909;?#36991;不开,?#28909;晃?#26354;求全没有用,那就狠狠打一架,把自己的怒火先发泄了再说。

                    至于,接下来会怎样,那就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是军医,在战场与死神抢人,简单的擒拿与格斗,她是会的,要放倒这几个家丁不成问题。

                    打,今天她要狠狠地打一场,不把这个严公子打成猪头,她就不姓凤。

                    “上,给我上……小心点儿,别伤了我的美人。”

                    ?#30333;?#25163;,住手呀,你们都住手,我家小姐真是凤家千金凤轻尘,是洛王今天要娶的人……”

                    婉音依旧被守城的小兵压着,可却没有忘记,继续喊着凤轻尘的身份,那声音之大,就是皇城四周商铺里的人,都听到了。

                    “凤家千金?谁信呀,就算她是凤家千金又如何,这个样子还能嫁人?给?#31455;?#23376;把人带走,有事?#31455;?#23376;会负责。”

                    严公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在城门口和婉音一起大叫了起来。

                    凤轻尘却是什么都想不听了,只知道,打打打……

                    把心中的怒火都发泄出来……

                    把被人出卖的愤怒发泄出来……

                    婉音!

                    这个名字,她记住了。

                    “啪啪?#23613;?/p>

                    凤轻尘像是疯一般,拼命的将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摔倒,一个弱女子,凭借着?#35760;?#19982;?#36824;?#20658;气,硬生生地放倒了数十个大汉。

                    “就剩下你了,严公子,不是要带?#26131;?#21527;?”凤轻尘一身是汗,身上的薄纱被汗水浸?#21018;?#22312;身上,狼狈不?#21834;?/p>

                    可面对这样的凤轻尘,严公子却是吓得连连后退:“凤小姐饶命呀,我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饶命?你刚刚怎么没有想过饶了我?”凤轻尘?#35762;?#36924;近,守城的小士兵想要上前,却被凤轻尘一个凌厉的眼神给吓退了。

                    这个时候的凤轻尘就是杀神,简单点说,就是打人打红了眼,谁要上前,都讨不得好。

                    “凤小姐饶命呀,我爹是顺天府伊,你要打了我,你也就死定了。”

                    严公子就是一只纸老虎,面对凤轻尘的凶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甚至拿出自己的?#31995;?#26469;说事。

                    “顺天府伊,好大的官威。”凤轻尘一个飞速上前。

                    “咚……”的一声,猪一般的严公子被摔倒在地,凤轻尘嘲讽的说:

                    “公子果然很重……”

                    “啊,救命呀,杀人了呀……”

                    “凤家千金杀人了……”

                    “未来洛王妃杀人了……”

                    严公子杀猪一般的声音,在城门口响了起来。

                    “继续叫,越大声越好,我爱听……”凤轻尘冷笑,这个时候她还要顾面子吗?顾不了了。

                    ?#29616;?#22836;摔倒在地后,凤轻尘大步上前,对着他的胯下就是狠狠的一脚。

                    “吧唧……”

                    城门口处,围观的很多人都听到什么破裂的声音……

                    男人们一个人脸色发白地看着凤轻尘,捂着自己的胯下,一副蛋疼的样子。

                    女人则是一个个羞愧地别过脸……

                    “这个打架的人,真的是凤家千金吗?这彪悍的样子,和女土匪没什么两样呀!”

                    众人怀疑!

                    ?#29616;?#24576;疑,一个闺阁千金,对男人的弱点怎么就这么清楚呢?

                    城门口发生这样的事情,早就惊动了皇城禁卫军。

                    不过,这禁卫军的速?#28909;?#26159;不怎么快,待到凤轻尘打够了,他们才匆匆赶到。

                    了解情况后,禁卫军也是一个个头大的很。

                    这事闹大了!

                    皇家未来儿?#20445;?#19968;身凌乱地在城门口与人打架,还把人的那啥还踢爆了!

                    这事不是他们能处理的,二话不说,禁卫军将凤轻尘带入皇宫。

                    离城门口百余米处的茶楼上,一紫衣男子?#31528;?#22312;梁柱上,看着狼狈不堪的凤轻尘被人带走,嘴角微微上扬:

                    ?#25226;?#21326;,这个凤轻尘很不简单,你惹上她,可得小心……”

                    “哼,哥哥放心,一个无父无母的?#38706;?#20877;厉害还能翻了天不成。”

                    一身大红骑装的女子傲气地道,背着光,看不清她的脸,但从她的背影来看,绝对是个让人惊艳的女子。

                    单这么一个背影,就让人无法移开眼。

                    “呵呵……”紫色男子轻轻一笑,不予置评。

                    下手快狠准……专挑男人最弱的地方打,这个凤轻尘真不简单,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

                    只是,这样的凤轻尘,真是之前那个遇到问题,只会哭泣的凤轻尘吗?

                    紫衣男子怀疑……

                    “皇兄,记得等会儿让人把那丫鬟给解决了,我不想留麻烦。”被称为瑶华的女子没有半丝温情地说。

                    紫衣男子?#31181;?#36731;敲着桌面,“?#39072;颠怠?#19968;高一低颇有节奏感,脸上带着自信的笑,潇洒的离去,而他没有看到……

                    紫衣男子对面,坐着一个身着黑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男子坐的很随性,却有着说不出来的潇洒与豪迈。

                    他将凤轻尘与人打架的那一幕尽收眼底,同时亦将对面,紫衣男子的一举一动,看在眼?#23567;?/p>

                    “西陵太子和公主果然提前?#27604;?#20102;皇城,西陵天磊,西陵瑶华,你们要做什么?别告诉我,你们来这里就为了找凤轻尘的麻烦?我可是不会相信的……”

                    黑衣银面男子,边?#24403;?#25226;玩着?#31181;?#30340;茶杯,小小的茶杯在他的指尖转来转去,每每看到要掉下来时,却又落到另一个指间?#23567;?/p>

                    让人的心也跟着那茶杯一上一下,忍不住为那小茶杯的命?#35828;?#24515;,恨不得上前将茶杯接住,放稳。

                    紫衣男子离开后,黑衣银面男子的视线,便落在那,被禁卫军带走的凤轻尘身上,眼中有着淡淡的欣赏。

                    “一只小母老虎,?#19978;?#22312;这个圈子里,光有利爪是不行的。入了皇宫,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活着走出来。”

                    语落,黑衣男子身形一闪,尾随身着紫衣的西凌太子,西陵天磊而去……

                    004结果,狠狠打

                    黑衣银面一路跟随西陵天磊,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城内一小四?#26174;?#20013;,黑衣银面男子在暗处挑?#32908;?/p>

                    西陵天磊来这里,居然然是为了见凤轻尘身边那个叫婉音的丫鬟?

                    看到这个小丫鬟,黑衣银面男子终于确定,城门口那出好戏,是西陵太子与公主一手导演。

                    只不过,这么一个不不了台面的小丫鬟,值得西陵天磊亲自来见?这丫鬟好大的面子,或者说凤轻尘好大的面子。

                    “公子,奴按公子所言,将事办妥了。”婉音看着西陵天磊的背影,眼带?#19968;ǎ?#21452;颊绯红,眉目含情,一副邀功的样子。

                    “办妥?你确定办妥了吗?凤将军和凤夫人的遗物你没找到,?#31455;?#23601;不与你?#24179;希?#37027;么城门口的事情呢?凤轻尘为什么没?#37266;?#27515;?”西陵天磊回头,怒视婉音。

                    “公子?”婉音脸上的笑僵住了。

                    公子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他不是温柔体贴的吗?

                    ?#25353;?#36135;。”西陵天磊骂道,在婉音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朝婉音腹部踹了一脚。

                    咚……婉音整个摔倒在地,脸朝下,吃了一脸?#25671;?/p>

                    这一摔极其突然,婉音毫无防备,一脸是血,头昏头?#20572;?#22909;半天才回神来。

                    “公子,公子……”婉音惊恐的叫着。

                    “哼!”西陵天磊冷哼一声。

                    奴才的本能,让婉音明白,她被人抛弃了。

                    顾不得疼痛,婉音在地上爬行,抱着西陵天磊的大腿,大喊:“公子饶命呀,公子饶命呀。”

                    “滚……”西陵天磊厌恶的又踹了一脚。

                    “饶命?我倒想饶了你,你?#30340;?#23478;小姐懦弱无能,胆小怕事,可事?#30340;兀?#22478;门口你家小姐好大的威风呀!”西陵天磊厌恶的看着婉音。

                    凤轻尘,这个迷样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弄清凤轻尘身上的秘密,他根本不会亲自来。

                    他手下有大把的人,将这个丫鬟给处理了。

                    “小姐……呜呜,我也不知道,小姐平时不是这样的,小姐胆小无能,在皇城被人欺负了只会哭,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公子,奴婢不知呀……”

                    婉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痛的直抽气,却不敢不回西陵天磊的话。

                    一边说一边吐着血水,森白牙齿顺着血水流出,一颗一?#24597;?#22312;地上。

                    呜呜呜……她错了,她不该?#24052;几还螅?#19981;该卖主。

                    好痛,她好痛呀……

                    “再问你一遍,凤轻尘以前的样子是不是伪装的?为什么?还有她的武功是谁教的?”

                    这才是重点,只一眼,西陵天磊就知道,凤轻尘那招式很适合军人用。

                    这样的?#35760;桑?#20182;必须?#26159;?#26970;,最?#38376;?#21040;完整的招式,让西陵的士兵学着。

                    “我不知道,武功?什么武功,我不知道,小姐不会,不会武功……”婉音一口的血水,眼眸中满是惊?#31181;?#33394;。

                    她想要跑,可是跑不掉……

                    “不知?你什么都不知,?#31455;?#30041;你何用。”西陵天磊又踢了一脚,婉音顺势滚到一边。

                    西陵天磊看婉音这样,知道她没有撒谎,这?#32622;?#26377;半点?#20040;?#30340;人,留她何用。

                    “来人呀……”西门天磊闪过一抹狠厉。

                    凤轻尘,?#31455;?#20170;天会替你好好教训这卖主求荣的下人,你就别再为这种人难过了。

                    “公子,公子饶命呀,婉音不敢了,婉音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婉音再次朝西门天磊爬来。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

                    她不该背弃小姐。

                    ?#26263;?#19979;。”四个大汉冲了进来,在西陵天磊面前跪下下。

                    “好好的招待她,想当?#31455;?#30340;女人,先得学会侍.侯男人,别?#30431;?#27515;的太轻易了。”西陵天磊冷血的下冷,语毕,转身离去。

                    “是,殿下。”四个大汉了一脸喜意。

                    殿下的意?#36857;?#19981;就是任他们玩,玩死也没有关系吗。

                    “不,不要呀,不要呀。”婉音大叫,潜能爆发,飞快的爬了起来,往外冲。

                    她不要留在这里……

                    这就是报应吗?她陷害小姐被人污.辱了,现在就轮到她了吗?

                    “跑?往哪里跑?”门口的大汉一伸手,将就婉音给拦了下来,撕拉一声,身上的罗裙应声而碎。

                    “不,不要呀,救命呀,小姐救命呀!”婉音拼命挣扎,两条雪白的大.腿的在半空中蹬着。

                    “救?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四个大汉一脸银笑,咚的一声将人摔倒在地。

                    “碍…”婉音痛叫一声。

                    “好白的.腿呀,这娘们比青楼的娘们好看多了。”说话间,就往婉音的大腿.处狠狠一掐。

                    “不要……”婉音挣扎着。

                    好恶心呀,她不要被这些人碰。

                    “不要……你当自己是谁呀。”男人说话时,双手在婉音身下,又掐又揉。

                    很快,婉音身上便布满青紫。

                    “白中透粉,真是漂亮,老子?#19981;丁!?#21478;外两个,则在婉音的上半身折.腾着。

                    “不,求求你,小姐,小姐快来?#20219;?#21834;-…”

                    没有人会来救她,小姐…再也不会来救她了。

                    ?




                    ↙↙↙点击?#38712;?#35835;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华彩国际娱乐

                                                        重庆时时彩独胆100稳赚 幸运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湖北快三下期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 辽宁11选5开奖查询 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查 大乐透走势图大星彩票 河南福彩快三基本走势 11选5天津中奖规则 今晚3d试机号后预测 蓝月亮资料大全期期准 江苏十一选五开奘查询 守号中七乐彩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