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老九門第三季(第三十四章)

                    樓主:九門雜記 時間:2018-10-06 04:06:06

                    來來回回確認了三遍眼前看到的不是幻覺,而是實實在在的倒棺后,吳老狗也顧不得把姓張的祖宗十八代拖出來罵了。
                    且不說為什么這里會出現倒棺這種大逆不道的東西,棺材又不能隱形,為何剛才他轉了那么多圈都沒發現一分半點?
                    他想了半天,突然憶及當年老爹跟哥哥們講風水的時候,年紀尚小的他在一旁湊熱鬧,具體內容都不記得了,倒是記住了八個字:八卦甲子,神機鬼藏。也就是說,有人利用了青銅柱的邪門,并借了奇門遁甲的手法,使得只有當觸發了某種機關時,倒棺才能被看見。如果此時張啟山在的話,也許能識別其中的玄機,但以他學了半吊子的風水術,定然是看不出古怪之處的。
                    可既然已經發現了這倒霉玩意兒,那不管也不行了。
                    張家會把歷代族長延續家族秘密的地方選在龍脈源頭很是理所當然,他覺得疑惑的地方在于,他們怎么會放任這種倒了八輩子血霉的東西出現在自家祖墳?其實倒棺雖然霸道,但以張家的實力,不可能對其毫無辦法,大不了拼個魚死網破,總好過為禍后代子孫。
                    唯一的解釋是,張家出于某種原因,不得不讓倒棺留在此地。因此,青銅迷陣和奇門遁甲沒準就是張家布下的,目的就是為了控制倒棺現世的幾率,好比捏住了蛇的七寸,以延緩毀龍的運數。
                    看來那團磷火把他引到這里,根本沒安什么好心!
                    吳老狗頭疼得要命,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他該怎么做才能解決倒棺的難題,同時逃離這個邪門的青銅迷陣。
                    硬闖肯定是不行的,指不定會引發其他的連鎖反應,萬一鬧得死無葬身之地就得不償失了。可是,要他短時間內識破這里的機關秘術,又確實有點強人所難——張家人的手段是那么好解的么?
                    吳老狗強打精神,心說倒棺出現的機緣是他閉上了眼睛,換言之,這個棺材原本是死人才能看見的。想到這里,他額上冷汗立刻就下來了:從倒棺出現的那刻起,他便是以死人之姿存在了。這個說法有點拗口,他的人雖然還活著,但對于這個陣法而言,他已經等同于一個死人。
                    那么,倘若他“重新”活過來,是否意味著就能破了這個迷陣?
                    眼下別無他法,只好死馬當活醫,他咬了咬牙,重新閉上了眼。但奇怪的是,這次他再也沒有聽到之前如醍醐灌頂的那個青銅鈴聲。
                    過了一會,再次睜開眼時,眼前看到的景象沒有任何變化。
                    時間在流逝。
                    世上最痛苦的恐懼不是直面危險,而是在無聲的孤獨中耗盡你的耐心和希望。
                    自打十歲跟著老爹下斗以來,哪怕曾被粽子一爪子拍在胸口差點丟了性命,吳老狗都從來沒這么愁過。小時候是仗著有家里長輩護著,出了事情自有人善后,用不著愁。后來是一個人無牽無掛,悄無聲息地死了就死了,也不會有人在意,愁也沒用。再后來他長本事了,在道上有了名聲,只需點明大斗方位,無需親自動手自會有冥器分成,何況一般的墓根本困不住他,不用發愁。但如今不一樣了,他會發愁倘若自己死了,家里的那尊佛爺可怎么辦?
                    想著想著,他又念及,張家的歷史淵源太深,他們吳家同樣是倒了幾輩子斗,兩家到底有沒有關系?若沒關系,在普蘭村寨時,拉姆卓瑪為什么會把卷軸單獨留給他,他能得到半卷戰國帛書真的就是巧合?若有關系,為什么他從來沒聽過吳家祖輩有任何人曾與張家有過往來?如果張家的未來真的是泥淖滿身、臨淵在側,張啟山一個人以后可怎么走下去?唉,離開長沙之前,果然就該提前交代解九,萬一自己不小心交代了,吳家的家產除了留一部分給管家養老,其他的就留給張啟山罷,雖然比不上他家大業大,好歹能確保后半輩子不愁吃飯了。
                    傷春悲秋地亂七八糟想了一陣,當他心里把后事想了一遍之后,跟著就心寬了不少,說到底生死不就是那么一回事么?沒得自己嚇自己。信不過別人,還信不過張啟山嗎?
                    不過,現實的問題還是得靠著他去解決。吳老狗長舒一口氣,暗道既然沒其他法子了,那就從問題的源頭抓起——看看這倒棺到底有什么古怪,讓張家不得不冒著龍脈被毀的危險,也得留著它。
                    他繞著棺材前后打量一番,就見其表面通體被漆成朱紅色,看不出原本的木頭材質。棺身被數根青銅鎖鏈捆住,鎖鏈另一頭分別綁在八根青銅柱上,得以固定住棺身不動。
                    他于是用手指敲了敲棺木,里頭傳來幾聲沉悶的回響。
                    吳老狗咦了一聲,這才發現倒棺其實是一具棺槨,也就是外棺里面還有一具棺材,中間夾層是空心的,所以才會有回聲。
                    棺材里面若真的有死人,那么會是誰?是張家的先輩還是仇人?如果是先輩那也太慘烈了,死后不得安生,棺身還得被用來禍害自己的子孫。難不成是仇人寧愿犧牲自己,永世不得安寧,也要達到毀掉對手的目的?
                    他搖頭嘆了口氣,多大仇多大怨啊這是。
                    將棺身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后,他終于發現了其中的破綻——棺蓋被十數根長銅釘釘死,但有的銅釘是松的。
                    吳老狗心頭一震。
                    棺蓋曾被人打開過。有人來過且出去過,說明此地是有生機的。
                    他思慮片刻,還是決定開棺試試。
                    口中默念一句’對不住了’,他開始一根根敲松用于固定棺蓋的銅釘。折騰了大半天,終于解決掉了所有銅釘的麻煩,但從鎖鏈中取出棺蓋還是費了點功夫。好在他除了開棺鑒粽的本事,開鎖取物一類的技藝也不算太差。早年在道上混的時候,靠著他的好人緣,認識的人多了,往往就多了一樣求生的手藝。
                    小心地控制鎖鏈的力度,他把棺蓋一點點往上挪,直至棺內露出了一個人頭骨——內棺與外棺的空隙中,竟夾了一具死人的尸骸。
                    吳老狗猝不及防被嚇了一跳,回過神來就見這具尸身其實已經骨化,變粽子是不可能了。奇怪的是,頭骨旁邊細細碎碎地散落了幾枚小鐵片。
                    他臉色一變。
                    鐵片約莫指骨大小,呈箭頭的模樣。這些小鐵片實在太熟悉不過,此時他身上就有兩枚。
                    他心念電轉,為什么在棺槨的夾層內會有一具尸體?這具尸骸是何來歷?頭骨旁的這些鐵片又是來自于哪里?先時在格爾木地下見到過的鐵片,也是來自于同一個地方么?
                    離開格爾木之前,江臧曾告訴過他,來這里能找到他想要的答案。那么是否意味著,七十年前張啟山祖父所在的那批入藏隊伍,也許已經找到了一切的源頭。拉姆卓瑪給到的卷軸里,那個不知名的長衫男人也在七十年前的入藏隊伍中,他到底是誰?
                    就在這時,手中的火折子眼見燒到了頭,跳了幾下突然滅了。
                    視線陡然一黑,他心下一驚,正要重新點燃火折子,猛然察覺身后多了一個人。
                    倏忽之間,身體比頭腦更先反應過來,他反手握住腰間的黑色短刀擰身一掃。
                    手腕被卻被那人凌空捏住。
                    “五爺?!”
                    這個聲音,竟然是鐘清。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华彩国际娱乐